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一百零八章 三件事

第一百零八章 三件事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7-27 13:28  字数:3875

灭境邪灵,并非是常人所理解的邪恶幽灵。

邪灵,是一个诞生于苦集灭道四境中灭境的种族。

他们诞生于邪秽之中,天性凶残,不是妖魔胜似妖魔,与灭境之地清修的儒圣一派天然敌对。

而血犄族,便是邪灵的其中一脉分支。

他们是邪灵之中最强的邪种,头上生有一对峥嵘的叛天犄,可以召唤恐怖无伦的黑暗力量。

如今,灭境之中,随着万魔天指、未来之宰、佛业双身等邪灵中流砥柱被击败,如今的灭境邪灵,已经完全被儒圣一脉压下。

邪灵式微,而血犄族如今更是几乎绝迹了。

如今仅存二人,一者便是昔日灭境邪灵之中最可怕的杀手孽角,另外一人便是孽角的独女,也就是岳舟方才见到的咩咩。

昔日孽角被未来之宰操控,完全释放狂暴本性,成为只知道杀戮嗜血的杀手,在灭境掀起滔天杀戮。

后来被灭境掌轮众天点化,激发内心之善,不再杀戮。

然而,感化的孽角却被未来之宰设计,害的众天提前涅槃入灭,以入度不转轮之法转生。

一点灵识被未来之宰封印于玉匣枕中,孽角抢出玉匣枕,带着独女逃往苦境。

被儒圣与邪灵双方追杀,激战伤重,越境之时与爱女失散,后来孽角被学海无涯的儒生墨磨人所救,隐姓埋名,隐居苦境之中。

而咩咩则是流落苦境,幸运被绯羽怨姬所救,留在身边。

此时,岳舟才想起了这段隐秘。

他眯了眯眼睛,如此一来,孽角那边,自己也可以去走动一番了。

虽然,如今他化身黑狗兄,收敛了血犄族的力量,开设养生堂济世救人。

但是如果有必要,他再次化身孽角,依然是一名可怕的强者。

不过,孽角的实力岳舟倒是不好估计。

在原本的剧情之中,黑狗兄在咩咩死后,发狂暴走,重新化身孽角,杀性完全爆发,在苦境掀起诸多杀伐。

甚至,他还曾亲身与圣魔元胎版的弃天帝交手,当然,结果是被单纯的吊打。

但是他毕竟是保住了自己的命,虽然那是因为,弃天帝只是要取取赭杉军的尸体,压根就没把他看在眼里,随手打了他两掌。

然而,就算如此,孽角只是重伤,没有当场毙命,已经算他强横了。

毕竟,死在弃天帝随手一掌之下的苦境高手也不在少数了。

不管怎么样,如果自己能够将孽角拉拢,将会是一股极强的战力。

与其让他日后被未来之宰算计至死,全家都落得个悲惨下场,倒不如自己先将他拉入青龙学习小组。

到时候,未来之宰要是再敢出来皮,岳舟就敢叫人直接围了他,让他知道什么叫真皮沙发,什么叫头皮都发麻。

现在的青龙学习小组全力出动,要对付妖世浮屠的佛业双身还嫌不够,但是收拾个未来之宰,那是手到擒来。

何况,到他们出世的时候,天知道自己已经积累了多强的力量。

这般想着,岳舟却也没有回去找咩咩。

他来灵蛊山,还有别的事,咩咩和孽角的事情,不用急在一时。

走出回廊,步伐踏在花草之间,清风吹过,带来淡淡药香,心神舒畅。

不得不说,灵蛊山真的是一处好地方,风景极佳。

漫步其间,草木清香之气弥漫,不远处那株月华树下,绯羽怨姬已经收起蝴蝶筝,木几之上,一盏香茶已经泡好。

“请用茶吧,刚才的事,多谢了。小女子绯羽怨姬,敢问公子大名?”绯羽怨姬伸手一指,请岳舟坐下,奉上茶盏。

岳舟接过茶,开口道:“在下岳舟。”

同时又是对绯羽怨姬明知故问:“方才那位朋友,与姑娘的关系似乎很是亲近,姑娘为何要如此?”

绯羽怨姬轻叹一声,娥眉微蹙:“白云兄是个好人,但是……唉,怨姬只是想安静片刻,不想被人打扰。”

“我明白了。”岳舟点点头,却又问道:“不过,姑娘与我素未谋面,就敢信任我非是歹人吗?”

绯羽怨姬笑笑回答:“公子说笑了,上灵蛊山来者,无不有所求,绯羽还能过得去的,也唯有这一身医术蛊术了,观公子并非丧心病狂之辈。”

“想来,公子总不至于对大夫做什么吧。更何况,若是白云兄不是公子的对手,绯羽又能如何呢?”

岳舟哈哈一笑:“姑娘自谦了,何止一身医术蛊术,姑娘容貌亦是一绝。”

“公子谬赞了。”绯羽怨姬淡然应对,抬头直视岳舟,开门见山:“不过,公子究竟所为何来?”

岳舟抬头开口:“我来此地,有三件事情。”

绯羽怨姬一愣,随后笑道:“公子不妨直言,绯羽若是能帮,必不会推辞。”

“先说第一件,怨姬身为蛊后,不知道可曾听闻过日萤虫此物?”

“日萤虫?!”绯羽怨姬语气明显变化。

岳舟嘴角略微勾起:“看来怨姬是有所听闻了。”

绯羽怨姬点点头:“不错,日萤虫此物,绯羽的确知晓。”

“这天下有诸多异虫,我等修习蛊术之人,免不了与它们打交道。对这诸多异虫,自然了解比常人更多,这日萤虫,绯羽也曾知晓。”

岳舟神色惊喜:‘噢?!果然,我这趟来对了地方。”

“嗯?公子身边有被日萤虫寄生之人吗?”绯羽怨姬问道。

岳舟点点头:“算是吧,他们只能在夜间视物,一到白日,便会失明致盲。”

“不错,这正是被日萤虫寄生的症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