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军少仙妻太撩人 >第二十九章 忆

第二十九章 忆 (1/1)

小说名称《军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旧诗  更新时间:2018-07-08 17:53  字数:2462

零二年的那会儿,酒吧街头“捡尸”这种事还没有流行开,但女生喝醉酒在外也是很不安全的,季沐赟本来不打算管闲事,但想着到底是同校同学,要是真出事了他心里也过意不去,于是上前问情况。

林芳特别正常的看着他,口齿清晰的问道,“季沐赟,她们喝醉了,你能不能送她们回宿舍?”

季沐赟不想送,因为秦珍媛刚才还在给他打电话,说她到铂爵酒店了。彼时季沐赟和秦珍媛谈恋爱已经谈了两年,拉手亲吻摸摸抱抱都做了,就剩最后一步。她说到酒店等他,傻子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季沐赟问道,“不是还有你吗,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回去?”

林芳扬起一个特别纯真的笑,“我没劲儿了!”

季沐赟:“……”

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让他好想转身就走,但他到底还是有绅士风度的,也没跟林芳多说废话,让同行的张智成送余青青她们三个回去。出租车连司机在内最多坐五个人,此时人员已满,林芳就留下来等下一辆。

另外三个男生都有点小心思,不等季沐赟说什么,呼啦啦的上了随后而来的出租车,招呼都不带打的就呼啸而去,独留季沐赟跟林芳在一处。

林芳对季沐赟有情,这件事明眼人都知道,季沐赟心里也明白。但他选了秦珍媛,自然不会再跟别的女人搞暧昧,无论林芳的暗恋多么痴情,在他心里,这都跟他没关系。

“季沐赟。”

林芳的手拍在季沐赟的肩膀上,然后又顺着他的肩往背上滑下去,最后停在了结实挺翘的臀部。

“我想住酒店!”

季沐赟拉开她的胳膊扔一旁,眼里含着讥诮,“随便你住哪里!”

林芳不死心的又想将手搭上去,却被季沐赟一把抓住。林芳也不抵抗,整个身体都往季沐赟怀里钻,“可是我想睡你,怎么办?”

季沐赟一阵恶寒,说实话,也不是没有女生对他投怀送抱,但像林芳这样明目张胆的说想睡他的还真是绝无仅有。

“林芳——”

季沐赟推开她的身子低吼道,“你能不能要点脸!”

林芳歪着头,眼神纯净的望着他,嘟着嘴问道,“要脸了你就让睡吗?”

季沐赟:“……”

这已经是他今天晚上第二次被林芳噎的说不出话了。不知怎地,他觉得现在的林芳跟平时不太一样,不装淑女了,反倒是更大胆,更直接,还更……色!

这个新鲜的认知让季沐赟有了兴奋的感觉,特别是当林芳再次贴上来的时候,她的手直接环住了他的腰,柔软抵着他的胸膛,小腹往下凹凸契合,这感觉真的是相当——刺激!

季沐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自律的男人,他跟秦珍媛谈了两年恋爱也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其中固然有秦珍媛矜持拒绝的原因,还有一部分则是他的生理反应没有那么强烈,所以才能一直憋着没下手。

可现在,欲望像潮水一样涌来,季沐赟突然就憋不住了。他拉住林芳的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离这里最近的汉庭酒店……

交钱开房,刷卡开门,季沐赟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将林芳抵在门上,含住了她性感的红唇。

酒精的味道刺激着彼此,林芳更晕了,季沐赟则觉得自己醉了——明明晚上没喝多少酒!

“林芳!”

他离开她的唇,手却已经摸到了她的衣服里握住胸前的浑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林芳依然笑的像个孩子,她摇摇头,捧住季沐赟的脸轻声道,“我想这样!”

胸前骤然疼了一下,她不高兴的噘嘴,“你弄疼我了!”

季沐赟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喃道,“我也很疼!”他空出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往下,却不料被小妮子给挣开了。

只见她从脖子里取下一枚玉葫芦送到他面前,亮闪闪的眼睛里全是邀功的笑意,“这是我的宝贝,我把它送给你,以后我就是你的了!我的身体……我的心……都是你的!”

“咔嚓!”

季沐赟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裂开了一道缝,他慢慢握紧了玉葫芦,灼灼的目光一直盯着林芳的眼睛。

她有一双漂亮的猫眼儿!

此刻,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的,全是自己!

季沐赟突然就动了,她扛起林芳走向那张洁白的大床……

春宵苦短,一夜癫狂!

季沐赟从沉睡中醒来时,屋内一片漆黑,遮光窗帘挡住了所有的光线,让人不知何时何辰。他开了床头灯,光线洒下来,打在怀里的林芳的脸上。

季沐赟支起胳膊细细端详,她的皮肤挺白,眼睫毛也不短,鼻尖翘翘的,最引人的还是那唇,本来就性感,现在又微肿着,一看就是被人狠狠的疼爱过。

他又想要了!

忍了几忍,到底还是忍住了。他下床准备穿衣,两人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穿了半天,却不找到自己的白衬衣在哪里。最后还是掀开了被子,才看见衬衣压在林芳臀下。

他小心翼翼的将衣服抽出来,正准备穿上却看见下摆上的点点红梅,除此之外上面还沾了别的可疑的水渍。

他知道那红色代表什么,到底没忍住笑出了声,看林芳的眼神不由的又柔了几分。本来想着将衬衣珍藏,但实在没有衣服换,季沐赟只能穿上皱巴巴的衬衣,将有特殊痕迹的下摆扎进裤腰里。收拾妥当,他才从裤兜里掏出一夜没动静的手机——他早就关机了!

想了又想,季沐赟到底还是没有在这个时候开机。他将林芳的衣服叠好放在柜子上,又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这才揣着那枚玉葫芦离开了房间。

林芳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一点多才醒,醒时她就觉得不对劲,整个人跟软面条一样,头疼的厉害不说,浑身都疼。最关键的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咋跑酒店来了!

记忆断片儿,什么都想不起来。

林芳探了探自己的额头,烫手的厉害……掀开被子,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她咬着牙将手探到身下,入手一片黏腻……

完了!!!

清白没有了!!!

林芳终于忍不住,“哇”的哭起来,撕心裂肺……

Ps:书友们,我是晨年旧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我会告诉你,小说的是扒书.网么?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