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幻想时空小说 >超凡战尊 >第四十八章 醉汉的噩梦(第二更)

第四十八章 醉汉的噩梦(第二更) (1/1)

小说名称《超凡战尊》 作者:百里庆之  更新时间:2018-06-26 00:50  字数:2455

第四十八章??醉汉的噩梦

这耿长老末免也太强大了吧!

连他们心中想着什么都知道。

那当然了,人家可是长老级别人物。

萧凡闻言,也只能欲言又止。

而那柳浮香却在此时,眉头微皱。

“这次万兽山比考,根据学府规定,三十二个外府弟子,分为甲乙两队,并由你们六人领导。”

耿长老向着众人赫然说道,旋即,看着柳浮香等六名弟子。

那六名弟子见状,也是微微一笑,向耿长老点了点头,抱拳行礼道:“耿长老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学府失望。”

闻言,耿长老脸庞之上陡然掀起一抹笑容,然后,道:“明天进入万兽山,一定要注意安全,不可私斗。若是谁遇到危险的时候,可捏碎空心球,顷刻之间,我便赶到。”

随后,便把空心球都发给我他们,旋即,让他们自行组队。

半柱香之后。

三十二人的外府弟子,分为两队,甲队和乙队。

甲队是柳浮香、萧凡、断痕率领。

乙队是萧战、萧玉儿、李风率领。

随即,他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赫然一睡。

……

第二日。

一缕光芒,犹如烈阳。

众人着装待定!

不一会儿。

耿长老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坐到台座上,看到众人英姿飒爽的状态,顿时,大手掌猛得拍在大腿上,笑道:“好!不愧是我青云外府的弟子。”

随即,他的目光盯着柳浮香后面的萧凡,看到他连武器都没带,上战场都不带枪杆,这不是等着挨枪子么?

“萧凡弟子,你是怎么回事?怎么都不带一件兵器,那万兽山的灵兽可不是闹着玩,稍不留意,都有可能造成生命危险,还有你那个空心球带了没有?”

耿长老瞪着萧凡,赫然问道。

萧凡对此,很无语。

他做什么,还需要你一个长老指手划脚。随即,他摊开手掌,耸了耸肩,笑了笑,一脸无所谓的道:“兵器嘛我是没带,不过,我带了一只笔,无缘的时候,可以写写画画,还有那空心球我更加用不着。”

“你……”耿长老见得萧凡这一幕,心都快被气炸了,有种想哭的感觉,只可惜的是欲哭无泪,指着萧凡的鼻梁道:“剑必须带上一把,还有那空心球必须带上,那可是保命的东西。”

这个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

要不是柳万岁叮嘱他,好好照顾好萧凡,否则的话,他不会在萧凡浪费那么多时间。

随即,他把自己佩剑沉渊递到萧凡手上,以及那最后一个空心球,心中那种不种不舍,陡然在脸庞之上掀起,然后,拍着萧凡的肩膀。

下一瞬,道:“萧凡弟子,我能够给你做的就这些了,你好自为之吧。”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刚开始的时候,他对萧凡的印象,还算是不错,可是,后来,萧凡越来越不像话。

当耿长老把沉渊剑和空心球递到他面前,顿时一阵无语。

他何时弱的要别人如此保护。

而此时其他外府弟子,见得这一幕,目瞪口呆,一脸的不相信,低声喃喃道:“萧凡是耿长老的私生子么?”

“休要胡说!那耿长老连妻子都没有,一个老光棍,怎么会有儿子呢。”一旁的萧战闻言,也是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的队员,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人生有一怕,就怕遇到猪一样的队友。”

这队员怎么这么不争气。

这不是啪啪被打脸。

此刻,以柳浮香为首的队友,也在此时,向萧战那个队友投出了嘲笑的眼神,旋即,戏谑道:“人生有一怕,就怕遇到猪一样的队友。”

那萧凡听说这道戏谑声,瞪着柳浮香,噗嗤,恕道:“别得意,等我们万兽山,见高低。”

“哼!随便!我还怕不成。”柳浮香玉手轻轻扬起,玉足向萧战那个方向踢去,冷哼道。

柳浮香见得萧凡对耿长老还不乐意,正想拒绝的时候,她玉足疾速掠起,来到萧凡身旁,玉手搭在他的肩上,笑盈盈的道:“既然耿长老给你们,那肯定是好东西,这份机缘,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还不快接住。”

萧凡对此,道:“谢谢耿长老的东西。”

然后,傻呆呆的站着那里,真像个雕像。

此时的柳浮香,美眸微微泛起,看着萧凡就感觉他很神秘,恐怕他身上还有更多的秘密。

“出发!”

随即一道刚性十足的声音,赫然在甲号房踏起,那些等待出发的弟子,便是陆陆继续走出甲号房。

下一瞬,耿长老也走出了甲号房,对着紫云楼的众人,微微一笑。

不对,在众人看来,那微微一笑,藏着极其寒冷的刀。

就在这时,一位喝的大醉的大汉,轻轻瞥了一眼耿长老,顿时,如同醍醐灌顶,顷刻之间,便是清醒了过来,瞳孔紧紧一缩,颤抖抖的道:“耿爽。”

众人听到耿爽这个名字,嘴角抽搐着,脸面僵硬,纷纷深深吸了一口凉气。

很显然,耿爽也是一代狠人,不然,那么多人听到他的名字,就寒气丛生,毫无战意。

耿爽在青云学府算是不世出的灵道天才,用了短短二十年就修炼到天元境巅峰,只可惜的是,他爱上了一个可怕的女人,令他产生心魔,灵道一途,算是废了。

“幸亏是他没有发现自己,否则的话,再劫难逃。”那个醉汉看着离去的耿爽身影,庆幸的道。

这十几年来,耿爽就一直是他的噩梦。

使他走火入魔,险先杀死妻儿。

下一瞬,一个中年人的身影,赫然出现在醉汉的面前,顿时令得醉翁嘴角抽搐,手脚颤抖,这是灵魂深处恐怖,令得身体是极其的不自然。

他轻轻拍了一下醉汉的肩膀,问道:“先生见过一只玉笛么?”

“没……没见过玉笛。”醉汉闻言,眼睛赤红,犹如地狱恶灵压在身上,那种压迫感是极其沉重,旋即,见他问见过没见过玉笛,才意识到耿爽并没有把自己认出来。

下一刻,吐了一口凉气,才如释重负。

“玉笛原来在这里,害我找了老半天。”耿长老瞅了一眼醉汉身旁的八仙桌,眼前一亮,那玉笛就出现在桌子上,微微一笑,缓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