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幻想时空小说 >超凡战尊 >第十四章 情窦初开

第十四章 情窦初开 (1/2)

小说名称《超凡战尊》 作者:百里庆之  更新时间:2018-06-26 00:50  字数:2384

第十四章??情窦初开

“圣子印,出来!”

萧凡喊了一声!

随即,从萧凡神海里面飞出来一方盘子印石,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令周围的空气也有所停滞了。

“退下。”

那圣子印中的强大气息,瞬间便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手指一转,一股强大的气息,便把龙敖天带到圣子印中的内空间,在里面修炼了三天左右,才勉强将两仪剑法第一法,剑驰玄黄,修炼到入门阶段。

这圣子印内空间,不仅时间和空间是二十倍,外界过去半天,内空间里面过去十天,而且内空间的灵气也是外界的二十倍,异常的充足。

“根据我前世的经验,我现在的修为,恐怕连两仪剑法的第一剑,剑驰玄黄,半分力量都达不到吧?”

萧凡在圣子印的内空间里面,来到一棵参天灵木面前,望着灵木环绕的灵气,心中大喜,迅速吸收参天灵木的灵气,运转龙魂之力,那一股股灵气便转化成强劲的真气,流入丹田处。

“剑驰玄黄。”

他纵身一跃,剑影横空,玄黄之气飘浮在空中。

手印分开,迷步踪影,顿时,剑形虚影,分出两道玄黄之气,从神海深渊冲出,进入关元气海,缓缓传入掌心。

掌中剑印不断成形,似乎是那两股玄黄之气冲击的作用,否则,很难达到剑印成形的境界。

“哗!”

从剑中飞出剑形典印,击在一块宽阔河流之中,溅起万丈巨浪,尤如水剑出世一般,徐徐收掌,脑海中闪烁着刚才的那一幕,让他大喜过外。

他望着那片水域,发现水域中的灵气略显稀薄,很显然,就是刚才那一掌剑印,吸收了水域的大部分灵气。

这一剑“剑驰玄黄”,还兼有“龙吸术”功法的玄妙,不得不说,这两仪剑法,奥妙无穷。

两仪剑法,第一剑“剑驰玄黄”入门就可以达到玄级上品灵术,初期就可以达到黄级下品灵术,所以说,它比其他玄极、黄级灵术要高明的多,其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是空前的强大。

“虽然品级高的灵术,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不过,这一点,只对于普通武者有效,对于拥有萧凡来说,那都不叫事,毕竟像他那样的人,记忆传承特别的可怕,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创造一个个世人得以企及的奇迹。

灵技和功法的修炼,不光有合理的时间和空间,还需要“平衡修炼”,因为两者之间存在着奇正相佐的关系。

当然,偏重于修炼灵术,就会选成功法日益落后,俗话说“练武不练功,到死一场空,虽也不是什么坏事,但对于灵师来说,却是致命的弱点,这是所不容许的;如果偏重于修炼功法,就会造成灵术技巧,日益缺少,只有一身力量而己,所以说,这是不容许的。

大周郡国内,灵师盛行,灵力为尊,但凡家中有子嗣,都会让自己的孩子踏上了灵道之路,这不可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步,还可以谋取一份工作,何乐而不为?

两仪剑法第一剑,剑驰玄黄,修炼到入门,使龙敖天有了初步自保的能力,只要不要遇到养气境强者,他就是安全的。

在圣子印三天,萧凡收获颇丰,不仅修为得到了大规模的提高,而且连那龙魂之力也是增强了不少,大有觉醒的征兆。

龙魂若想觉醒,就必须炼化龙魂分身以及龙血,不过眼前这些东西,在一定程度是很难寻找的,更何况还要炼化,简直难于上青天。

龙魂分身,共九道龙魂分身,如何才能找到它们和龙血?

“十四王子,十公主来访,你是见还是不见?”侍女小花看到坐在阳台里面的萧凡,轻轻的走了过去,一脸忧虑的问道。

小花名义上是凤来宫的侍女,但实际上她却是秦妃的远方亲戚,因长相秀美,乖巧懂事,特召到凤来宫来的,所以她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

萧凡闻声,便嗅到一股幽香之气,眼光一闪,望着远处走来一位白裙少女,修长的玉手轻轻摇摆,雪白的小腿微微倾动,似乎很有音乐旋律,陡然浮现一抹妩媚般的娇躯,令得萧凡眼花缭乱,旋即,淡淡一笑,道:“小花,见,当然见,你去把她带动这里吧!”

小花玉手托着香腮,轻轻咬了咬红唇,点了点头,道:“是的,王子,奴婢这就去。”

她走路一瘸一瘸,就是前几天为十四王子出头,被四王子用铁器挑了脚骨。可以想象,这个四王子是如何的不可一世,连个小小奴婢都不曾放过。

当然,四王子这样做,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小花的秦妃的远方亲戚,利用她来威胁秦妃和萧凡。

这对于别人来说,或许还有一丝威摄力,但对于萧凡来说,根本没有一丝威摄力,显然是四王子他们的算盘打错了。

“小花,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萧凡眼里掠起一抹担忧之色,旋即,问道。

此时此刻,萧凡看着小花,心里有着无数个疑问?

她为什么不早说?

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奴婢不能为王子增添烦恼了,更何况我这脚伤是小伤,养养几天就好了。”小花玉足微颤,显然,她己经觉察萧凡的一丝疑惑,嘴角略显呆滞,望向阳台是面的少年,又道:“能够为王子做任何事情,是奴婢的幸运。”

“噗嗤”

萧凡闻言,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埋怨道:“傻姑娘,你这脚伤,岂是小伤那么简单?孰不知脚骨错位,若不及时治疗,双脚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