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军少仙妻太撩人 >第十五章 魔瓶

第十五章 魔瓶 (1/1)

小说名称《军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旧诗  更新时间:2018-07-08 17:53  字数:2586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就到了2009年的春节。阳历的一月二十二,是阴历的腊月二十七,陆景轩在这一天出院了。若一个人进医院是横着被抬来,最后却全须全尾的自己走出去,这肯定算是幸事一件。

张教授颇为遗憾的目送陆景轩一家人离开,他研究了小两个月,也没有发现陆景轩伤口愈合神速的秘密。旁敲侧击好多次,那小子竟像是闷葫芦,一点有用的信息也没有套出来。

“如果不是体质特殊,那便是外力影响,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有何等奇遇,竟然能化腐生肌,让细胞再生。如果能够研究出来一点皮毛,那可真是……”

陆景轩自是不知道张教授所想,他在家里过了个热热闹闹的新年,活蹦乱跳的样子让人再次确认,他是真的好了,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关于后遗症这个问题,陆景轩其实是有隐瞒的,但他觉得那方面的变化完全属于私人秘密,没有必要宣扬出去,所以对谁都没提。只是每次洗澡的时候,他会拨弄着某个物体反复确认——他家兄弟终于“长个子”了!

初七刚过,陆景轩就打电话请求回部队。陆老爷子经此一事,自然不敢再放唯一的孙子去冒险,执拗的要将他从西南军区调回帝都。

书房里,陆景轩挺拔的身姿站的笔直,俊脸因为久不训练而由小麦色恢复成了正常肤色,看着水嫩不少;星眸闪闪暗含利光,鼻梁高挺却无高傲之意,唇间一抹笑自信且飞扬,看的陆老爷子也是暗赞不已——真真是风华正茂的好儿郎,不愧是陆家子孙。

“爷爷,我必须回去。”

陆景轩打定主意绝不更改,他要想探查真相就必须回去,而这件事只能他自己去办。

陆老爷子长叹一声,苍老的声音依旧气势十足。“咱们陆家是以军功起家,大小关系全在军中,你虽是陆家子孙,但要想在那里闯出一片天地,还要有真本事才行。景轩,爷爷以前希望你能干一番事业,挑起陆家的担子,但现在,爷爷只希望你能平安顺遂,爷爷年纪大了,经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你明白吗?”

陆景轩沉默半晌,慎重的向陆老爷子保证,“爷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再置身于危险之中!”

过了正月十五,陆景轩终于返回部队。周扬看到完好无缺的他哭的稀里哗啦,被战友们逮着好一通笑话。李友亮得了指令,不敢再给陆景轩派危险任务,倒是让他多出不少时间去调查一些事情。

唯一让陆景轩郁闷的是,自他伤好之后就再也没有梦见过那个女人和她惑人的声音。梦见的时候拼命压制欲望,梦不见了又拼命的想,陆景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此后经年,那高耸的雪白,滑腻的触感和殷红的唇总是在不经意间在他脑海里回放,让他像着魔一般,越陷越深……

身在洛城的林芳最近很忙,她想自己开一家店,如此一来便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筱筱,所以她狠狠心给女儿报了幼儿园的春季班,还美其名曰让孩子提前熟悉一下团体生活。这不,过了十五,幼儿园就要开学了!

林芳选的学校是她所住小区附近的一家口碑不错的私立学校,叫阳光幼儿园,学费在洛城来说比较高,一学期七千八;而普通的公立幼儿园,一学期学费才三千左右。

林筱筱是个亦静亦动的小美女,玩起来可以很疯,静下来也可以很淑女。对于上学这件事,她并不是特别懂,只觉得幼儿园里有很多好玩的玩具,还有很多可以一起玩的小朋友,所以她第一天去的时候非常兴奋,跟林芳说过再见之后就冲进玩具堆里开始撒欢儿了,一声没哭,头都不带回的。

林芳回到家的时候坐在客厅愣了半晌,眼泪不受控制的就流下来——女儿为什么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哭着抱着妈妈不撒手呢,感觉被忽视了该肿么破?

掉金豆子的林芳心里清楚,这不是自己的情绪,应该是原主潜意识的惦念——可怜天下当妈的心啊!

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林芳就满血复活了。女儿的事情先放一边,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抓起茶几上毫不起眼的药王魔瓶,林芳将新买的几样中药材先后丢进去。盖上盖子,摇一摇,晃一晃,再转动一下瓶身,打开盖子,倒出来的便是均匀的粉末。若是瓶子里加点水再把药材丢进去,倒出来的便是黏糊糊的糊状药膏。

林芳动用意识力感受了一下,发现从魔瓶里出来的东西,药效明显比不处理的中药材好太多,里面的杂质全部被剔除,只留下最精纯的部分;而经过她的实验,她发现粉末的精纯度明显要高于药膏。

“为什么会这样?”林芳抱着魔瓶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百思不得其解。

药王魔瓶能够提纯植物的这一特性是筱筱无意间发现的。那时候她从云市回来已经三天了,才想起给女儿的礼物还未送出去——风狼兽的蛋!

风狼兽在星际中属于魔兽体系中的修行一派,可不停的进化,进化过程则需要消耗大量的天材地宝,但若修至大成,则可成为至尊,随意穿梭星际。所以修行魔兽大多数性子高傲,很难被驯化。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意识体与魔兽体系属于八竿子打不着的派系,生存的星球也是隔了无数的空间虫洞,所以林芳从没有见过真正的魔兽,更没有见过风狼兽。

她之所以能得到这颗蛋,也是因为在宇宙流浪时机缘巧合救了人。那人是个感恩的,偏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谢礼,于是就咬牙忍痛割爱,将此蛋送与她,并告知了来历。

长大的魔兽难以驯化,但若是还未出壳的魔兽,费些功夫倒是能够办到——只需将蛋每日带在身边,再每天以一滴精血伺之,等到魔兽破壳而出,自然会与喂它的人产生心灵联系。

筱筱很喜欢这颗像小皮球一样圆滚滚的蛋,睡觉也抱着不撒手。还好魔兽蛋都很坚硬,摔都摔不碎,要不然以闺女的小体格,晚上一个翻身就能压一床的蛋花。

林芳知道筱筱怕疼怕血,所以每天晚上等她熟睡之后才拿针在她左手食指上扎一下,挤一滴血滴到风狼兽的蛋上,以此帮闺女建立与风狼兽的联系。

蛋蛋给了闺女,拿回来的药王魔瓶就放在茶几上当花瓶。三天前,筱筱抱着蛋在沙发周围玩耍,一不下心把魔瓶撞到了地上。林芳唬了一跳,怕瓶子碎了扎到闺女,连忙跑过去查看,却见瓶中玫瑰散了一地,而魔瓶完好无损。只是地板上水渍呈现出娇艳的红色,浓郁的玫瑰香芬填满了整座屋子。

“怎么回事?”

……

Ps:书友们,我是晨年旧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我会告诉你,小说的是扒书.网么?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