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幻想时空小说 >超凡战尊 >第六章 李逸死了?

第六章 李逸死了? (1/2)

小说名称《超凡战尊》 作者:百里庆之  更新时间:2018-06-26 00:50  字数:4357

第六章??李逸死了?

翌日。

清晨来临时,萧凡出了凤来宫,便来到了青云学府??。

青云外府演武场上,十分开阔,有王宫的四分之一那么大。

一个个穿着青色武衣的外府弟子,正在演武场上修炼武技,有的在领悟境界,有的在修炼剑意。

他们都是外府的精英,或是开启了气运,或是开启了武魂,与此同时,外府的老师也是认真的对他们进行指点,指点到得意处,便欣慰的笑了起来。

萧凡见状,也是点了点头,暗想道,“青云外府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此时,他看到一道身影向他走来,眼睛里面的杀机,也是一闪而逝。

李逸?

萧凡便立即想到了昨日李逸和四王子对他的敌意。

狭路相逢,勇者胜。

看来,今日是逃避不了了。

那就战!

萧凡眼睛微咪,圣龙战魂在神海里面不断驱动,一股圣龙之气缓缓的融入萧凡的身体内,燃烧、冰封,他的肉身达到前所未有的强硬,圣龙混沌体慢慢形成。

“啊?这小子的身体上,好像有股力量在变化?估计他身上有某种宝物,若是能够夺来,那我的实力势必增长不少。”李逸在这一瞬间,便感受到了萧凡身上的变化,旋即,他眼里掀起一抹贪婪的神色。

他心中一瞬间竟然有了一种隐隐的危机感。

他看向萧凡的目光,更加充满了杀机,仿佛己经能够看到自己夺得宝物的场景,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萧凡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竟然以为我身上有宝物?”萧凡此时圣龙之气加身,瞬间感知到李逸心里的贪婪,一丝杀气随之而出,暗想道:“惦记我的东西,你这是找死?”

“十四王子,宝物交出来,我就放过你,不然的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李逸朝萧凡微微一笑,大吼道。

“若是不交?”萧凡瞥了李逸一眼,反问道。

“若是不交的话,那就尝尝我的拳头。”李逸眼着萧凡,冷笑道。

声音落下。

一记杀拳,如约而至!

李逸瘦弱的身躯,竟然可以有这样的力量,的确有些诧异,就在此时,他朝着萧凡飞扑而去,龙拳虎掌齐齐轰出,拳掌上面,出现了一股煞气和罡气,环绕在他的身体上,如同龙虎魔神一般。

“竟然是黄级下品灵技,降龙伏虎拳!”一名外府弟子,略感吃惊,一脸崇拜的神色由然而生,突然传出来一声惊呼。

“降龙伏虎拳?黄级下品灵技?虽然这安逸只是外府弟子普通弟子,但是他爹是安家的家主,随便一枚丹药,就可以让安逸突破到炼体境二重的境界,更别说什么黄品下品灵技。”

“他爹是李冈,李家家主,他还有两个哥哥,都是内府的武道天才。哎,人家可是拼爹,拼哥……”

灵技境界,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和圆满。

“这李逸的武魂是龙虎武魂,难怪可以将这黄级下品武技,降龙伏虎拳,而且还凝聚出了煞气和罡气。”

“显然,这降龙伏虎拳,己踏入大成阶段,怪不得要夺十四王子身上的宝物?”

此时此刻,一些外府的弟子看到这一幕,皆是吃惊之色??。

与此同时,不少外府弟子也开始同情龙敖天,堂堂王子被世族子弟逼到如此地步,真是一种悲哀。

“龙虎飞天??。”

李逸眼神里闪烁着一缕杀机,炼体境二重的灵气陡然猛增,如鬼影一般,朝萧凡奔去,似乎要一拳定乾坤。

“找死”

萧凡刚开始还不想杀李逸,只是李之逸所表现的杀机,却是要他的命,让他下了一个肯心,此时的他不在仁慈,取而代之的是,杀伐果断,道:“既然你这么杀我,那我就没有必要手下留情。”

“独孤十三剑!”

萧凡陡然冷喝道。

锵!

面对李逸一记龙虎拳,萧凡只是轻轻一笑,随即,剑出鞘,一道剑光如惊鸿巨雷,直冲云霄。

“这十四王子所用的剑法,是黄级下品灵技吗?”

“哈哈哈!丢人,皇室的脸面都被他丢光了,难道他不知道境界的差距,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

此时此刻,一些外府弟子看到萧凡用同级品灵术对战李逸,脸上掀起一抹不屑的讥笑。

“力量增强!速度增强!”

就在李逸猛拳的冲击下,萧凡身上有种莫名的力量被激发了,使他的力量和速度达到了空前的高涨,很显然,这股莫名的力量就是圣龙战魂之力。

是圣龙战魂使他的力量和速度达到了最高端,乃至意识的控制力。

萧凡微微一笑,仿佛自己有了一个大神通。

圣龙战魂,果然是高深莫测!太古时代第一圣龙战魂。

“锵!”

他一剑飞出,一道紫色剑龙直冲李逸胸口处,龙吟之声猛然响起,此时,萧凡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嘭!”

那一剑,刺入李逸的胸中,他连连后退。

“噗!”

紧接着,他面白如霜,一声惨叫猛然响起,直接倒飞了出去,此时他缓缓的站起来,旋即口中,吐出几滴鲜血。

外府弟子看到这一幕,那惊鄂的眼神,此起彼伏。

李逸败了!

他真的败了,还是惨败了。

他被萧凡一剑击败,鲜血流遍了全身,如同废人一般躺在那里,站都站不起来了。

而萧凡面色依旧,看不出一点情绪的波动,一缕青衣,如同少年霸主,倚天而立,其表现出来的气势,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