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个性小说 >悬疑灵异小说 >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461章 那个男人(第二更)

第461章 那个男人(第二更) (1/1)

小说名称《我有一座恐怖屋》 作者: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今天00:44更新  字数:2395

“两位红衣算多吗?”陈歌头也没抬,继续吃着饭。

听到他的话,陈医生一时语塞,他想到了之前听到的一些关于陈歌的传闻,苦笑着摇了摇头:“对我来说已经很恐怖了。”

“陈医生,我等会还有其他事情,今天过来就是想要问你一些东西,希望你能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如实回答。”陈歌放下盒饭,喝了口水,他的动作和神态,与他接下来将要说的话完全不搭:“你曾在地下尸库告诉我,说你自己并不姓陈,是因为受人之托,对方要你以这个姓在九江西郊办一件事。”

“这话我也跟你说过?”陈医生犹豫了一下,没有反驳:“是的。”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用陈这个姓?他让你来九江西郊做什么?”

陈歌一连问了三个问题,陈医生沉思片刻后,给出了陈歌回答:“我和康复中心的老院长认识,也曾在他那里工作过,第三病栋的门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老院长和我有过交流,后来我亲自去门附近查看,甚至进入了门后的世界。”

陈医生低头想了一会:“我应该是除门楠外第一个进入门后世界的人,在那里我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那就像是一场噩梦,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了两个人,老院长和我最好的朋友高医生。”

“我们三人一开始决定将门用水泥封死,但后来发现效果很差,门依旧会出现,血液渗透附近的墙皮,一到晚上就开始蔓延。”

“可能是因为进入过门后世界的原因,我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午夜凌晨一过,我家床下面总有手指在抓挠床板,卫生间里没有人,但是从半开的卫生间门往里面看,却发现镜子里站着一个黑影,它正对着我的床,似乎是准备从镜子里走出来。”

“我是一个心理学医生,在这些东西出现的时候,我首先做的是审视自己,确定这些东西不是我自己的幻觉。”

“精神病医生最后自己住进精神病院的情况也真实出现过,所以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出了问题。”

“但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从血门后面出来的第三天晚上,我看见窗外站着一个男人,他的头正对着我的床。”

“我家住三楼,二楼没有安装防盗网,空调外装机不在这个位置,我排除了所有可能,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个男人身高至少超过三米。”

“男人看了我好久,最后钻进了二楼那户人家。”

“我立刻报了警,但是警察并没有在二楼发现那个可疑男人,在二楼邻居的抱怨声中,我被警察带走盘问了一些东西。”

“第二天早上,我是在警局里听到了二楼邻居自杀的消息。”

“受害人死状非常诡异,肩膀下陷,表情惊恐,死前受到了惊吓。”

“我怀疑邻居的死和昨晚看到的那个男人有关,我向警察说明了一切,但是值班的民警却觉得我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还向他出示了自己心理医生的资格证。”

“有些东西说不清楚,警察根本不相信,倒是屋里一个看起来很开朗的老哥对我说的很感兴趣。我一开始以为他也是警察,跟他详细说了半天,最后我才知道那人前几天因为报假警、冒充警察、超速驾驶,刚接受过治安教育,今天才被放出来。”

陈医生语气有些无奈:“我不敢回家,又想尽办法在警局多住了几天,直到我工作的医院开始流传我疯掉的谣言后,才不得不离开警局。”

“到家后,我脑海里总会浮现出窗口那个男人的身影,我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所以直接住到了市区最繁华区域的酒店当中。”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那个男人再没有出现,我的生活也恢复正常。”

“一直住在酒店也不是个事,我准备卖掉以前的房子,在市区比较繁华的地方再买套新房。”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有这个打算,交了首付,我联系了东郊一个搬家公司,准备趁着白天先搬走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

“新房在十五楼,我特意选了个顶层。”

“所有家具运送完毕后,已经是傍晚,我请搬运的师傅吃了顿饭,自己也喝了几杯酒,准备住进新家,开始新的生活。”

说到这里,陈医生稍微停顿了一下:“回到新家,我躺在熟悉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大概是凌晨十二点多的时候,我感觉身体有点冷,紧了紧被子,睁眼朝旁边看时,忽然发现屋内好像站着一个男人。”

“我瞬间被吓醒,再仔细一看,那个站在我屋子里的男人,就是我之前见过的怪物!”

“他身长三米多,上半身直起,下半身正慢慢从床底下钻出,脸上带着怪笑,嘴里还说着终于等到你了。”

“我真没想到这个怪物会一直躲在我床下面,我发了疯一样的朝外面跑。”

“鞋子也顾不上穿,我朝着房门冲去。”

“我不敢回头,跑进走廊,大声求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回应。”

“肩膀越来越沉,那个怪物好像是踩到了我的双肩之上。”

“笑声从头顶传来,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楼道就好像扭曲了一样,我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摔倒。”

“强忍着种种不适,我来到了楼梯口,在我五感都快要被剥夺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

“钢轮摩擦火石,一缕跳动的火焰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我看见一个男人靠在楼道口,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这人我有点眼熟,仔细一看,正是我在警察局里遇到的那个因为冒充警察、超速驾驶,接受治安教育的男人。”

“他手中的烟燃的很慢,随着烟灰掉落,我肩膀上传来凄厉的求饶声。”

“一根烟燃尽,我肩膀上的怪物也彻底消失不见了。”

“是他救了我,那晚我和他聊了很多,他告诉我这个世界还隐藏着另外一面,他教会了我如何去关闭第三病栋的门,也是他让我用陈这个姓帮他在九江西郊做一件事情。”

陈医生说到这里,喝了口水,他默默看着陈歌说出了最后一句话:“那个男人和你长的很像,而他嘱托我做的那件事,也和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