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南明大丈夫 >第468章踢皮球

第468章踢皮球 (1/1)

小说名称《南明大丈夫》 作者:话凄凉  更新时间:2018-07-12 05:12  字数:2609

南京城,皇宫内,朱慈烺在大殿召见豫南来人。

李虎有些惶恐的跪在大殿中间,听着朱慈烺颇为欣赏的说道:“高卿这次击败东虏,俘获孔有德,让朕十分欣慰。听说高卿派你来南京,除了献俘,还是为了催要军饷是吧?”

朱慈烺与亲信大臣,仔细的分析了高义欢这个人,觉得眼下高义欢还是值得拉拢地。

从高义欢的作为来看,不管他是不是朱全忠式的人物,至少他此时是抗清的。

在李自成灭亡后,南京朝廷联虏平寇的策略,已经出现了动摇。

虽说朝中主和派的人依然不少,但也有人逐渐意识到,必须要防备东虏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高义欢在,明朝襄樊一线便无忧,所以朱慈烺觉得高义欢可以用,甚至希望感化他,让他对自己效忠。

因此他今日特意召见,前来南京献俘的魏武军将领李虎,来安抚高义欢的部众。

李虎奉高义欢之命,押送孔有德来南京,同时看能不能要点东西回去。

虽说李虎跟着高义欢也见过不少世面,他同几万的鞑子干过,战场上死都不怕,可不知道为什么,大殿上坐的朱慈烺,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可是他确硬是不敢抬头看一眼,说话都不利索,心里慌得一逼。

听着朱慈娘的话,李虎脑子一片空白,等旁边太监提醒,才想起二叔的交待,忙磕头道:“这~万岁,大帅说为万岁效命,艰苦困难点根本不算什么,弟兄们就算每天只能喝稀粥,穿着破烂的战袄,也要将鞑子打走,光复大明的江山。”

朱慈烺毕竟太年轻,一听这话,心头便是一震,“再苦不能苦了将士们,朕先给精忠拨银二十万,粮二十万石,犒劳将士们。”

南京朝廷并不富裕,不过左良玉一镇,除了武昌附近的赋税都归左镇外,每年朝廷还得供给银四十万两,粮食二十万石。

左良玉什么都没做,就拿这么多钱粮,高精忠抵御东虏,俘获孔有德,只给这么一点,让朱慈烺有些不好意思。

李虎连忙谢恩,朱慈烺又说了几句,然后用手将破了个洞的袖口,悄悄折进袖子里,挥手让他离去。

李虎毕竟第一次见皇帝,心中忐忑得很,发挥不是很好,话都没讲利索,等退出大殿后,才有点儿后悔,没找皇帝多要一些东西。

二十万两,还没有这次大战花费的一个零头,根本不能补偿魏武军的损失,不过二十万石粮食,还有点作用。

接下来几日,李虎领着随行的魏武军将士,便在城内晃荡。

豫南来的骄兵悍将们,穿着臃肿大棉袄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和猖狂劲儿,他们吃遍南京的酒楼,睡遍暗门里的娼妓,一边等待嘉奖落实,一边在南京城中乱逛。

李虎等了几日,皇帝许落的奖赏,却没半点消息,于是几人找到王世琮,王世琮又找到何腾蛟,去询问拨给高义欢的钱粮,什么时候发下去。

结果找到兵部,阮大铖却说旨意是收到了,但是兵部分文没有,要钱粮只有到户部去讨,于是皮球又被踢到了户部,而户部又说今岁兵饷,早就拨到了兵部,又让去找兵部。

李虎本来还嫌少,看着架势,连这点都难拿到。

魏武军中行政效率极高,李虎哪里遇见过这种扯皮的,本来他见了皇帝,觉得朝廷也还不错,现在好感全无,险些没给衙门里的官僚气死。

在兵部和户部踢皮球之时,南京城迎来了一件大事,皇帝亲自下旨,定了孔有德的死刑,命刑部挑选老道的刽子手,对其施以碟刑。

南京天牢内,一大群兵丁涌入牢房,一群曾经被孔有德视为土鸡瓦狗的明军,如今却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进了牢房。

自从被高义欢抓住,孔有德就晓得他会有这一天,因此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哼,终于要杀本王呢?”孔有德坐在阴暗的牢房内,深上带着厚重的枷锁,冷笑连连,“本王早就不想活了,砍得时候麻利点,别耽搁大家的时间。”

来押人的一名官员却笑道:“对不住了,这回还真麻利不了,陛下亲自定的碟刑,请了从北京逃来的刽子手老刀刘,估计得折腾两三日时间。”

孔有德闻语,顿时色变,当即就要咬舌头,几名锦衣卫早有准备,疾扑上去,刀柄猛砸,不一会儿,牙齿就给全部砸掉了。

钱谦益府邸,东林党魁钱谦益瘫坐在床上,他身上盖着被子,嘴角留着晶莹剔透的涎水。

正月间,南京的天气还冷,钱谦益忽然听见孔有德被俘的消息,议和希望更加渺茫,又见自己的弟子,对高精忠赞不绝口,已然被高精忠折服,一口气没缓过劲来,被活生生的气得中风了。

钱谦益一倒,主和派立时人心涣散,东林党内部原本由钱谦益来统一意见,现在意见也分裂了。

严格来说,东林党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党,他们并非一个固定的群体,没有严密的组织性,同时也没有鲜明的政治主张,党内的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这里面有钱谦益一类人,也有解学龙,顾锡畴,孙承宗,李邦华,李若星,宋师襄这样慷慨付国难的人,结构十分复杂,不能简单定义。

钱谦益中风,东林的顶梁柱一倒,东林党内部就有些不稳起来,为是战是和,吵得不可开交。

几个东林党的要员,来看望钱谦益,见钱谦益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只能摇头离去。

这时郑森又火急火燎的跑进来,见一个二十出头的美妇人,正照顾钱谦益,顿时眼睛就亮了,他走过去看了看床上的钱谦益一眼,然后盯着美妇人,“师母,老师好些没有,都怪我不好,没想到老师会这么激动!”

床上钱谦益嘴里流着涎水,喉咙里咕哝咕哝着,身子不停的颤动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不过却又说不出来。

柳如是叹了口气,安慰道:“太医说了,没有大碍,不过能不能恢复也说不准,就算好了,也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郑森顿时大急,“师母放心,有学生在,一定请最好的郎中,就算花再多银子,也要把老师治好。”

柳如是微微点头,“大木有这份心,就可以了。对了,你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听了这话,郑森眉飞色舞,“师母你不知道么,今天朝廷要对国贼孔有德施以碟刑,真是大快人心啊!韩国公将孔有德送到南京,此举大涨人心士气,韩国公真乃我辈的楷模,我已经决定投笔从戎,投军报国了。”

柳如是闻语,脸上露出一股英气,笑道:“当今天下混乱,胡虏南侵,韩国公力败虏兵,保卫一方,可以称为豪杰。你要投笔从戎,师母支持你!”

郑森脸上大喜,躺在床上的钱谦益,喉咙里却咕哝的更加厉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