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是谁?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是谁?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558

咔咔,青年切齿咬牙,狠生唇齿间。“我做什么,你都没有满意过!”那双深邃的眼眸,瞬间充满艳红熔岩。

“你于牵牛星唤来冥君,你以为冥君只带走向日葵?你以为冥君为何如此爽快答应你的要求?你以为因为你面子大,老太婆我余威还在?你以为冥君是在给牧剑山面子?”

废婆气得发抖,咔咔声中,寒冰自脚底漫出,瞬息冻结整个大瘪山,连气味都给冻住。“冥君在你的帮助下,牵牛星那些躺在棺材里的老怪,近半被带走!”

青年被冰封下,欲言而不可得,憋得浑身通红胜火。冰层下熔浆在怒吼,蒸汽弥漫整个空间,大瘪山形同一个大烟囱。

“你的妄为,惊醒所有老怪,你觉得他们现在怎么想?!”

“你死,不紧要。我死,你妹妹怎么办?!”

“……”

轰隆隆隆……

天地剧颤,大瘪山喷涌熔岩火柱,贯穿天际。

火山灰遮天蔽日,刺鼻硫磺味与犯呕的粪便味交融,令人窒息。抬手数息不到,便见手上沾染秽物粉尘。黏糊糊,臭烘烘,难以洗脱,臭味持久。

“他们谈崩了?!”道牧脸色大变,原先强势气息,因此减弱大半。

“替你雪仇家恨的条件不变。”饕皇不悲不喜,身体依旧瘫在鹿角椅上,自持语气淡淡,“寡人只能替你保下三成幸存者。”

饕食国百姓生死,关乎他阴德,换取升天机会。饕皇怎会原因报下所有人,哪怕他真有这个能力。

“八成!”道牧应声。

“四成。”饕皇伸出四根手指,做出小小让步。

“七成。”道牧亦做出让步。

“五成。”饕皇弹出最后一根手指,笑容愈加灿烂。执手掌对人,不给道牧回应,又道,“莫要忘了,你的第一个条件,可是不低。寡人日后因此要面临一个古老的牧灾组织,牧灾人要比牧道人难参多了。

除却五成幸存者因业力太重无法逆转,剩下五成多的幸存者可正常活下去。

这已经非常对得起,你这次伟大的牺牲。”

道牧凝思不回,见他原地踱步,时而看饕皇,时而看门外。此时,他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一阵阵杂闹喧哗,闻道恐惧悄然弥漫饕皇城。

“瞧这汹汹架势,你真能保得住五成幸存者?”道牧手指向天,外界情势严峻,五成都不一定能活下来。

苍巅秽云混杂火山灰,如墨水不断滴入水缸,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遮天蔽日。只怕过不上几日,整个饕食国都在其笼罩之下。

“寡人掌控触角,他还能翻天不成?”嗤,饕皇不屑一笑,反转位置,“更何况,他毕竟是人,再怎样也是人,还有点人性。”

闻言,道牧立马停下脚步,双手紧握成拳,不停颤抖,目光决然,“成交。”

大瘪山,一发不可收拾。如道牧所预料那般,绵延四面八荒。

修仙者们都已离开饕皇城,直奔大瘪山。没了修仙者坐镇,安全感全无,吓得人们躲起来,不敢轻易出门。

一连过数日,人们都在等消息,两个消息。一是,修仙者们是否传来捷报,二是,织天府是否大批来人。

然,现实多是令人失望的。自修仙者们前往大瘪山后,再也没消息。自道牧一人来到饕皇城后,织天府就再也没人莅临。

没了办法,人们又开始将希望寄托在深入皇宫的道牧。可,自道牧进入皇宫,半个月已过去,人们觉得好似过了一甲子那么漫长。

一日,蹲点的人们看见道牧的幼兽,哞哞怪叫中,独自绝尘而去。

“恐是道牧已死,其幼兽这才惶恐而逃。”

“嘶,此幼兽回归织天府,定会带来更多织天府的仙人。”

“这似乎是一线希望,就怕道牧并非织天府弟子。”

“……”

人们内心再燃希望,于是又等半个月。希望火焰逐日消灭,绝望弥漫整个饕皇城。

又是一日,忽传一阵惊天嗡鸣。秽气宛若拍天的沙尘暴一般恐怖,侵袭饕皇城,荡得屏障阵阵涟漪。

倏忽间,皇宫冲天一股气,穿过屏障,散开秽涛,欲拨开秽雾见青天。然,此时天地充斥秽气,早已陷入混沌。

饶是屏障过滤,也阻碍不得那股粪坑中燃烧硫磺的味道。人们都说,这股味道从地下传来。

“看!”

蹲点的人们,看到一人自皇宫腾空而起。乍眼一看,赫然是失踪已久的道牧。再一看,道牧已消失得无影踪。

下一刻,道牧已来到大瘪山内部,火台前。

“寡人一时疏忽,竟让你吞食万余修仙者,火参本体更被你融合大半,看来只得杀了你和我的本体,才可罢休一切。”

锵,决刀出鞘,几刀挥落,嶙峋的石壁,变得光滑如镜,“先天道体果非寻常,你说,这把决刀能否一刀果了你的命?”道牧竖刀在前,吐气一吹,决刀颤吟,嘤嘤不绝。

“你倒是心大,跟道牧签下命契。”青年黑烟缭绕,下半身融入火台,上半身赤红如烙铁,双眸漆黑如洞,袅袅生烟。“你保得住外面那些人?”

“触角为我掌控,除却大瘪山,你连其他火山都控制不得,你凭什么跟我斗?”哒哒哒,饕皇走到悬崖边。

见他手中决刀一抖,大块熔岩落下,咚咚作响。火台下已没了熔浆,森幽幽的火山洞,时而咕噜一声响,看到一丝火光罢了。

“釜底抽薪,垂死挣扎?”

“怎不叫你那死老娘帮你?她不敢吧。”

“你说现在有多少人恨不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