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斗星道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斗星道人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312

奕剑城。

奕剑门诸方势力依山而建,城域规模辐射数百里。以至于奕剑门境地其他地方,人迹罕至。

道牧走出传送台,就是奕剑城的内城。

繁闹的街道上均修仙者,或是茶肆酒店中端茶倒酒送菜的剑修,或是开店专造园林与诊治灵兽的牧道者,或是在街道上摆地摊卖各类古物的完全世俗化的精灵与妖怪。

“小哥请留步!”一侏儒拦住道牧去路,身似四五岁孩童,腰间配着一把比匕首长些许的精致短剑。他皮肤粉嫩如水,却长着一张五六十岁的老脸,却道出一口清脆童音。

“老丈,您有甚事?”直觉告诉道牧,面前这人不简单。

道牧看到他生得侏儒模样,才二十岁骨龄,且实实在在的给人,以老人气质横秋之感。

“本仙斗星道人,奕星门太上长老。”侏儒仰首挺胸,双手背负在后,那模样跟骄傲的天鹅似的,“本仙见你天赋异禀,骨骼仙奇,颇为适合习我门奕星剑诀。拜我为师,入我奕星门如何?”

“奕星门?”道牧似有些些印象,脱口便出,“道长,可是来自织女星奕星仙门?”

“嗯。”斗星道人看着道牧惊讶模样,甚是受用,“你若拜我为师,李慧雯便是你师姐。以本仙底蕴,保你成长为织女星响当当的牧剑仙。”

“牧剑仙?”道牧嘴巴微张,便再也合不拢嘴,“道长是来嘲笑小子的吧?牵牛星从未有牧剑双修大成者,小子可苟活至天境足矣,不敢妄图仙道。”

这侏儒夸夸其谈,竟还牵扯出李慧雯,越看越像个骗子。分明不过是一个二十余岁的患病青年剑修,怕是欺他道牧模样太老实。

斗星道人以为道牧被他不凡的来历,震惊得说不出话。

“你生得先天道体,且以牧力运转剑诀毫无异样。”见他剑眉上扬,星眸灼光,绕着道牧走几圈,口中不忘念叨。“若在本仙好生调教下,成长为一代牧剑仙,超越牧仙牛郎不是梦。”

闻言,道牧嘴角抽了一下,差点直说斗星道人是骗子。心觉这斗星道人不是胆大包天,就是背后有某个势力支持,否则不敢如此行骗。

“承蒙厚爱。”道牧呵呵一笑,唤阿萌一声,遂绕开斗星道人,欲离开奕剑城,去肖家。

斗星道人气得皱纹遍布,正要喝止道牧之时,道牧突然停下脚步,耳边忽然闻得李长耀的声音,“道兄弟,继况受命要来害你,你且暂时待在内城,我去告知李慧雯。你切莫听信继况之言,同他独处,前往陌生地域。”

斗星道人见道牧驻步,脸上皱纹立马消失,还以为道牧改变了主意。

正当时,继况自人群中走出,冷酷神情丝毫不减,“道牧,本尊怀疑你盗取继璇玑长老的朱果,立马随我来接受调查,以免大火烧身。”

斗星道人闻言,顿觉有趣,融入前来围观热闹的人群当中。

“若继璇玑长老真想要我这枚极品朱果,为何先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小道献予她,她都不要。你继况若想要的话,直讲便是”说话间,道牧右手摊开,又是一枚晶莹透亮的朱果,惹得路人分外眼红,恨不得斩断道牧右手,抢走这稀世珍果。

“道牧,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你有何资格见继璇玑长老。”意想不到道牧竟然还有一枚朱果,继况内心暗骂一句“败家红狗儿!”,阴鸷的眼眸,泛过贪婪,冷冷哼道,“你编故事,也要编得合理像样一点,切莫侮辱围观正义之士的智商。”

说着,继况双臂大张,拥抱环视围观好事者。虽道牧更像是好人,但人不可貌相,且继况说得甚是在理。道牧不过初阶地境,普普通通修行者,何德何能认识继璇玑长老。

如此一来,围观的义士们纷纷站在道德高地抨击道牧,且还议论道牧一双红眼无情不说,一身衣着装扮不伦不类,不剑不牧,瞧着更不是甚好人。

“继璇玑长老德高望重,怎么贪恋我手中的朱果。你若想要,何必设计如此糟糕的桥段来谋取,直接问我便是。”道牧手一抖,朱果飞向继况,且还一脸没所谓的样子,不按套路出招。

继况接过朱果,阵阵热流自朱果涌出,灼烫手心。还有那一股提神醒脑的甜蜜果香,无不在告诉继况,这没朱果是真品。

“你……”继况终被朱果的灼热叫回现实,但还是没能从道牧的反套路彻底回神。

“继况长老,还嫌不够?做人莫太贪,贪心不足蛇吞象。”道牧皱眉冷眼,面冰声寒,又飞一枚朱果予继况,“再给你一枚,算是让你好跟继璇玑长老赔罪,饶恕你。”

继况并非此意,本是想要出言留住道牧,只是话到喉咙,却忘了说什么。可道牧又予他一枚极品朱果,不仅灼烫他的手心,更滚烫继况的心。

“道牧,本尊倒是小看你的狗胆。”朱果悄然收入囊中,继况直指道牧,冷声呵斥,“今日,你最好乖乖跟我走一趟,将盗取我奕剑门的宝贝全都吐出来。否则……哼哼……织天府府主童震亲临,都无法救你!”

话毕,一股强霸的气息自继况体内爆发冲天,夹杂着凛冽剑气席卷八方。剑势如山,压向道牧,剑气如海,无死角封住道牧所有退路。

气氛一下子,紧张到极点。只待道牧忍受不住反抗,继况便有合理借口,一举将道牧斩杀。

围观好事者见势不妙,敏捷闪离,整条街数息间,一扫而空,唯剩二人一兽。

“嗯哼!”喉咙涌动,一股心血涌上喉咙,又硬生生被道牧吞下。内心无奈一叹,自己是杀继璇玑和继况全家,还是怎么他们了,至于如此针对自己吗?

“我跟你走。”道牧逆着如山的见势,如海的剑气,闲庭信步走到继况一丈前,“带路吧。”语气淡淡,眼睛还带着些许血丝。

方才刚被闷击出内伤,现在道牧就一副没事的样子。

这次道牧又不按套路出招,不仅继况感觉自己用力过猛,且还全砍在空气,围观好事者都觉得不可思议。

走,还是不走?

继况傻眼,再度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