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谈判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谈判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400

光,炽热的光,耀眼的光。

道牧如是一轮人间行走的太阳,只闻他一身血脉隆隆奔腾。血液碰撞,溅射出漫漫金光。不仅灼烧天地,更挡住冷冽凛风。

不,金光亦生风,将烈风截止。

炽风抗冷风,冷热交织,雾气蒸腾。顷刻间,整座宫殿若巨大蒸笼。屋顶,房檐,地板,物具挂满水水珠,潮湿南风天也不过如此。

“天人五衰,衰到恁等程度。还要强撑,你也不怕暴毙?”道牧豪不吃力,任由丹田旭阳,血脉沸腾。见他自口袋再掏出一粒糖果,啧啧吃起。“世间万物皆伪,仅有糖果不负我。可悲,可悲……”呢喃自哀。

“你凭什么跟寡人谈条件?”饕皇猛地起身,大手一挥,冷风更强,夹冰带雪。“饕食国境地,莫非寡人囊中物。”

哒哒哒,道牧迎风而上,决刀嘤嘤欢吟,“若小道不同意,哪怕你强占我先天道体,终归会同你旧体一般。”道牧一步一脚印,愣生生将冷热界线前推至帝皇台下。“莫非,先天道体你都不上眼?”

饕皇颔首沉吟,眼波泛泛,道牧所言非虚,若非本体灵主自愿。强烈的反抗不仅会坏了魂台,就算令本体灵魂消散,最终身体也会本能反斥寄占魂魄。

结果就同现在这副身体一般,岁月如斧,力砍狂劈。不过三十旬,已过天人五衰,心未老,身已死。

“尽寡人有生之年,替你雪恨家仇,并非不可。”饕皇右手虚空一抓,风停光黯,室内回温,一切恢复当初。“若要寡人,保得饕食国所有幸存者平安,这可做不到。”饕皇坐回鹿角椅,态度已很明确。

“大瘪山本就是你诞生地,饕食国一百八十瓮府再怎样强势,也无法真正镇得住你八只触角。”道牧更不可能让步于面前这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否则他的牺牲没有任何意义。“饕食国境地的生灵,不过你背上的虱子,你要护它和杀它,不过抬手间罢。”

“承蒙你高看,实则论实力,现今他比寡人强太多。”骄傲的饕皇坦言,十指于鹿角椅上点动,“他才是狠人,旷世狠人。而今,寡人顶多只能给他些许麻烦罢。”二郎腿抖抖晃晃,稳操胜券模样。

“你得到先天道体后,也无法与之抗衡?”道牧不信,面前这厮目的光狡黠,身体慵怠不得不防。“贵为一方地灾,竟被一牧灾人按在地上摩擦不说,还给人吐唾沫?”

唉,饕皇拍脑摇头,呜呼哀哉,“毕竟少年郎,你是不知。这狠人为了害我成灾,布局数千年。对寡人可谓知根知底,而今更是鸠占鹊巢,寡人还能怎样?寡人不过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罢了。”

两手一摊,老年凝成苦菊,眼角挂着泪珠,“我都已经想明白了,世上还有什么比跟他一起合作共享,为最佳之策?”说到悲哀处,浑身颤颤巍巍,仿佛下一刻,整个身体就会散架,撒手人寰。

“你我签下命契,如何?”道牧两手背负在后,袖中一手紧握另一手,怕自己颤抖一下,立即被对方发现。“若你完成契约,我甘愿消亡,让你做主。若你未完成契约,你自行离开我的身体,大家都相安无事。”

“命契?”饕皇眼睛半眯,十指无规则抖动起来。顿话片刻,似乎觉得自己反应太过,遂深皱眉头,瘫在鹿角椅上,双手放在腹前,十指互相打架,抿嘴嘲弄,“你大仇未报,却来跟我做交易,糊弄谁呢?”

“那日,我与他正面交锋的情景,无需我浪费口舌了吧?”鱼儿开始咬勾,道牧却更显耐心,那双绝望的眼睛,无不透着道牧生死已看淡。“你莫忘了,无论成功与否,最大利益者是你,而非我。”

“少年郎,城府有点深呀。怕不是,那死老太婆给你出谋划策的吧?”饕皇冷笑盈盈,如是在看一跳梁小丑。

“废婆与我师尊有些交集……”道牧未否认,他的确带着诚意来的。“地灾只可度化,不可镇。她为牧灾人,自是无能为力。只好给我支招,同你合作。如今,还有什么比趋灾消灾之策,更好?”

“呵呵……”饕皇笑吟吟,不知其心,不懂其表。

大瘪山。

岳大若天,插入云霄,看不到其巅。

曾有人言,大瘪山若喷发,整个饕食国将生灵涂炭。

苍巅云海之上,一老妪一妙女俯瞰大地,赫然是废婆阿莲。

“因大瘪山联动饕食国境地所有火山,这才孕育得一株火参人。”废婆挥斥手指,云雾凝成一方地图,作一副火山纵横饕食图。

“妈妈,你为何认为道牧会成功?”

阿莲不关心这些,虽然废婆之前没说过。见她手上还拎着一鸟笼,笼中却躺着一只肥硕的黑鼠。黑鼠那一条血色的尾巴,抢人眼球。

“道牧与你哥是同类人,双方彼此厌恶,又彼此欣赏……”废婆俯瞰云下大瘪山,那漆黑的火山口,让她逐渐迷离双眼。

“哼,凭你那龟儿子,配不上与红眼小子称同类。”牧影鼠翻了个身,肥爪虚空一掏,多出一根针,挑起大门牙缝,“红眼小子他可是……”话到一半却不再讲。

“喔?”废婆回过神,转头来,面色古怪,“你似乎很懂?就凭道牧脑中灾厄编年书?”

“灾厄编年书?”牧影鼠嘴叼牙尖,四肢乱蹬,吱吱吱,捧腹怪笑。“或许吧……”

废婆不喜牧影鼠这般,可她对牧影鼠无可奈何,唯有一叹。见她两手一挥,云朵载着二人一鼠飞下云海。

方到火山口,四面回荡惊喜。虚空凝出旋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