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五十二章 归去

第五十二章 归去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6-13 14:59  字数:4587

黑木崖,一条林荫小道之上,岳舟蓦然自虚空之中一步迈出。

身边还有一个穿着僧衣的小尼姑,样貌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只是看上去颇有些怯生生的,一脸弱气,似是有些害怕身边之人。

岳舟有些无语,摇摇头:“你能不能别这个样子,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让你姐姐看见,她会误会的。”

“啊!”小尼姑一脸茫然,看看岳舟,然后又低下了头,手中紧紧攥着一串佛珠,楚楚可怜,看上去更弱气了。

“唉!”岳舟无奈,只得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这小尼姑便是仪琳,是东方教主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眼下,岳舟离开之前,来找教主交代一些事情,顺便,也将仪琳给带来了。

顺着林荫小道,两人一路前行,突然,细若蚊呐的声音问道:“龙……龙首,东方教主真的是我姐姐吗?”

岳舟看了她一眼,点头:“当然,相信见到她你就会感觉到了。”

一路走来,不时有日月神教的教众经过。

青龙会虽已统一天下,日月神教外围势力也被尽数收编,唯有黑木崖,是东方教主的居处所在,青龙会并未进犯。

一路上经过的日月神教教众,在岳舟的精神感染之下,对他们视若无睹。

继续前行,很快,教主大厅已在眼前。

站在门口,仪琳表情颇有些纠结,想要推门进去,却又有些不敢。

也不知道是近亲情怯还是昔年在五岳剑派长大,对传闻中的魔教教主心中有些阴影。

岳舟看她纠结得心累,摇摇头,推开大门,当先走了进去。

仪琳被岳舟吓了一跳,却也不敢一个人呆在外面,连忙跟着背后走了进去。

宽敞的大厅之内,唯有一张高座,红衣丽人端坐其上,看着进来的人,神情冷漠。

“青龙会气吞天下,我日月神教已经全面溃败,今日,龙首亲来,是要彻底覆灭我日月神教了吗?”教主神情冷漠,话语之间却是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怨气。

岳舟苦笑:“你我的交情,哪里至于到这个地步。骗你两年,我今天是来道歉的。”

“你若真讲交情,何至于骗我两年。”一提到这件事,教主显然怒火未消。

仪琳在旁边看着,一脸茫然。

此时,教主突然注意到岳舟身旁的仪琳,神色之上寒霜更甚。

“说是来道歉,还带个小尼姑一起!啧,还真漂亮!你是来跟我示威的吗?!”看见仪琳,教主的怒气明显再次上涨。

岳舟一愣,连忙摇头:“你误会了,今天我是专程带她来见你的。”

“见我?”教主立马就是一愣,没弄明白什么情况。

此时,岳舟指向东方教主,看着仪琳道:“仪琳,她就是你的亲姐姐,你还记得她吗?”

“姐姐……”仪琳目光落在教主的脸上,似乎在回忆之中寻找曾经熟悉的痕迹。

教主虽然在生岳舟的气,但也知道他不会千里迢迢的带着人来到黑木崖,就是为了骗自己。

顾不得再生气,猛地站起身来,一个晃身便已经到了近前,抓起了仪琳的手腕,却是紧盯着岳舟:“你说她是我妹妹?”

“是,我之前听你说过,你和妹妹失散,所以我建立青龙会之后,便派遣人手寻找,却是找到了仪琳的身上。”岳舟点头对着东方教主道。

东方教主一愣,神色稍缓,随后详细打量着仪琳,仪琳也是同样,二人对视,虽然完全找不出任何印象中的痕迹,心中却是莫名的生出一种亲近之感。

“仪琳……怎么是尼姑打扮?”突然,东方教主开口问道。

“啊!”仪琳顿时一愣,随后嗫喏道:“小时候村子被强盗洗劫,爹娘带着弟弟逃走了,丢下我和姐姐,姐姐为我引开强盗。我流落街头,后来是师父捡到了我,把我带回恒山养大。”

说出这一段往事,东方教主却是神色惊喜,这段经历与她的记忆吻合。

不过,仍是要进一步确定,她拉起仪琳的手,看也不看岳舟,朝着大厅的深处走去:“你跟我来,你别进来。”

前半句是对仪琳说的,后半句是对岳舟说的。

看着姐妹二人进入内殿,岳舟心灵沉静,静静等候。

好一阵之后,东方教主一人自内中走出,看得出来,很是欢喜,应该是确定了身份,连带着看岳舟都顺眼了不少。

“你骗了我两年,但是帮我找到了妹妹,我就不计较你这么骗我的事儿了。”

“行了,要是没别的事儿,你就走吧,看你就烦。”东方教主心情欢喜,转过身去,对着岳舟挥挥手道。

只是,嘴里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若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她眼眸之中流露出一抹感动。

两年多以前,她只是无意中提到过妹妹的事,想不到岳舟竟然记在了心上,还花大力气帮她找到了人。

现在,她的心情能如此欢喜,一部分是因为找到妹妹,另一部分则是为岳舟将她随口说过的事情都记在了心上。

其实对于岳舟骗了自己两年的事情,从理智上,她是能够理解的。

毕竟是为了武道的突破嘛,换做她自己,说不定也是能做得出来的。

但是她依然生气,感情与理智完全是两个方面。

理智能够理解,不代表感情上面能够接受,毕竟是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虽然能明白,为了突破这是必须的,但依然接受。

尤其是,她的情况,不可避免的让她的心中产生了一种自己被愚弄的感觉。

明明对方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