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十九章 燃烧的刀

第十九章 燃烧的刀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6-13 14:59  字数:5282

面前之人,一身强横武息,炽热如同烈阳降临,雄霸睥睨的眼神,看得出,此人何等狂傲。

东方鼎立,斩杀北极天宗赫颜姑苏,一战之后,融雪成江,成就北极神话的传奇之人。

这是一个岳舟如今绝对招惹不起的凶人,然而此时此刻,在此地,这个绝对招惹不起的人,正冷冷的盯视着他。

岳舟如临大敌,手握腰间刀柄,蓄势待发,精神高度紧张,注视着面前凶人,强自镇定,额头上的汗水,却是不断泌出,直接便在炽热高温之下瞬息蒸发。

“你是天下封刀之人?!”此时,东方鼎立开口了,一开口,便如春雷在岳舟耳边炸响,震慑人心。

果然!岳舟心道不好。

东方鼎立果然是因为这个盯上自己,只是不知道,他究竟该想干嘛?

否认也是无用,岳舟心知,值得点点头:“晚辈的确出身天下封刀,不知前辈为何拦路。”

“吾不落狂阳,东方鼎立。便是你方才所帮助那名少年的仇人。”

“你要知晓,帮助他,便是与我为敌!”东方鼎立武息炽热,语气冰冷。

听到此处,岳舟眼神一凛,果然,刚才的事情,为自己惹祸上身了。

只是,以东方鼎立的实力,要灭掉自己,简直轻而易举,根本不用现身,只要一道刀气,便可解决自己。

那他为什么现在大费周章,亲身现身前来与自己一见呢?他必然是在谋划什么。

岳舟心中虽然紧张,但是思绪却是冷静,毕竟自己还有一张保命的底牌握在手里,随时可以离开。

有这种底气在,面对东方鼎立这凶人,他倒是也没那么畏惧了,心中冷静分析。

心中思考,表面却是虚与委蛇:“前辈,晚辈只是无意而为,不知详情,不知者无罪。”

“哈哈哈……”东方鼎立一声大笑:“不知者无罪,那是你的道理,不是东方鼎立的道理。”

“你与我作对,便要付出代价。”说到此处,东方鼎立眼中流露寒光。

不过随后却又收敛,继续言:“不过,天下封刀势大,吾虽不惧,却也不愿随意招惹。”

“那便如此,吾也不欺负你这小辈。听闻你天下封刀的《皇极天斩式》不凡,我给你一刀的机会,你若能动到我一根毫毛,甚至只是一片衣衫。今日,你便可安然离去。”

“若是不能,便是你学艺不精,殒命于此也是该然。”

东方鼎立此言一出,岳舟心中不禁毫无喜色,更是泛起冷意。

若他当真对面前之人一无所知,说不定他还真有可能相信了这番话。

只可惜,岳舟对东方鼎立此人,颇有了解。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讲究信诺的人,出尔反尔对他而言,只是常事。

若非如此,原本的名战,也不会死在他的手上。

而且,东方鼎立灭名家满门,是为谋夺名家剑式,补全自身刀法,完善最后一式狂照无垠,眼下名战没有拜师叶小钗,更没有领悟名家剑法的精义,也还没有死于东方鼎立之手。

这边代表,他恐怕还在谋划补完狂照无垠之招。

那他现在的反应……莫非是盯上天下封刀了?

而且,听他刚才言语,是在暗示自己使用《皇极天斩式》。

内心分析过后,岳舟心中猜测到了东方鼎立的想法。

此刻的他,应该还没有盯上叶小钗。

对于名战的逼压,恐怕也是为了让名战练习自家剑法,若是他能领悟名家剑式的精髓,到时候,他便可以与其交手,交手之中,他便能以名家剑法,补全狂照无垠。

而现在,自己的出现,却是给他指了另一个方向——天下封刀。

以他谋定后动的老辣作风来看,怕是想从自己这里探一探《皇极天斩式》的底子,看看是否能够让他补全狂照无垠。

若是可以,恐怕之后他便会谋算天下封刀,若是不能……

反正不管能不能,他今天怕是都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系统,准备好,等我信号,随时准备穿越吧。”此时,岳舟在心中对着系统道。

这种生死关头,系统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放松懒散。

“进招来吧。小辈,用出你的全力,展现你的能为,否则,今日你有死无生!”东方鼎立,负手而立,冷眼睥睨,周遭却是热浪逼人。

岳舟点头,不再说话,现在,他要节约每一分精神、每一分体力,以求在一瞬间爆发出最大的杀伤力。

这不是他相信了东方鼎立的许诺,而是,他想看一看,如今的自己,距离这等高手,到底还有多遥远。

眼下,是最危险的时刻,同时也是最好的机会。

岳舟沉心静气,双目微闭,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握住刀柄,身子微微躬起。

《雷狱刀经》第二杀招‘阴阳炼狱’,人仙武道洗髓大宗师后期才可修炼的杀伐之刀。

眼下的岳舟,虽然才是初入洗髓境界,但是有南风不竞洗筋伐髓的基础在前面摆着。

所以,进入这个境界之后,即使不修炼,他的身体依然每日都在蜕变,那是南风不竞还有真气残留在他的骨髓之中。

时日至今,他的身体素质,已经足以支撑他施展出‘阴阳炼狱’了。

岳舟闭上眼睛,神思清明,一种肃穆的气氛在他的周围出现。

‘阴阳炼狱’他还未曾修炼过,但是现在,面对东方鼎立,‘雷疾弧光’不够用,他只能现场参悟。

一句句经文,一句句诀窍在他的心中流过。

或许是在这种绝对危险的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