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幻想时空小说 >超凡战尊 >第十一章 金刀侍卫独孤信

第十一章 金刀侍卫独孤信 (1/2)

小说名称《超凡战尊》 作者:百里庆之  更新时间:2018-06-26 00:50  字数:2640

第十一章??金刀侍卫独孤信

诸多外府弟子听到内府弟子李风,来到外府甲号房间,向入门弟子萧凡挑战,他们大大的吃惊,后者只是炼体境一重天巅峰的修为,而前者却是炼体境六重天的修为,他们明明不是一个等级,却能够一战输赢,令得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在这一路上,他们就当去看个热闹,随着人群越聚越多,他们便抛弃了他们原来的想法,眼睛一亮,就知道那李风一个世族子弟,凭什么敢拿萧凡开刀,肯定是他背后有一尊强大的存在,不然,以那李风的性格,断然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

“这不是十四王子么?”

“对!就是这个废物,竟然被四王子下了挑战书,他这样的废物也配?

“自己未婚妻被四王子夺走,他还如此平静如水,似乎一点怒火都没有,他到底还是不是男人?”

一名身带金刀的侍卫,一脸不屑的道,似乎萧凡在他是如此的不堪,都比不上那些世家子弟。

当众多外府弟子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爆发难以置信的惊呼声,显然,他们对入门弟子萧凡还有一丝同情,毕竟他才是王室子弟,身份尊贵,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比拟的。

下一刻,那道刺耳略带一抹嘲笑的声音,传到外府弟子的耳中,顿时掀起轩然大波,他们都在心里暗骂这谁不长眼,竟然敢在青云外府中嘲笑王子,真是不自量力,他有几颗人头可用。

要知道,那萧凡可是十四王子,虽然说大周郡王对此子并未看重,但也不代表任何人可以欺负他,欺负他,就是践踏大周王室的威严。

紧接着,他们看去远处出现的那道身影,眼神惶惚,旋即,瞪大了眼睛,道:“金刀侍卫,独狐信!”

刹那间,外府弟子,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惊呼,很显然,就认为那个身佩金刀的中年人,就是杀神独孤信,毕竟,他们也没有见到独孤信,认错或许再所难免。

数息后,他们就意识到不对劲,堂堂杀神独孤信,怎么会出现青云外府,叼难入门弟子萧凡呢,其中必有隐情?

“今早四王子府上,床榻上面,雪白的被单上面,有着一滴滴鲜血。”

“咦,那是女子的处子落红。”

“你们听说没有?”

“那秦雅昨晚还是处子之身,恐怕现在就不是处子之身?”

“哈哈……这十四王子的绿帽子,戴定了!”

虽然外府弟子对金刀侍卫独孤信,半信半疑,再一想起后者强大的气息,那刚才惊慌之态,顿时也释然了。

此时,外府弟子对萧凡建立了那一丝同情,却在此刻,如同一缕烟雾,消失在九霄云外中,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从未有过的不屑,嘴角缓缓成弧形,陡然增加了一丝玩味,仿佛看到了萧凡跪到地上的表情,极其的可恨。

外府弟子,也在此时,相互议论着萧凡如何的不自量力,随即,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声,似乎等着看萧凡的笑话。

此时的萧凡,见状,只是冷冷的望着他们,依旧如初那般微微一笑。

这一微笑,不仅仅隐藏着有轻蔑的笑,似乎还有似有似无的不屑……

他们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自然不能得到十四王子的赞赏,至于不屑之态,算是客气了。

要知道,千年前萧凡可是时空武帝,他们给萧凡提鞋都不配,更何况现在呢……

…………

萧战见状,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微微含笑。

这种微微含笑,其实是最渗人的,仿佛能够看到那如鬼魅般的狐颜,望而生畏,与此同时,一股潜在的危机却是徐徐浮现,陡然掀起一抹凶芒。

萧战,作为众多王子中的翘楚,自然是实力突出,不然的话,哪有他的壶可以,而且他还是王后的唯一的儿子,得到的修炼资源肯定是独一无二的。

他开启的图腾气运是“武蟒气运”,放到是大周郡国诸位王子中,也算得上是强大的图腾气运,但是和九王子那样的天骄相比,却是相形见绌。显然,九王子才是大周王室真正的天骄,他只不过是个冒牌货,不过这个冒牌货,却想着自己将来可以继承王位,还真是恬不知耻,也不撒泡……照照自己的德行。

那九王子是“翼虎气运”,不过,他的体质却是十大体质之一,阴阳神火体。

“秦妃娘娘,你看看这周围,还能有十四弟的存在吗?”

四王子萧战故作惊鄂,整束片刻,颇具斯文,看了他们一眼,抱拳的道。

听到萧战的话,秦妃也是秀眉微蹙,暗想道:“眼前这位四王子,显然不是什么善类。若是他见到秦雅被打脸的时候,他那表情一定很夸张吧!”

“以他的性格,就是个笑里藏刀,阴险的很的小人,他之所以有此如此礼貌,也是为了讨秦雅的欢心。”

尼玛,现在的年轻人追女生,都是这么浮动么?

与此同时,他便意识到,这萧战一定不会萧凡,能不能保住性命却是难以意料,至于苦头是有的吃了,不过,这对于此时的萧凡却是有着很强的磨练作用。

“哈哈”又道:“托四哥的福,好得很,就不劳你担心。”

萧凡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似乎平静如水一般。

“很好……萧凡很好!”萧战闻言,嘴角掀起一抹凶芒,眼神如杀机般掠过,若是眼神可以杀人,萧凡不知死了多少回了,望着萧战,气就不打一处来,旋即戏谑了一下,道:“萧凡,我听说你以前最听秦雅的话了,若是她让你挥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