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游戏竞技小说 >拳破诸天万界 >第43章 武圣孙禄堂

第43章 武圣孙禄堂 (1/1)

小说名称《拳破诸天万界》 作者:水牛真是牛  更新时间:2018-06-13 17:23  字数:2921

正准备上前拜访,李伯阳的眼神突然一凝。

就在离道观不远处的悬崖边上长满了滑不溜秋的苔藓,而三五个道士在绝壁之间打着拳架子。

在细看之下,这三五个道士中竟然还有一个十岁出头的道童。

道童脚下在布满苔藓的悬崖绝壁盘来回挪动,手中的木剑刷出几朵剑花,给人以乌龟般稳着,又如灵蛇般灵动的感觉。

这是武当龟适蛇剑,而那道童显然是得了真传的。

现在的武当还是有真功夫的,李伯阳自然知道,这种练法等于在生死搏斗,不过对手不是人,而是天地。

在这种时刻都有生命危险的地方练习,心神始终都如同真正厮杀一样高度紧张,对自身劲道的把握也十分注意,因为一个失误就会摔下悬崖,死于非命。

见微知著,从那些道士的练武方法就可以看出武当的底蕴。

驻足看了一会,稍稍整理了下衣服,李伯阳不在停留,走进了武当派中。

“这位善信也是来避难的吧,请随我来。”

还未说出自己的来意,李伯阳就被一个道士打扮的年轻人迎进了道观中,这个年轻的小道士显然是误会他了,他可不是来逃难的,而是来论艺的。

不过也难怪,自己的衣服虽然说在进门前整理了一下,不过这一路上风餐露宿确实有点像逃难的难民。

一走进道观,李伯阳发现了很多衣衫褴褛的农民,这才恍然那小道士为何会这么说了,里面这些人显然是因为白莲教造反,被逼的走投无路了逃上武当山的。

年轻的道士将李伯阳引到一处大殿,说道:“现在还没到施粥的时间,善信可在这里先休息下。”

见年轻的小道士准备离开,李伯阳赶紧叫住了他。

“我想你误会了,我是听说武当掌教的内家拳术精湛,也来论艺的。”

“跟我来吧。”

年轻的小道士皱了皱眉,也没多说什么,显然这种事情碰上不少了,带着李伯阳上了紫霄大殿。

“咦,你也是在找一和道长比试的?”

李伯阳也是进来后才发现,在殿中的可不止自己一人,真武大帝的神像前的蒲团上端坐这一个二十出头的汉子。

这人显然也是一个练家子,李伯阳观察到他的身材肌肉非常匀称结实,一双手稚嫩的如婴儿,这是老皮磨没了重新长出的新皮。

而且这汉子呼吸间极有规律,手上拳骨已经磨平了,这人至少到了炼骨大成,暗劲通透的层次了。

“我看你是白来了,我都来这好几天了,那老牛鼻子都不肯和我比试比试。”

“我看你也是个练家子,我们搭搭手如何?”

李伯阳在观察着年轻的汉子,这汉子同样也在观察他,显然通过一些微小的细节也察觉出了他的一点底细,所以提出了搭手试劲的要求。

“好。”

此次离开宝芝林,本就是拜访天下高手,难得碰上一个,哪有放过的道理。

“是个痛快人。”

汉子点了点头,站起身子走了过来,摆了个形意的架子,伸出了右手。

李伯阳也不敢轻敌,盘了一个太极的架子,同样将右手身了出去。

领着李伯阳进来的年轻道士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两个人显然是第一次见面,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居然就要比试。

摇了摇头,背过身去,准备去通知师傅,刚一步迈出,还没有越过大殿的门槛,突然间感觉地面震动了好几下,简直像是要地震了,把大殿震塌的感觉。

回头一望,发现大殿里的青砖居然开裂了,一脸惊恐的看着还在搭着手的两人。

原来两人手搭在一起的一瞬间,手腕暗劲自然勃发,但是都奈何不了对方,于是用劲就变成了用力。

两人手搭在一起,下腰的力贯串至脚底,都使出了千斤坠的手段,脚步一踏之下,劲力震散开来,直接震碎了地板上的青砖。

“出去练练,这里打坏了我可赔不起。”

汉子显然是兴致起来了,一搭手就知道李伯阳丝毫不比自己弱,一脸的兴奋邀请道。

“求之不得。”

李伯阳心底有些震惊,这家伙比他小那么多,功夫居然也到了化劲层次,这天赋真是吓人。

两人来到紫霄大殿外的广场上。

“请。”

“好,小心了。”

年轻汉子也不啰嗦,也不客套,直接也垮了一大步,以大脊椎为弓,以腰为弦,以左腿为箭,刷!整个人崩射而出,一个跨步就来到李伯阳跟前,手臂一挥,大巴掌煽向李伯阳的面颊。

形意的弓箭步与八卦掌大摔碑手中的千斤推闸,李伯阳心中一凛,这家伙的形意拳与八卦掌已然到了形神合一的地步了。

脊椎就像是三石强弓,身体就是箭矢,一个跨步间身法之快,真如箭矢离弦的感觉,身上穿着的衣服都啪啪做响,被风吹得不停拖后。

大摔碑手带起的剧烈的劲风,刀子一般,吹刮得李伯阳的整个脸隐隐作痛,一掌之力重若千钧,像是这只手中推着千斤的磨盘在转动。

不过他丝毫不畏惧,竟然顶着对方排山倒海的气势硬上!全身条条肌肉鼓起,双手大筋小蛇一般的盘绕虬结,一记“撇身捶”,带着腰力就捶了出去。

太极的打法以鞭,炮,捶三种为主,而李伯阳这一记撇身锤不像对方的威势惊人,而是缓缓上扬,好像手臂上扛着一座大山在移动,同样是重若千钧。

砰!

两人碰撞在一起,汉子的整个衣服全部粉碎,脚下的鞋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一下被扭破,而李伯阳却没有。

一击之下就可以看出李伯阳稍胜一筹,对方大摔碑手中螺旋磨绞的劲也是至刚,但是李伯阳完全化掉了螺旋磨绞的力道。

而他的太极震劲,接触之下就散发全身,那汉子凭着身子强硬,体内气血流转间化掉劲力,可是衣服却承受不住,被炸成了碎片。

“厉……害”这汉子脸色突然狂笑道:“不过这也才过瘾啊。”

手臂一推,再次使出八卦掌中的摔碑手横打直撞,携带刚猛无俦的劲,两只手,就好像真的变成了两块万斤大石碑。

八卦掌大摔碑手中的“滚斫,雷斫,柳叶斫,十字斫,盘斫”“倒栽碑”“龟驮碑”“单掌开碑”“斜插碑”“双捶砸碑”“铁钎凿碑”“倒转磨盘”这一系列的刚劲手法被汉子信手捏来,掌掌都重若千钧,无敌的气势在掌中浮现。

而李伯阳腰身扭动,左转右转,揽雀尾、云手、手挥琵琶连连打出。

他用的都是太近中的柔劲,连连化掉对方的至刚的大摔碑手螺旋劲。

第一记硬碰后他就知道真硬碰的话对方多半不是自己的对手,而自身的太极至刚劲道的运用已然纯熟,至柔却还有欠缺,正好拿对方试手。

如此一来,两人可谓之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的难解难分。

一连几十手战的酣畅淋漓,李伯阳一身发出了一声长啸。

“痛快!痛快!俺现在还不如你。”

“你很强,叫什么名字”

几十手过去,两人的体力都剧烈消耗,双手扶着大腿,对面而立。

“广州李伯阳。”

汉子吃了一惊说道:“你就是那个打死日本柳生家督的李伯阳?”

“难怪这么厉害。”

李伯阳也没想到,自己的名声进入都传道长沙来了,笑道:“那柳生家督可没你强,中看不中用,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汉子咧开嘴说道:“孙禄堂。”

“天下第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