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军少仙妻太撩人 >第一零三章 相看

第一零三章 相看 (1/1)

小说名称《军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旧诗  更新时间:2018-09-10 00:52  字数:2599

“你咋不去抢钱?”林芳甩过去一个白眼。

傅易恒将白眼pia飞,“这不是正在抢你嘛!”

what?

林芳瞪他,“你有点诚意好不好?药方是我的,制造商是韩总那边,你不过就是渠道销售,竟然还想占一半?你要是占一半了,我们这些人前前后后忙活一通还有意义吗?”

“那你想怎么分?”傅易恒将分“蛋糕”的权利递到她手上,看看她能怎么分。

林芳略一思索,“这样吧,我享有专利权,占三,韩总那边又是出工又是出料,占四,至于你,占二已经不少了。最后剩下的一成,我觉得可以成立一个公益基金,至于这部分基金用作什么,咱们后期可以再讨论。”

“你倒是穷大方,钱都没挣手里呢就想着先捐出去了。既然你这么喜欢献爱心,何不把你的分成让一点给我,我可是很缺钱的!”

“啊呸,你缺钱?看看你每次开的车,哪个不壕?总体说起来,你的身家绝对比我丰厚,竟然还惦记着我那一点点芝麻小钱,真是不嫌害臊!”

傅易恒被她的话气乐了,“你问问天底下的人,谁会跟钱过不去?再说了,你那能叫芝麻小钱吗?”

“我不管,能分你两成已经不错了,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就这两成还是我匀出来给你的,你要是不要,我还自己拿着。”

林芳难得耍脾气,坚持不给傅易恒多分。

傅易恒呵呵两下,终于妥协。“改天叫上韩总,咱们把合同给签了!”

商量好事情,傅易恒把段绍陵和筱筱叫出来,然后让他送她们母女俩回家。

“药材什么的我会给你准备好,这几天你辛苦点,尽快将第二阶段用的药膏之类的东西做出来。”

“行,东西准备好了给我打电话。”

林芳一走,傅易恒就问寒喆,“怎么样?”

寒喆枯瘦的手指将兜帽拉下,然后在布满癞疤的头皮上挠了两下之后才为难的回道,“这个,我还真没看清楚!”

“哪里没看清?”

“该怎么给你说呢?就林小姐的生辰八字来讲,她命中有一死劫,劫数过了,往后就平安顺遂。可是方才我看她的面相,她明明是极为有福的长相,可以说,金银不缺,儿女齐全,夫妻恩爱,寿数不短。换言之,有这种面相的人,不可能有那样的生辰八字;有那样生辰八字的人,不可能是这种长相。”

傅易恒对这些东西多多少少也懂一点,因此寒喆一说,他立刻就明白了。“你是说,她的命被改了?”

“不好说啊,究竟是被人给改了命,还是她弄了一个假八字,我现在也算不准。要想看的更精确一点,除非她让我观星,只要找到了她的命星,我就能推演出来她的命数。”

“观星之事,日后再说。”

傅易恒不让寒喆给林芳观星探命,他怕那个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从林芳的面上竟然能得出她儿女双全,夫妻恩爱这一结论,他的心半是欢喜半忧愁。

欢喜的是,林芳虽然有一女儿但是现在却单身,要想儿女双全肯定要再嫁。只要她愿意嫁人,他就还有机会。

忧愁的是,那女人现在跟陆景轩鬼混在一起,看看那脖子上痕迹,真他娘的碍眼。陆景轩这臭小子,凭什么就比他捷足先登,让林芳对他另眼相看。

要知道,如果那件事属实,他才会是她的……

唉,怎么就晚了一步呢?

傅易恒想的心中烦乱,交代寒喆加紧时间准备应对第四秘境所需要的东西,然后独自下楼,不知道去了哪里……

且说林芳被送到帝景苑大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就接到了陆景轩打过来的电话。

“喂……”

电话刚接通,林芳问候的话还说出口,就听见电话那端的陆景轩火急火燎的说道,“芳,你快点带上药膏来京郊,我这边非常需要你。”

“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把地址发给你,我快点来。记住,一定要多带些药膏,止血的、活命的,有什么带什么,拜托了。”

“好,你稍等一下,我很快就去。”

小跑着回家收拾了一番,林芳又带着筱筱匆匆忙忙的打车去了陆景轩短信中所说的地方。

这里是X师的驻扎地,大门口有卫兵把守,出租车根本不让进。

林芳提着一个大大的袋子领着筱筱往门口走,卫兵在她们下车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因此还没等她们走到近前,那人已经严肃的摆臂制止。

“军队驻地,请勿靠近。”

“芳——”

卫兵的话音刚落,身穿一身绿军装的陆景轩就出现在了门口里面。不等卫兵敬礼,他就将一张写着批示的纸交给那人,“她们是我请来的!”

看着纸上的签字,卫兵立刻点头放行。“陆中队请稍等!”

门禁打开,筱筱立刻小跑着进来扑到陆景轩怀里,“爸爸,你今天真帅!”

林芳赶紧将她扯回来,小声说道,“爸爸在上班,你可不能这样!”

“没关系,这里虽然是驻地,但是也有家属会来探望,所以不用太严肃。”

陆景轩抱起筱筱,又接过林芳的大包挎在肩上,然后领着她们走向一辆军用jeep。

车子跑起来,林芳这才问道,“听你电话里挺急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说起来我就窝火。”陆景轩将情况简单给她说了一下。

原来新组建的特种队因为队员不够,所以需要从师部的尖子兵中再选尖子。在他来这里之前,大队长已经选出来不少;后来他又选了一些,凑够了五十人。然后他们准备针对这五十人进行一次野外拉练,最后挑出来五个兵加入他们的队伍。

今天上午,军车拉着人往京郊一百多公里外的某野外训练处赶,结果快到地方时,出事了。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熊孩子,开着一辆山地摩托在本来就崎岖狭窄的山路上乱窜。乱窜不说,还特么的逆行,结果在大转弯的时候,军车和摩托车撞上了。

“当时摩托车的声音很大,司机已经做出了预判,谁知刚一会面,那车就跟小钢炮一样直接撞上来。司机瞟见对方是孩子,急打了方向盘——”

“车翻了?”

陆景轩不甘的点点头,“翻了,直接翻倒山沟下面去了。”

“呀!”

林芳一想那场景就觉得难受,“伤亡情况呢?”

“不幸中的万幸,虽然那一车的人都伤的不轻,好歹没出人命。”虽然如此,陆景轩依然火大的不行,那些都是部队的好兵,结果没在战场上见红,反倒是被熊孩子一车端了!

听到没有人牺牲,林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那个骑摩托车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