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夙愿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夙愿 (1/2)

小说名称《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作者:弦上有春秋  更新时间:2018-08-12 16:20  字数:3744

傲峰十三巅,天火居中,一身白纱细绸,气质清冷若仙的冷滟,平静地打量着岳舟这个素未谋面的家伙,不知为何,嘴角却是有些微的笑意。

而岳舟,认出冷滟身份的第一瞬间,便是头皮发麻。

“冷滟?你没死?!”突如其来的震惊莫名,让岳舟一时失声。

“吾之生死,你会不知吗?吾的挚友啊!”冷滟的声音,却是带着淡淡的调侃,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明显加重,随即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岳舟。

岳舟虽然被突如其来冒出来的冷滟惊了一下,却很快恢复了冷静,心绪流转,打量着面前本该已经死去,却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冷滟。

她的身上没有半点鬼物该有的阴邪之气,看着不像是人死之后的阴魂,而且,自己这一身庞大的人仙气血,要真是冷滟的阴魂,只怕也不敢如此接近自己。

只是,刚才萧中剑和冷霜城他们的反应,已经很清楚的说明了,冷滟早已死去,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舟心中疑问生出,心中思索之时,眼角余光却是扫过了自己受伤提着的的冷霜城。

此时的他,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却是还有一口气,一时半会是死不了的,但是,此时,他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

自己先前只是封住了他的耳窍与口窍,可没有封住他的眼窍,所以他应该是能见到冷滟的,但是他却毫无反应?

以他的心性来说,怎么可能?!

思及至此,岳舟眯上了眼睛,同时,晦明双神苏醒,随即,一目了然。

岳舟摇摇头,看着面前的冷滟,语气恢复平静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早已死去。”

“噢?!何以见得呢?吾像是那等阴魂鬼物吗?”冷滟翩然而来,步出天火居,来到了岳舟面前。

岳舟的眼瞳之中,散发着异样的神采,看着面前的冷滟,再次开口:“你不像阴魂,但是你的确是阴魂。有一股力量,在庇护你的魂魄,让它凝而不散,使你宛如生人。”

在岳舟开启晦明之窍后的视界之中,冷滟的模样,依然与生人一般无二,不见半点虚幻之状。

唯一的不同,便是有一道淡淡的红色光芒,弥漫在冷滟的魂魄周围,不断地凝实着她的魂魄。

岳舟精神敏锐,依然能够感应得到,掩藏在那股红色的光芒之下的冷滟的本质,依然是人死之后的阴魂。

说到此,冷滟的神色终于有了惊色:“噢?!先前我就感觉你的眼瞳有异,所以特意现身一试你是否能见吾魂魄。”

“想不到,不止如此,你竟连天火之力也能看见!”

岳舟来了兴趣:“噢?!那股护佑你魂魄的力量,便是天火吗?”

昔日冷滟隐居傲峰十三巅,接引天火降临,以此天火,搭配骨骼阳铁,佐以诸多神材,铸造天之神器。

天火居之名,便是因这天火而来。

“不错,那便是天火。”冷滟点点头,随即说起了往事:“当年,我给萧中剑留下最后的考验,将他送去传承武痴之学后,便伤重死去。”

“死后,不知为何,我的魂魄没有归入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也没有散离天地之间。”

“反而是天火之力将我的魂魄凝实,将我束缚在此,不得离去。”

“从此,我便只能在这天火居上,静静的看着他们,可惜,萧中剑这么多年,也没有看出我的用意,打破最后的牢笼。”

说到此,冷滟的声音中,不免的多了几分失望,几分寂寥。

岳舟心中一动,问道:“你,无法在他们面前现身吗?”

“唉!”一声叹息,冷滟道:“我能现身,只是他们无法看见我。”

“虽有天火之力凝实我的魂体,但他们皆不通术法阴阳,难破人魂阻隔,难以相见。”

“这傲峰又向来鲜少人迹,直到今日,你来到此地,才终于等到能与我一谈之人。”

冷滟的声音之中,说不出的寂寥。

纵然再怎么看淡世情,超脱尘世的高人,始终脱不开一个人字。

人之心尚在,便难脱七情束缚。

雪峰清冷,纵是冷滟,也免不了一番孤寂。

“原来如此。”岳舟听完一番来龙去脉,点点头道。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等了这么久,等到会是你这般有趣之人。”冷滟目光落在岳舟的身上,随后又转移到了被他提在的冷霜城身上。

目光淡然无波,似乎昔日被其恩将仇报之事,全然不放心上一般。

而如今的冷霜城,纵然昔日爱之欲狂恨之欲狂的冷滟,便在他的眼前,他依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冷滟收回目光,再次直视岳舟,心绪无波,轻笑调侃:“哈!想不到,吾身死多年之后,竟然还能莫名其妙地结交一名挚友。”

“而且,这位来得莫名的挚友,似乎还对吾生前纠葛,了如指掌,这等事情,实在有趣得很!”

“你说是吧,岳舟吾友,这等奇事,何其有趣!”

“咳咳!”岳舟干咳两声,以掩饰尴尬,刚想说点什么。

却见冷滟摇头,随即笑道:“你不用解释什么,此事我不在意。”

“如今能与我沟通的,唯有你一人,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想来,身为吾挚友的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岳舟尴尬地笑笑:“自然,自然。你有何事,尽说无妨,我量力而行。”

“哈。”冷滟轻笑:“不必紧张,不过一个小忙罢了。”

随后,冷滟面上笑意消失,叹了一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