|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一百零八章 不是太阳

第一百零八章 不是太阳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442

道牧瞳孔放大,只见大师尊左手,熠熠生辉,氤氲笼盆景周身。左手五指有节奏跳舞,指尖生一根根五彩丝线。右手剑指画符文,左手丝线将符文缠绕,印在盆景上,蕴木间。

道牧看得如痴如醉,时间在不觉间飞速流逝。明日已正当空,皎洁银光自星海倒泄,为这座大山笼上一层厚厚白霜。

风轻云淡,大山如若梦中仙境。大师尊左手掌宇宙,右手吐星斗。蕴木在引得一幢月光直照其身,枝叶在夜风中摇曳,其大小已经生长至盆景所能承载的极限。

大师尊倏然抬起右手撑天,手指猛抓成拳。苍巅星幕骤然全黑,天地陷入一片无尽困顿与黑暗。收回右手,对着蕴木摊开手掌,竟是整片星海。

“这……”道牧心中大骇,只手摘下星海,岂是常人可为,师尊果真为仙?

星海于右掌,缓缓被推进,蕴木有规律摇曳,将星海尽数吸入体内。星斗在枝干内,叶子里,枝叶间,如水流动,如云萦绕。

“收!”大师尊猛喝一声。

蕴木猛得摇荡一下,星海尽敛入体,遂停止晃荡,恢复如常。夜风依旧习习温人,道牧不知何时已露出上半身。倏然一道夜半凉风袭来,惹得他打了一个寒颤。

“禁!”大师尊再喝一声,左手五指握紧盆体。言出法随,指尖丝线消断,光辉敛入盆体内。

先前,蕴木自带清灵仙韵,消失无踪。

“大师尊施展之术,可为仙禁?”道牧瞳孔猛的收缩一阵,自溢的超尘木香全无,面前蕴木就跟普通盆景无异。“其中滋味,就同那百部经书情况一般。”

“希望能躲过,一些有心者的眼睛。”大师尊面色复杂,将蕴木递回道牧,“谁能想到,宇宙边角一隅,生得一棵蕴木,出得一颗太阳。”大师尊似乎思想通透,面色缓和些许。

道牧嘴巴微张,欲言又止。听闻大师尊一席话,只觉没头没尾,也不知大师尊想要表达什么,难免心中会生埋汰。

“为师得天意,更知天意,不敢说天意。徒儿,为师望你,日后自己好生琢磨。你我师徒二人,心照最佳。”大师尊哼唧一声,怎会看不出道牧心有不满。

“神仙不是逍遥自在,随心所欲嘛……”

道牧两手紧握蕴木,直觉一道道清凉顺着手掌,沁入体内,大脑亦涌出同等清凉。两股清凉汇聚成河,流向四肢百骸,浑身上下,所有毛孔大开。

“为师再恁地强绝,也要遵守基本法则。”大师尊模棱两可,却没有否决自己是神仙。

道牧闻言一喜,“大师尊,你能否出手拯救牧星镇?”

话才落,“哼!”大师尊拂袖直指道牧,“此乃三界禁忌,你我牧剑山人触碰不得,因我牧剑山就是一大禁忌!”声自三十三天天外天,振聋发聩。

道牧措手不及,全身摔入水中,口鼻被呛好几大口水,温水胜冰,寒人身魂。道牧几经慌乱挣扎,很快心静笃定,温泉中稳住身体。

苍巅无星无月,四周黑气麻呼。道牧稳脚起身,依然可见蕴木,浮在水面,于自己身前。大师尊亦站原地,两手背负在后,面色淡凉。

道牧也不知何来勇气,与大师尊对视,血眸对星眸,旗鼓相当。“大师尊,你给我抛下一个难以逾越的大山,挡于我修行大道前。”

“你若真为他人着想,它不过你道下一块垫脚之石。”大师尊很新奇道牧这双眼睛,总觉在哪里见过。“二个月过去,百部经书你已浅读大概,可有所获?”

“弟子自诩读过万卷书,亦觉得坚硬难啃,不敢轻言有所获。”道牧上岸,若一直泡于温泉,总觉有失礼节。一阵清风袭身,牧袍已穿在身。

“每部经书皆有自己的灵魂,多是著作者对牧道见解。字句或凝练精华,变得晦涩,或写得稍许通俗白话。所有经书放于一篮,承上启下,倒是令人茅塞通得些许。”

“尽管每部经书,都有自己的灵魂,字句间皆透着同一股蕴味,万物皆可牧。可弟子有所不解,既然我们牧剑山万物皆牧,为何牧后带剑,且要剑牧双修?”

闻言,大师尊脸色缓和不少,抬手指点道牧手上羽戒。羽戒不有控制颤鸣,经书一部部飞出。经书好似有了灵,噗呋噗呋,空中一开一合,形同一双双翅膀,环绕师徒二人纷飞。

“你一定觉得奇怪,百部经书为何没有一招牧术。”大师尊手指再点,灭心牧剑自羽戒中飞出,“天境之下,这百部经书足以让你巩固基础。融会贯通之后,你若要上手派中牧术,可就容易得多。”

“我牧剑山,牧天下万物,自是不分生牧死牧,更不分兽牧植牧。”

“剑,顾名思义,守住天下万牧。”

“……”

大师尊声冷话不多,让道牧浮想联翩之余,疑惑更多,好奇心更重。

“牧力比灵力更温和包容,以致剑牧双修,终归没有专修强。本以为我们牧剑山专修牧道,以牧驭剑……”

道牧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剑牧双修多是高不成低不就。牧术比不过牧道者,剑术比不过剑修,两者结合一起,被世人成为不伦不类的杂修。

“这得看你如何理解‘以牧驭剑’,世间万千大道孰强孰弱,岂是凡人从他人表象可循。”大师尊转过身,似有离开之意,斜眼看道牧,“你觉得是你比其他专修者弱?”

对于这点,道牧十分自信,“弟子自是强于同辈!”

“那你还问为师作甚?”话落,大师尊已融入无尽黑暗,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