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二章 说穿越者一定是天才,果然

第二章 说穿越者一定是天才,果然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6-13 14:59  字数:5073

当岳舟晕晕乎乎的醒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张锦绣大床之上。

脑袋这个时候还是有些晕,脑子里也是有些混乱。

昏睡的期间之中,岳舟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大梦。

在这场梦中,他仿佛化身成为了另外一个人,经历了另外一个人所经历过的一切。

那个人叫刀无心,天下封刀的三少主,上面有两个哥哥,大哥刀无形武学资质极高,只是性格放荡不羁,任意妄为,难以管束,与家中颇有不合,如今离家出走在外。

二哥刀无我,性情较为平和,为人处世颇有大将之风,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将会是接掌天下封刀的人。

而自己如今的身份,则是三少主刀无心,武学资质平庸,也对武学毫无兴趣,更是对武学一窍不通,反而喜好风雅文物,游山玩水,是个十足的富家公子哥儿。

后面的爱好方面也就算了,岳舟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刀无极会对刀无心如此放任自流。

堂堂天下封刀少主,一点武功也不会,怎么可能?就算是强逼,至少也得逼他学一点。

虽然刀无极这位影帝早就知道刀无心不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多年以来,还是颇有些父子感情的。

若非如此,在原本剧情之中,刀无极看到刀无心上吊的尸体之时,不会表现得那般的心痛。

毕竟,再是影帝,也不至于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疯狂表演,那只能是真情流露。

总之,刀无心这个人,可以说,除了天真善良之外,几乎没什么优点。而天真善良,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之上,或许也算不上什么优点。

捂着自己的额头,岳舟感觉头很痛,不仅是头真的很痛,想到自己这个身份,也很头痛。

在这昏睡期间,刀无心的灵魂已经完全融入他的灵魂之中,此时的他,仍是岳舟,却也有一部分是刀无心,不过岳舟为主,刀无心为辅。

岳舟前世是个小说家,知识面很广,关于这个世界,他曾经有过一些研究。

他才更加明白,自己究竟是来到一个怎样可怕的世界。

苦境,这根本就是一个高人不如狗,近神遍地走,神魔抖一抖的高等世界。

高人交手,动不动就是摧山破岳,千里山河破碎,近神交战,直接将万里乾坤,打成一片焦土都不奇怪。

神魔等级的强者,更是毁天灭地也不在话下。

手无缚鸡之力的刀无心,在这样一个世界之中,如何生存?

虽然如今他有一堆大靠山,看上去好像非常的安稳,根本不用为了这样的事情担忧。

然而,岳舟是个有b数的人,对后来的事情也大都清楚。

按照正常流程发展下去,他的那些靠山,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凉了。

靠山,苦境最大刀门组织——天下封刀,凉凉。

养父,苦境第一影帝,御天五龙的叛逆——刀无极,凉凉。

未来岳丈,怼翻过他所有靠山的大boss级人物——武君罗喉,凉凉。

好基友,位列六神刀,和养父同为御天五龙之一的天刀笑剑钝,没凉,但是溜了。

亲爹,三百年前苦境剑界传奇——九州一剑知,凉凉。

那么,所有靠山全都凉凉之后,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有能力在这个世上生存吗?

苦境的大佬都是一茬一茬的,割完一茬又一茬,苦境的居民都是定点刷新的,死完一批又一批。

说不定哪个大佬哪天手滑,就殃及池鱼,顺手把自己给灰灰了。

不得不说,生存是人的第一本能。

当岳舟明白自己的身份之后,第一时间就在推敲原剧情后来的发展。

然后得出结论,就算如今的自己不会如原本的刀无心那样憋屈死去。

但是,等到自己所有靠山凉凉之后,自己说不定哪天也就凉了。

就在岳舟正在为自己的日后头疼的时候。

此时,有人推开门,一位雍容华贵的贵妇走了进来,她的眉眼之间带着淡淡的担忧,侍女跟在背后端着药。

岳舟听见开门的声音,下意识望过去。

哪知道贵妇一看到他清醒过来,立马激动起来,冲过来将他搂在怀里:“无心啊!无心!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哪里不舒服就告诉娘,娘去找大夫……”

岳舟先是一懵,随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不仅是岳舟,也是刀无心。

面前这贵妇,应该就是刀无心的生母梦如芸,也是天下封刀的主席夫人梦如嫣。

她的实际身份是九州一剑知的妻子,与刀无极真正的夫人梦如嫣是双胞胎姐妹。

当年梦如嫣病危,梦如芸为了追求荣华富贵,在姐姐垂危之际冒充其身份,之后抛下九州一剑知,代替梦如嫣成为了天下封刀的主席夫人。

只是当时她已经怀了刀无心,后来将错就错,生下刀无心,让刀无心成为天下封刀三少主。

在原剧情之中,梦如芸是一个很有手段的女人,城府深沉,也是善用心计,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和刀无极之间早已经貌合神离。

但是,在对待刀无心的态度上面,她倒是一个真正的母亲,对刀无心疼爱非常。

眼下所表现出来的关怀,也绝对是出自真心。

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天真的刀无心了。

这样的场面,岳舟还是有些不适应,挣开了梦如芸的怀抱。

“……”想要开口,看着面前的贵妇,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心情非常矛盾。

面前的人,的确是他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