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逃跑皇后神医娘娘 >278:毒从何来

278:毒从何来 (1/1)

小说名称《逃跑皇后神医娘娘》 作者:染柒姑娘  更新时间:昨日11:21更新  字数:2291

“我没事!别大惊小怪的!”滕真真对听兰试了一个眼色,轻斥道。

话音刚落,滕真真就看见胡仙如垂头丧气的走出了皇宫。

“不知道心甜妹妹的情况如何了?”滕真真面带忧色的对夏如倾说道。

“滕姐姐放心吧!心甜妹妹吉人自有天相,再说还有太医令为心甜妹妹医治,一定会没事的。”夏如倾笑着说道,她对孙轻舟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夏如倾看见自己家的马车驶了过来,拉了一下滕真真的衣袖,拱手作别道,“滕姐姐,我家的马车过来了,就在此与姐姐作别了。”

“今日与妹妹匆匆相聚,来日再与妹妹欢聚。”滕真真微微福身道。

夏如倾身手敏捷的跳上了自家的马车,挥手与滕真真告别。

滕真真目送着夏如倾的马车驶离了宫门,然后扭头对听兰吩咐道,“走吧!回府!”

苏纤绾带着琉璃来到了冬庆宫。

只见冬庆宫里的宫人正里外忙忙碌碌着,有宫人看见宫门口的苏纤绾,立刻跪下行礼,其他宫人也纷纷跟着跪下行礼。

苏纤绾挥了挥手,示意宫人们免礼,各自忙去。

苏纤绾径直走到冬庆宫的大殿,秦礼沐正紧锁眉头坐在主位上,而兴国公纪城则在大殿内来回踱着步,显得异常焦急不安。

纪城看见苏纤绾来了,立刻拱手行礼道,“老臣给皇后娘娘请安!”

“兴国公免礼吧!”苏纤绾朝着纪城点了点头,然后对秦礼沐福了福身,行了一个礼。

秦礼沐从主位上走了下来,略显疲惫的对苏纤绾说道,“皇后怎么过来了?”

“臣妾料理完御花园的事情,不放心纪昭仪,就过来看看。”苏纤绾轻声细语的说道,然后继续问道,“太医令可过来了?”

“来了!正在里面为纪昭仪医治呢!”秦礼沐看了看纪幽冉的寝室,轻声说道。

“那臣妾进去看看情况,再出来向皇上禀告!”苏纤绾开口说道。

秦礼沐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苏纤绾走进了纪幽冉的寝室,寝室内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连她这个闻惯了血腥味的人都有些受不了。

苏纤绾皱了皱眉,拿出帕子掩住鼻子,她明明已经给纪幽冉止住血了,怎么还会有这么重血腥味?

最奇怪的是,这血腥味中还夹杂这一些别的气味,苏纤绾一时没有闻出这种气味是什么东西。

苏纤绾走近床榻,看见纪幽冉趴在床上,裸露着后背,孙轻舟正想办法替她止血。

苏纤绾见状可以觉得有些不对劲,刚刚她查看过纪幽冉的伤势,并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怎么才不多一会儿,纪幽冉的伤势就加重了?

孙轻舟和金玉、银钏看见苏纤绾进来,立刻对着苏纤绾行礼。

“太医令,不用多礼,救治纪昭仪要紧!”苏纤绾示意众人免礼。

孙轻舟看见苏纤绾来了,很想跟苏纤绾说一说纪幽冉现在的情况,可是苏纤绾碍于金玉和银钏在场,不动声色的对孙轻舟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

孙轻舟立刻会意,继续埋头替纪幽冉处理后背的伤处。

片刻后,孙轻舟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替纪幽冉止住了血,孙轻舟从金玉手里接过巾帕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在一旁的脸盆里洗干净了手,一脸凝重的朝寝室外走去。

苏纤绾看见孙轻舟的那幅模样,心里知道,纪幽冉的伤一定没有表面看上去的简单,于是随着孙轻舟一起走出了寝室,朝正殿走去。

孙轻舟走到正殿,对着秦礼沐拱手行礼道,“启禀皇上,纪昭仪的伤势十分严重,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什么?你说什么?”纪城不等孙轻舟把话说完,上前一步抓住孙轻舟的胳膊,一脸震惊的问道。

秦礼沐坐在主位上,眼眸冰冷的看着纪城的反应,并未说一句话。

苏纤绾听完孙轻舟的话,心中也大吃一惊,怎么会突然就有性命之忧了?她刚才在御花园查看过纪幽冉的伤势,并没有伤到要害,不至于危及性命才对。

“咳国公爷,还是让太医令把话说完才是。”苏纤绾轻咳一声提醒道。

纪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因为过于焦急,失了仪态,于是赶紧对着秦礼沐拱手道,“老臣刚刚因为担心娘娘的伤势,一时失仪,还请皇上见谅!”

“兴国公,关心情切,无妨!”秦礼沐缓缓开口说道,“太医令,你接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的话,昭仪娘娘的后背虽然受了刀伤,但并没有伤到要害,原本也不打紧,微臣倒有办法医治,只是刚刚微臣替昭仪娘娘查看伤势的时候发现,昭仪娘娘的伤口染了一种叫红根的毒。”孙轻舟不疾不徐的解释道。

红根?

苏纤绾心中咯噔一下,她刚刚觉得纪幽冉的寝室有些奇怪的味道,原来就是红根的味道,她平日里不太碰这些有剧毒的草药,所以一时间也没辨别出来。

红根又名见血飞,有剧毒,原本有解毒,消肿止痛的功效,可以外用。但是严禁内服和搽在有破损的创面上,这样只能让毒素随着血液蔓延全身,等毒素蔓延全身,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苏纤绾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虽然她很收拾纪幽冉,可是这纪幽冉若是就这么死了,对于她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

可是刚刚她明明查看过纪幽冉的伤口,伤口处并没有什么红根毒,那么这毒到底是怎么有的?

“太医令,可有什么办法替纪昭仪解了此毒?”秦礼沐开口问道。

孙轻舟低头略思索了一下,然后回禀道,“有倒是有,就是昭仪娘娘得受点罪!”

“不管什么法子,务必要救回娘娘!”纪城心急如焚的说道。

秦礼沐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快,但依旧点了点头,语气淡淡的说道,“就照兴国公的意思办!”

“诺!微臣领旨!”孙轻舟拱手领命道,然后疾步朝纪幽冉的寝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