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幻想时空小说 >上神难求 >第一百二十六章 醋坛子翻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 醋坛子翻了 (1/1)

小说名称《上神难求》 作者:仪惜流殇  更新时间:今天08:47更新  字数:2518

脚低滑动,瞬时踩空。

她向来有纠结病,此刻情势危急,于西南街百姓面前要不要行出法术?

一,二,三,啪的一下!

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同地面接触,而是被一个软软的东西稳稳接住。她没有闭眼睛,自是看见了身下的衣衫。

捏在手中,细瞧片刻,这也不是霍景腾今日所穿的衣衫。

“依依!”

脑子里还在思考,瞬时就被一双大手提了起来!掐着她两处腋下的手,直到她稳稳站好,都未曾离开。

司绫衣呆呆眨眼,此刻于旁侧靠着她的才是霍景腾!

“你怎么才来啊!”拧着眉头,撅起小嘴的落气!

不该是他跑过来救她么!这夫君当的不行!还如从前,让她于危难时,找不到人!

“你还说!不等我就自己来了!”

“我怎么知道,你那么慢!”现在,她的肚子里都是火!就算他道十句,她都能堵回去!

但眼下,却不是斗嘴的时候!总要顾及一下肉垫的感受!

司绫衣瞬时俯身歪头,想要看清楚救她的人!然,他正翻身而起,背对于她。看上去甚显吃力!

忍不住嘶嘶扯嘴,自己应该没那么重吧!怎么感觉好像把人家压到内伤了呢?

“这位兄弟!刚刚谢谢你了!”感谢的话,倒是比她说得快!

她也不比!因这刻,全将思绪落在了男子身上。

这身影~突然觉得很是熟悉!

男子将垂在胸前的长发甩去,瞬时侧身逢了他们二人。眸光中,虽闪烁别样,但却不曾显露脸上。

司绫衣顿时瞪了大眼,薄唇两半上下轻抬,甚是惊讶,“云荒?你不是去『鹿云山』了吗?”

“刚刚回来的!听说,你自己来了西南街,想着来帮帮你!”

原来!这就是那个云荒!

霍景腾旁侧挑眉,上下打量。看这行头,这模样,也不过如此嘛!哪里有他的飒爽英姿!

“依依不是自己来的!还带了些城卫呢!”这小子眼神不好是不是!哪里看到是依依一个人了!难不成那些上房干活的~都不是人?

还是说,在他眼里,就只看到依依了?

想到此,就用了些力道的将媳妇往自己身边贴了贴!

这应是每个男子在遇到敌对时,都会出现的动作!不觉得做出来有多么过分,虽然,他刚刚是救了依依,但自己身为夫君督促紧些,也没有什么错!

司绫衣自然是觉出了某人的异常!

在他看来,或许就仅是一个小小的动作!

可在云荒瞧来,这简直是出大大的shìwēi!

不由得尴尬扬唇,此刻,也不能否决某人的作法!毕竟他们已经成亲了!她是该同旁人拉开距离的!

尤其~是和眼前这个,曾经喜欢过她的……逢了云荒一眼,忽然觉得无话扬落。

那句感谢之语,霍景腾已经帮她说完了!故此,就再寻不到其他。

“依依,这位是~”

“啊?哦!这位是~”呆呆侧眸,在瞧了某人那期待的小眼神后,便不愿打击他的道了声,“这位,是我夫君!霍景腾!”

“……原来是城君!镶灵城城司见过城君大人!”世间最为刺痛自己的事!无非~是将明明知晓的答案,再次问来。唯有抱拳行礼,垂眸掩去难控的神色。

霍景腾呆呆眨眼,扯了几下嘴角后,愣是不知如何回之。

他从一开始就站好了位置!把人家死死的定成了恐会夺妻的敌对!此刻,突然逢了人家的大礼,这心里倒有些愧的慌了!

“起来吧!起来吧!我这人随便惯了!受不了这么大的礼!”

“既然,城君大人来了!那云荒就先回去跟城主复命了!”言罢,便即刻退了步去。

转而离开,他忍的极好。直到出了西南街,脚下才渐渐停住。猛的一口鲜红涌出喉咙,润染双唇,无声低垂。

他仅能生生的感受胸口的疼!这瞬,竟要比受伤的那一日,还要痛!

不属于的他的,终归是抓不住!他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可自从来了镶灵城,他好似看不清前方的路了!

……

司绫衣于一旁呆站,侧眸看着他,他却看着云荒离开的方向!片刻过后,忍不住叹了一声长气,“人~都~走~没~影~了~你这还瞅个什么劲儿啊!那云荒大哥,有那么好看吗?居然让你这,一直觉的自己天下最美的人,都能把两颗眼珠子盯呆了?”

“他当然没我好看!”瞬时收回眼神,唯垂媳妇脸上!“我只是想再盯清楚点!看他是不是对我媳妇死心了!只要他敢留恋的回头,我就上前让他脑门子开花!帮他清醒清醒!免得以后,再惹急了我,还有更大的厉害,让他瞧!”

“什么和什么啊!”不禁扯扭嘴角,一脸嫌弃!这人吃起醋来,怎得胡乱掰扯,完全不讲道理!“人家回头,你就上前打人家!万一人家是有事情忘了说呢!再说,你把人家打伤了!你不得给人家治病啊!更何况~”无奈的撇嘴盘手,将眸光移去,不是想打击他,是想让他!清醒清醒!“你都还没跟人家对过手呢!你怎么就知道,自己能打的过人家!”

“嘿!看他那样子!就没多少功力!我能打不过他嘛!”

她并不是想跟他斗嘴,可是这话到了嘴边,就收不回去了,“你怎么就看出来人家没功力了!”猛的扭头盯瞅,应是心里还存着对他的气!不论他现在说什么,她都想闹回去!

“我当然知道了!他连你都接不住!可想身子有多弱!”

“……”脑子里忽然咔哧一声,她其实从最一开始,就在想这件事!

“难不成,是你太重了!”

“别吵!”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霍景腾没有看出她在深思,以为她是因他说了那句‘太重了’,而又生气了!

故此,嘴巴又变了甜甜,“倘若是我,你就算从再高的地方掉下来!我也能接住!”

这瞬,她根本没有心思听!想了好一阵,才终把事情想通了!

“嗯!应该是事先受伤了!”

“你嘀咕什么呢?你在听我说话吗?”

司绫衣无奈撇嘴,转而放下盘至胸口的手臂,“听~见~了~那你就等着接我吧!我要上房了!”

“哎你还要去呀!”他本是想跟,却忽然觉了脑子里闪过什么!

南宫师伯在护卫面前救猫儿!

云荒以身护住依依!

这些~好似他也曾经历过!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