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五十七章 借刀

第五十七章 借刀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6-25 11:15  字数:4032

突然遭遇,岳舟忍不住神色一动。

一身儒雅的玉阶飞见了,微微一笑:“看样子,这位朋友听过在下之名?”

岳舟点点头,看向玉阶飞的眼神之中敬意仍存,这是一个值得他尊敬的人。

“北辰皇朝的太傅,我自然是听过的。”岳舟如是说道。

玉阶飞笑道:“区区薄名,何足挂齿?”

岳舟不在此事上纠缠,玉阶飞是个值得他尊敬的人,但是这与他唤住自己无关。

“不知玉太傅为何请在下留步?”岳舟语气颇有些疑惑询问。

玉阶飞哈哈一笑,绒扇轻摇:“无甚,不过眼见朋友面善,却是要提醒朋友一事。”

“噢?!不知是何事?”岳舟挑眉问道,他从玉阶飞的话中,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玉阶飞走近两步,声音微低:“若我没看错,朋友这是想要往观星台一访?”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在玉阶飞这位北辰皇朝第一智者面前,岳舟也掩饰不住,当即点头:“是又如何?”

“若是如此。国师隐居观星台,安稳北辰国运,非是不能轻易打扰的。”玉阶飞轻声说道。

岳舟面露惊异:“噢?!如此,玉太傅这是欲阻拦我吗?”

玉阶飞绒扇微微摇晃,却是摇头:“哪里,哪里?朋友是有心人,有心人欲行之事,玉阶飞如何阻拦得住?”

“只是要提醒朋友,国师非是易于之辈,若是大意,怕是落入险地。”玉阶飞语气似是警告,又似是提醒。

岳舟不动声色:“噢?!北辰国师名不见经传,真有如此之能?”

玉阶飞轻笑:“国师之能从未尽展过,在下亦不知其深浅。不过,近日国师的观星台可是来了几位客人,朋友要小心啊!”

此言一出,岳舟眼神顿凛,看向玉阶飞:“太傅之意,究竟为何?”

先前玉阶飞突然出现,态度暧昧不明,似乎是在警告自己别搞事,又似乎是在提醒自己小心危险。

他还摸不清楚,玉阶飞究竟是想干什么?

但是最后那句话出口,岳舟便可确定。

玉阶飞摆明了是在告诉自己,东方鼎立等人就在观星台中。

为什么他要这样做?!他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东方鼎立等人?!他认识自己?!

一连串的疑问瞬息浮现在岳舟的脑海之中。

玉阶飞淡然一笑:“吾身为北辰太傅,代表我朝,只是想要让我朝更安稳一些,不要涉入什么莫名其妙的风伯,更不要出现什么太大的动荡。”

“如此说,朋友明白吗?”玉阶飞以一种饱含深意的眼神看着岳舟。

至此,岳舟确定,玉阶飞绝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明白了,玉阶飞找上自己的目的。

自己是这场风暴的漩涡中心,是这场风暴的绝对主角。

地理司身具北辰国师之位,掌握观星台,东方鼎立、邓九五等兄弟也绝非庸手。

自己则是天下封刀少主,天刀之友,还有个剑界传奇为自己出头,实力更是强大。

虽然地理司是国师,但是这种自己在外惹上的麻烦,北辰皇朝也不必为之出头,所以本也无关北辰皇朝之事。

但是现在,地理司藏在北隅皇城的观星台中,而且邓九五等人也都已经来了。

如此一来,身为此地的地头蛇,这场风暴,北辰皇朝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了。

所以心系皇朝的玉太傅,才会出面,一是指点自己,表明态度,北辰皇朝不愿插手此事。

第二则是警告,此地是北隅皇城,是北辰皇朝根基之地,不要在这里搞出大事来。

只是,玉阶飞为何会认识自己?!

岳舟郁气颇有些犹疑,看向玉阶飞,用一种不太确定的语气道:“太傅……认识我?”

玉阶飞更近一步,声音略微低沉,却正好让岳舟能听得见:“传闻中已死的天下封刀三少主刀无心,在下北辰太傅玉阶飞,有礼了。”

“三少主之‘死’酿成这北域风暴,国师又带人藏入皇城的观星台。”

说到国师之词时,玉阶飞的语气明显加重,充满讥讽,显然对地理司很是不满。

岳舟注意到这个细节,心中联想,怕不是地理司偷龙气的事情,没瞒得过这位精通堪舆之术的玉太傅吧。

只是,那北辰皇朝为何一直没有对地理司动手?

是在等待还是在忌惮?又或者是玉阶飞在算计什么?

岳舟一时心绪浮动。

“唉!这件事,一不小心便会将我北辰一朝也牵涉进入其中,玉阶飞身为北辰太傅,如何能不关注?再说,身为此事的关键人物,少主的形貌,在下自然也是见过了。”

如此,便说得通了,岳舟反应过来,点头道:“原来如此。”

“呵呵。”话落,一声轻笑,玉阶飞与岳舟擦肩而过:“话已说完,吾也该告辞了。”

“待他日风波定下,若朋友再来北辰皇朝,玉阶飞当一尽地主之谊。”声音落下,玉阶飞已入人海。

悄然而来,悄然而去,仿佛一场幻梦。

岳舟回头看去,玉阶飞那儒雅身影已经落入人潮,便若水落大海,如何再寻?

摇摇头,虽然心底还有不少疑问,却也只能等待下次见面再行询问了。

眼下,虽然从玉阶飞之处得到了消息,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得自己亲自去证实一番。

虽然,从玉阶飞刚才的反应来看,地理司偷取北辰皇朝龙气练功的事情,应该是暴露在这位精擅术算堪舆的玉太傅。

所以玉阶飞应该是不可能跟地理司联合做局来坑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