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逢魔神助攻 >番外篇-天尊(六)

番外篇-天尊(六) (1/1)

小说名称《逢魔神助攻》 作者:苍汐落  更新时间:2018-11-09 01:28  字数:2222

邀月知道,从一开始就是她在亏欠这些男人们,若她真的能走出伤痛,决定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那她又该选择谁?

也许有人说爱情是自私的,邀月完全可以选择她爱的那一个,可是大家还记得么?当她找到聂无渊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了啊。她和这些男人们之间,更多的是各种复杂的感情牵绊,如此一来她又能如何选择?

各种阴差阳错让邀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如她所说的那样,她回不到正常人的生活状态了,而且她也没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的。

天尊看着邀月不停变换的脸色眼中闪过了一丝晦涩。是他急躁了么?是的,当他知道琴风对天道立誓后,心里就好像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压得他喘不上气,压的他心烦意乱。

若邀月真的想选择谁的话,那他是最没有希望的一个,天尊怕了,他害怕邀月的心彻底被琴风虏获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在感情上天尊一直都是偏执的,就像当初为了嫁为人妻的小师妹守了近万年一样,既然对邀月动了心,他就不会轻易改变。更何况……天尊很清楚邀月和小师妹是不一样的,小师妹是师傅的嘱托,而邀月……却是他心的归属。

天尊一直都是了解自己的,他能对一个嘱托执着近万年,那对心爱只能又能执着多久?也许……即使到他寿终正寝的那一刻都改变不了了吧,既然如此……他除了等又能怎样呢?

其实……活到他现在这个年纪,到了他现在的这个地位,什么得到不得到的根本就不重要,即便只能远远的守护着她,他也可以过一辈子。

可是……上天垂怜,他心爱的邀月并不是寻常女子,她潇洒不羁,无拘无束,爱情与男人于她来说是最可有可无的,看上眼的就春风一度,玩够了拍拍屁股走人连头都不会回一下的。

任那些人是恨是骂是哭是喊,她都不会在意。这样的邀月让天尊看到了希望,若她不能完全属于他,那就不要属于任何一个人了。

天尊上前几步伸手去拉邀月,却被邀月躲开了,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不由分说的拉住了邀月的手“怎么?怕了?”

邀月一听连忙挺胸瞪眼“笑话!”她冲着天尊冷冷一笑“话都是你自己说的,我又没答应什么,我怕什么!”

天尊微微一笑,将邀月拉近怀中稳稳的环住“你知道就好!”

邀月猛地一顿,不由抬头看向天尊“你……”

天尊俯身附于邀月耳边“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你无关!”

邀月看着天尊眨了眨眼睛,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你确定?”丑话可要说在前面,免得以后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天尊微微抿唇,其实他想说不确定,但……这么说她就会跑的无影无踪吧?想到这里天尊暗暗叹了口气“当然!”

邀月又瞪着眼睛看了天尊一会儿,这才彻底放心。

两人的争吵并没有避讳小师妹,所i小师妹从头听到尾,虽然他们说的不清不楚的,但足够小师妹理清其中的情况了。也就是说……师兄明知道这女人在玩弄他的感情,他却还是在爹的坟前许下了她是他唯一妻子的承诺?

小师妹有点儿懵,若说这世上任何一个人能爱一个女人爱到如此卑微的地步她都相信,唯独师兄她是万万不信的。想当初……

小师妹有一瞬的恍惚……想当初她拒绝和师兄在一起,与相公离开天界时师兄都不曾挽留过,他怎么会为了一个玩弄他感情的女人在爹的坟前立誓?这绝对不可能!

可是刚刚邀月说的那么绝情,他却还是耐心的哄着她,看到邀月终于不再挣扎,天尊抱着她温柔的笑着时……小师妹终于忍不住了。

小师妹猛的冲了上去,一把将邀月拉开,随后死死的拉着师兄的衣襟咬呀切齿的说道“我不同意!”

邀月看着小师妹眼神微微一闪,其实有天尊护着小师妹根本就近不了他们俩的身,但小师妹冲过来的时候,邀月拦住了天尊。

不得不说,由于天尊的问题,邀月对小师妹的怨气还是满大的,因此从一开始她就一直在天尊面前给小师妹穿小鞋,不管小师妹是为了什么回天界的,她要是能顺利达成心愿,那邀月这些年的饭就算白吃了。

邀月看着横在她和天尊之间的小师妹不由挑了挑眉“你不同意什么?”

小师妹看着邀月微微眯眼“你可是蓝邀月?”这是小师妹第一次问邀月的名字,看来,她终于开始正视邀月了。

邀月微微一笑“正是!”

小师妹一听脸色猛地一变,她不由转头向天尊看去“师兄,你可知外面的人是怎么说她的?”

天尊眼神微微一闪,随后淡淡的点了点头。

小师妹不由瞪大了眼“你知道?你知道这个女人同时和好几个男人不清不楚?”这怎么可能?

邀月一听不由风情万种的笑了“他当然知道,那些男人还是他介绍给我的呢!”

这话说的……天尊无奈的看向邀月,却并没有制止她的意思。

小师妹刚要说说么,邀月却笑着走上前拦住了她“我和你师兄之间的事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说罢她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若你们俩不打算在这里跪着守灵,咱就回去吧。”

这话就有讽刺小师妹的意思了,说是来祭拜她爹的,可她跪的时间还没有天尊长呢,当然,这话邀月是说给天尊听的。

果然天尊眼神微微一闪“看我这个当徒弟的还没有你想的周到,今天我们就在师傅的坟前跪着吧。”

邀月一听不由瞪眼,跪一夜?她也需要么?

天尊似乎看出了邀月的想法,绕过小师妹走到邀月跟前“你身体不好,今晚就早点儿睡吧。”说着,拉着邀月向他以前住的木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