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六十章 北辰

第六十章 北辰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6-27 13:38  字数:4486

三方之人,此时尽会一堂,气氛却是莫名的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眉宇之间喜色隐露,然而刀无极却是狠狠地瞪了岳舟一眼,没有开口,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

小兔崽子,放学别走!

只是,随后似乎注意到岳舟的变化,神色流露几分惊讶。

笑剑钝则是站到了岳舟的身边,带着温和的笑,打量了一下他,神色有些惊讶。

显然,是为他的武道精进而惊讶。

九州一剑知则是神色复杂,走到岳舟的身边,仔细的打量着他。

岳舟被看得有点不自在,他知道这人的身份,刀无心的生身父亲。

不过如今他已经与刀无心彻底化而为一,九州一剑知自然也可以算是他的生身父亲。

如此算起来,岳舟再看看便宜老爹刀无极,也值得新中暗叹一声,这个关系,有点复杂,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只能故作不见……

此时,笑剑钝却是看向蝴蝶君与南风不竞二人,转头对岳舟道:“无心,这几位是你的朋友?不与我介绍吗?”

“呃,是,都是朋友。”岳舟如梦方醒,随后说道。

“这位是阴川蝴蝶君。”岳舟对着在场几人介绍道。

此时,笑剑钝却是注意到蝴蝶君腰间一长一短两口蝴蝶斩,语气有些惊讶,问道:“这位朋友善用双刀?”

笑剑钝总是一副温润君子模样,很少有人会对他生出恶感,加之又有岳舟的关系,蝴蝶君倒也没摆出什么架子。

听见提问,蝴蝶君点头道:“单双长短,皆非凡锋。”

随后,他却是看向了笑剑钝腰间那口天刀,反问道:“你便是传闻之中那位六神刀之一的天刀笑剑钝?”

“正是。”笑剑钝颇有兴趣看向蝴蝶君:“朋友,此事过后,是否有兴趣论刀一番。”

蝴蝶君此次却是一反常日的懒散状态,看看笑剑钝,轻轻点头:“好啊!早就听过你们六神刀之名,想要领教一番。可惜一直没机会,如今你来北域,却是正好。”

岳舟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里,蝴蝶君不只是一只钱蝶,更是一直懒蝶。

一向认为如果没人出钱,杀人都是一种亏本生意,武决切磋这种事情,没有彩头他怎么可能答应?

注意到岳舟的目光,蝴蝶君摆摆手:“放心了,只是切磋而已,好歹也是你的朋友,我知道分寸。”

蝴蝶君之言,透露出来他的信心。

岳舟摇摇头,小蝴蝶似乎是误会了什么,他也懒得解释。

笑剑钝依然是那般模样,没有半点儿变化,似乎对蝴蝶君之言,毫不在意。

对他们两人的战约,岳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说实话,天刀与蝴蝶斩,他也想知道谁强谁弱。

随后,岳舟看向南风不竞,欲开口介绍。

南风不竞却是自行开口,视线环扫在场之人:“南风不竞。”

笑剑钝等人皆点头致意。

最后,唯有公孙月一人,岳舟看向她。

折扇轻摇,公孙月的公子风度不减半分,自行开口:“在下公孙月,正是你们商量着要对付的目标,般若海的结义老四。”

便是如此坦坦荡荡,公孙月神色没半点波动,对自己这敏感的身份直言不讳。

公孙月坦诚身份,刀无极等人神色没半点波动,此事他们已经知道。

这时候,却是算做地主的北辰胤站了出来,点点头,看着公孙月:“姑娘身份,我等已经知晓。”

接着他又看向刀无极三人,却是对公孙月道:“这三位的身份,你应该也很清楚了。”

公孙月点头:“当然,天下封刀的主席傲世苍宇刀无极,六神刀的天刀笑剑钝还有这位前辈,应该便是那位三百年前的剑界传奇九州一剑知吧。”

“姑娘既然知道,那也该知道我等为何而来。”北辰胤气度威严,看向公孙月,凛凛之威压来。

公孙月未有波动,却是蝴蝶君稍进一步,挡在了公孙月之前,目露冷光,直视北辰胤。

对此,公孙月心中一暖,却是扇子一摇,推开蝴蝶君:“公孙月自然明白,三哥东方鼎立之莽撞,实在抱歉。对这场误会,公孙月在此向各位致歉。”

话落,公孙月对在场之人行了一礼。

刀无极面带冷色:“莽撞?误会?公孙姑娘只怕会错了意。东方鼎立闯我天下封刀总部,气焰嚣张,杀我众多门人弟子,更言已杀我儿无心,这岂是一句莽撞一句误会所能解释的?”

听着这话,岳舟却是一愣。

东方鼎立杀上神武峰这事情他知道,但是,竟然是东方鼎立亲口说杀了自己?

也就是说,这是他亲自作的死?

自作孽,不可活,岳舟摇摇头,没说话,继续观视。

“这……”公孙月也是有些惊愕,她只知道三哥东方鼎立惹上了大麻烦,也从江湖上了解这场风暴的一些情况,但是却并不知道详细的始末。

听完刀无极之言,公孙月只觉得,这果然是自己三哥会做的事。

只是,这一次,他可真是作大死,公孙月心中叹气。

眼见刀无极这一方不松口,公孙月只得暂时将目光转移向笑剑钝与九州一剑知身上。

只要有一方松口,此事都会简单许多。

“前辈,公孙月虽不知岳公子与你的渊源,但是岳公子既然无事,此事便是误会一场。”

“三哥虽然有错,但还望前辈大量,不要赶尽杀绝,给他一个机会,我等定会奉上补偿。”公孙月试图说服九州一剑知。

九州一剑知却是叹息一声,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