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军少仙妻太撩人 >第九十八章 不成

第九十八章 不成 (1/1)

小说名称《军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旧诗  更新时间:2018-09-10 00:52  字数:2838

陆景轩让林芳验收劳动成果,亲切慰问一番她从喂大的“小叔子”。同时,他也非常希望能够见见他的“小姨子”,混个脸熟之后,再做一下深入交流。

“呸,姓陆的你能不能要点脸,咋啥话你都往外说呀?”

“要脸我能追上你?再说了,我都素了二十五年了,好不容易认个小姨子,我不好好招呼一番,岂不是对不起你?”

林芳:“……”我宁愿让你对不起我!

如果是关灯抹黑搂抱亲吻是一种热切的感官刺激,那么开灯观看爱人的躯体则是一种极致的视觉享受。

林芳经过脱胎换骨之后,皮肤一直保养的白白嫩嫩,细细滑滑,一眼看过去,那娇躯如同最鲜嫩的奶豆腐,最上等的羊脂玉,一点汗毛都看不见。

陆景轩的目光炙热且晦暗,就像欣赏最顶级的枪支一样,顺着那起伏不定的线条,从上而下细细抚摸。

“真美!”

他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并且用火热的唇贴上去,仔细感受那惊人的美好。

“别看……别亲!”

林芳又害羞又渴望的盖住那片神秘花园,却被陆景轩强势的拉开手。“我要看!”

山间一片净白,唯有细细的一线天清晰可见。

鼻腔中有热流滚动,随后,殷红的血滴“吧嗒吧嗒”的滴到那一片雪白中。

“妈的!”

陆景轩捏着鼻子低咒一声蹿下去找纸,林芳被他的动作惊到,半起身一看,就瞧见自己的小腹处有红梅盛开。

“你流鼻血了?”

林芳赶紧起身,披着毯子拉住用卫生纸塞鼻孔的陆景轩往卫生间去。“快用凉水冰一冰额头。”

等两人从卫生间出来,啥旖旎气氛也没有了。陆景轩认命的躺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芳,我就想吃个肉肉,你说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晚上两升两降,再特么来一次意外,估计他的小叔子就别想用了,直接萎掉去球!

林芳能说什么?她也很无辜好伐,都已经乖乖躺倒任由他折腾了,谁能想到他只是看看,就能看到狂流鼻血。若是真进去了……

她突然想到一个词——秒@射!

哎呀那可不行,若真是发生这种事,那该多打击他的自尊心啊?看来要好好给他做些补汤补一补,等到下次“两方会师”之时,他可以一举攻下……我方阵地!

这一夜过的可谓是既漫长又短暂,天不亮的时候,陆景轩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此时林芳还靠在他怀里睡得正香,只是那娇憨的睡颜,微张的嘴巴,像是邀请他品尝美味的早餐。

这是人生第一次,他和女人同居共枕。这种醒来就能看见心爱之人在身旁的感觉,简直比他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表彰都要来的热烈。

“真想把你一直带在身边。”

他轻抚着她的脸颊,然后顺从自己的心意,低头吻了上去。可能是怕吵醒林芳,陆景轩并没有亲的太久,几秒之后,他起身轻轻的抽出胳膊,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林芳被筱筱摇醒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早上起床见不着妈妈的筱筱很委屈,本来还以为老妈是给自己做早饭去了,结果却发现妈妈在另一张床上睡的跟小猪一样。

“妈妈快起来,我饿了!”

“啊?”

林芳揉着眼睛爬起来,打着哈欠问道,“几点了?”

“不知道,但是我饿了,我要吃饭!”小孩子不经饿,筱筱平时都是七点二十左右吃早餐,结果今天的饭点已经晚了半个小时,她的小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

林芳从床头柜上捞起手机查看时间,却瞥见一张纸随着她的动作飘落。

“这是什么?”

捡起来一看,竟然是陆景轩给她留的便条。他说他回部队了,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和筱筱,等下次休息的时候,带她和筱筱一起回去见爸妈。

最后的落款是——爱你的轩!

咦,真肉麻!

但是,为什么心里那么甜蜜呢?!

心里一高兴,林芳就不想做饭了,掀了毯子下床。“走,妈妈带你去吃自助早餐。”

筱筱的眼睛突然睁大,“耶,妈妈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啊?”

“啊?!”

林芳低头一看,可不是嘛,别说睡衣了,身上连个小裤裤都没有。

“这个,妈妈昨晚上热,所以就脱光光了。”

说谎话脸都不带红的林芳被女儿下一句话给呛到了。

“妈妈,你身上怎么有那么多红色的点点啊?”

“啊?”林芳打开手机的拍照功能一看,发现脖子里胸口上全是某人留下的痕迹。

“我cao。”林芳当着女儿的面爆完粗口之后立刻改正,“蚊子太可恶了,你看把妈妈咬成什么样了?”

筱筱不疑有他,严肃认真脸点头,“对,蚊子就是很可恶,也老爱咬我。妈妈,下次睡觉一定要穿睡衣,要不然蚊子还咬你。”

“嗯嗯,妈妈知道了。”

好不容易跳过这个敏感话题,林芳洗漱收拾一番,带着闺女出门吃早餐。

正吃着吃着,林芳的电话就响了,她看都没看就接通电话,结果傅易恒带着怒气的声音就震了过来。

“林芳,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林芳皱着眉将手机拿远一点,“傅大先生,我正在吃早饭呢,你有啥事直说好不?”

“你是不是忘记我昨天给你说的话了?”

昨天说了什么话?

林芳在脑子里搜了一遍,突然想起来,昨天傅易恒让她今天早上八点到总部医院去。现在几点来着?

手机屏幕十分清楚的显示,再有两分钟就九点十分了。也就是说,她已经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哎呦我去!

林芳自知理亏,声音立刻从不耐烦的频道切换到甜美公主风。

“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咋会把时间记错了呢?真不好意思啊傅先生,我现在就过去。”

“给你十分钟!”

咔,傅易恒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徒留林芳拿着手机计算距离——十分钟耶,除非坐飞机,否则鬼都赶不过去。

“闺女,赶紧再吃两口,妈妈要去打工了!”

“啊?可是还有这么多好吃的没吃完?”筱筱一脸不情愿,还让不让人好好吃个饭了?

尽管不愿意,林芳还是带着筱筱紧赶慢赶的赶到了医院。

本来一直以温润脸示人的傅易恒不知是不是还在生气她的迟到,反正一张脸拉的老长,活像是谁欠了他二五八万一样。

尤其是,当他看到林芳的衬衣领子中露出来的点点红痕时,那表情就更难看了,活像要喷火的龙,随时准备喷一把火把人烧成灰烬。

林芳将筱筱交给段绍陵的时候还悄悄问他,“谁惹你们老大不高兴了?”

段绍陵的眼尾斜了斜她,无语的昧着良心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要不你自己去问他?”

“还是算了吧!”

林芳可不想往枪口上撞。

在他们两人说话的空档,雷诺和顾允铭也过来了。

雷诺先是很高兴的和林芳打了招呼,然后告诉她今日的安排。

“林小姐,真的非常感谢你,到目前为止,第一阶段的治疗很有成效。今天请你来,除了商讨接下里的治疗之外,还要请你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