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九章 初试锋芒

第九章 初试锋芒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6-13 14:59  字数:4393

马车很宽敞,即使是岳舟和蝴蝶君两人一起坐在里面也丝毫不会感到拥挤。

小小的案桌上摆好了让大厨新烧的菜和温好的酒,香气四溢,酒香扑鼻。

此时的蝴蝶君,表现得倒是一点也不像是客人,反倒比起岳舟这个主人还来得更加自在。

躺卧在柔软的垫子上,闻着美酒,啧啧有声:“你到底是哪家的大少爷?出门在外都这么会玩,蝴蝶君生平仅见呐。”

岳舟此时才是一拍脑袋,给蝴蝶君斟上一杯酒,笑道:“倒是我忘了,在下天下封刀三少主刀无心。不过你也可叫我为岳舟。”

“噢?!天下封刀?苦境那个有名的刀门,听说势力很大,你是他们的少主,来找我干什么?”蝴蝶君端起杯中酒,轻嗅一口,满面沉醉。

岳舟笑而不语,蝴蝶君也不在意:“不想说就算了,你们这种大组织里面勾心斗角的麻烦事儿就是多。”

显然,蝴蝶君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岳舟也不打算解释。

背卧软垫之上,蝴蝶君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一脸赞叹:“赞!好酒,入口绵软,起码是五十年的陈酿老窖黄酒。有品位,蝴蝶君欣赏你。”

岳舟反倒轻笑:“听闻蝴蝶君来自海外,风俗习惯与中原迥异,原本我还以为蝴蝶君喝不惯中原的酒。”

“入乡随俗嘛,来得久了,自然习惯。”

马车之内,蝴蝶君和岳舟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突然,蝴蝶君将目光放在了岳舟的长刀之上。

“刀是好刀,不过看你内家根基如此浅薄,武艺应当也是稀疏,真会用刀?”蝴蝶君道。

岳舟轻轻握住连鞘长刀,横在身前:“会用刀称不上,只是出身天下封刀,多少懂那么一点儿。”

事实上,岳舟还真没瞎说。

或许是心有怀疑,又或者是看出人仙武道压根不适合《皇极天斩式》。

岳舟在修炼人仙武道之后,刀无极压根就没有传授《皇极天斩式》给他的打算,所以他无奈之下,才去购买了《雷狱刀经》这一门人仙武道之中的武圣刀法。

《雷狱刀经》是一门武圣境的刀法,但是和其他的人仙武学不同。

这门刀法舍弃了一切打熬肉身、钻研精神的作用,是一门纯粹用来杀伐的刀法。

舍弃了其他的所有,换来的便是极致的杀伤力,一刀挥出,便是集中了自己所有的精神、意志、精元,汇聚一刀,换来恐怖至极的威力。

这种刀法,与超脱、升华毫无关系,就是一种纯粹用来杀敌的刀法,是真正的杀生之术。

岳舟在天下封刀之时日日苦修,最终在一年之内练成了灵肉合一的先天武师境界,他便开始着手修炼《雷狱刀经》。

这门刀法共有三大杀招:第一招‘雷疾弧光’、第二招‘阴阳炼狱’、第三招‘天地烘炉’。

先天武师的境界,才能够参悟修炼第一招‘雷疾弧光’,这一招练得炉火纯青之后,展开刀势,刀如电蟒弧光,闪烁周身,水泼不进,就算是飞来箭雨,短时间都不能洞穿。

至于后面的‘阴阳炼狱’则是要达到练髓大宗师的境界才能修炼,‘天地烘炉’更是要达到武圣境界才能修炼。

岳舟便是在神武峰上,一直将‘雷疾弧光’这一刀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才敢出来行走江湖。

按岳舟自己的估算,如今的自己,可能还算不上什么高手,但应该也不是一般的妖道角能对付了。

若是机会把握得好,使出‘雷疾弧光’,便是三流高手也要被自己斩于刀下。

只是,想到这里,岳舟突发奇想,看向蝴蝶君:“小蝴蝶,你的刀法卖吗?”

“小……小蝴蝶?!”蝴蝶君的语气顿时一变:“我堂堂北域第一杀手,你竟敢用这么没品的称呼叫我!”

“别在意,别在意。”岳舟摆摆手,无所谓道。

他很熟悉蝴蝶君的脾气,除了在触及到黄金和日后的公孙月之时,蝴蝶君其实也不算什么特别难相处的人。

至少,这种小事情他还不至于在意。

“不过算了。你爱怎样叫就怎样叫吧,本人对有实力的客人一向很有耐心。”蝴蝶君挑挑眉头,终究也不在意,话音一转:“不过,你是想买我的刀法?”

“有这个兴趣,怎样?卖吗?”岳舟饶有兴致看向蝴蝶君。

“卖!但是,你买得起吗?蝴蝶君的刀,可是天价。”

“是吗?!五十万两黄金,够吗?”有真理交易网络在背后撑腰,岳舟当真是财大气粗。

这句话一出,连蝴蝶君也动容:“五十万两黄金?好大的手笔,天下封刀真的这么有钱吗?”

“你想……?”岳舟感觉有些好笑的看着蝴蝶君。

“蝴蝶君忍不住想做做无本买卖了。”蝴蝶君直言不讳。

岳舟却是哈哈一笑:“是吗?不过可惜,这钱不是天下封刀的。”

“你就不怕给自己招灾吗?”蝴蝶君望向岳舟,手已然悄悄扶上蝴蝶斩。

岳舟淡淡一笑:“我还真不怕。蝴蝶君如果是一个为钱不择手段的小人,想必如今整个阴川的黄金数量要翻上十倍吧。”

“嗯!说得有理,黄金虽好,但蝴蝶君有自己的原则。”蝴蝶君点头,看向岳舟的眼神多了三分欣赏:“不过,你就这么放心的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来决定?”

岳舟饮尽杯中酒:“自然不是,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些黄金,如果我不愿意,谁也拿不走半点儿。”

蝴蝶君摇摇头:“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