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我把记忆碾成尘 >第99章 尴尬场景

第99章 尴尬场景 (1/2)

小说名称《我把记忆碾成尘》 作者:东宫子弦  更新时间:今天06:27更新  字数:3396

“喜欢的感觉嘛!”我静下心来,仔细思考着陈琛的问题,然后认真地看着陈琛,“陈琛,说句实话,最开始认识段若尘时,我总觉得这人性子又沉闷,不够阳光,感觉还有些阴郁,所以当年最初的四人行,我几乎是不怎么答理他的,倒是毕业那段期间,稍微接触得多些,所以对他的想法也改观了许多,觉得他还是有阳光的一面的,但是我敢肯定,我对他只是同学之谊。”

“你还想着司徒混蛋!”陈琛不是问我,而是肯定地说道。

“我--”我耳根一热,本想说才不会想他,可是想着在陈琛面前,我再多的掩饰都只是徒劳,只得呐呐地点了点头。

“我本不该提及这些,让你又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情的,可是你的性子那么刚烈,一定不愿意承受他对你的背叛,所以我希望你能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开始新的人生,”

“陈琛,你告诉我,我该怎样开始新的人生?”我低首把玩着指甲,似在聊着别人的故事般。

“慎儿,你可以感受一下,在你的身边,其实有着同样关心着的人。你若觉得苦,大可以找我或者林宣诉苦,没有必要把自己隔绝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我不认为以我们二十多年的兄妹情谊,就因为他司徒混蛋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让你连我也一起判了刑。”陈琛的神情严肃,眼神有些受伤,我听着听着,也觉得万般歉疚。

“对不起!陈琛,你是知道的,我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发生了那样的事,我无法面对所有知情之人,特别是在你面前,我就像一个犯了错了孩子不敢见家人般,我怕你责骂、怕你怜悯。”

“慎儿,你难道就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想一下吗?你就没有想过我找不到你的人会不会着急,会不会难过吗?”

“我想过,可是我还是想说对不起!是我太自私、太任性了,也有可能在潜意识里,我就是要你担心我,要你牵挂我……”

陈琛眼圈一红,心疼地将我的拥到他的怀中,又轻抚着我的一头秀发,“你的目的达到了,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有本事,对不起你的男人只有一个,你却生生让两个男人为你彻夜难眠,你就是有本事让我明明知道你在哪里,却又不敢贸然前来找你,如果不是我今天冒着风险来见你,那么你打算多久后才会和我们联系?”

“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只想努力做好工作。”我靠在陈琛温暖的怀中,深吸着他身上好闻的香草味道,有种亲人久别重逢的感觉。

“那见了我之后,还可不可以好好工作呢?”

我觉得他的问题很幼稚,可是他都问出来了,我想我还得回答他才对,“是可以好好工作了,而且还得更努力地工作,否则一定会被你看扁的。”

“臭丫头,林宣一直逼着我过来看你,可是我总觉得更加了解你的想法,一直不愿意来,也不让她来,没想到还是她说得对,我应该早些过来的。”

“林宣说了什么?”

“林宣说,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如果你走不出这个坎,我们就应该陪你一起走过这个坎,我一直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没想到最了解你们女生的,还是女生。”

“所以林宣是被你气走的?”我从陈琛温暖的怀中挣脱出来,气呼呼地问着陈琛。

“咳--”陈琛尴尬地轻咳一声,“大不了我再把她找回来。”

“是啊!你还真有能耐,我一走,你就把对你如此死心塌地的好女人给放走了。”

陈琛讪讪地捏着鼻子,忐忑地问着我,“那依你看,林宣还会回来吗?”

“当然会了,她当初都为了你,都不打算去英国了,你怎么能怀疑她对你的感情。”

“那好吧!我过两天就去英国把她抓回来。”陈琛这才环顾公寓四周,“你这屋子也太小了,还住得习惯吗?”

“当然习惯了,这比以前的宿舍方便多了,至少可以自己做饭吃。”我指了指阳台后的厨房。

“走,看一下有些什么可吃的,你做餐饭给我吃了,我才去英国抓林宣回来。”

“我只会做简单的,可能做不出来你要的味口。”我抓了抓头,“不如我带你出去吃吧!我第一次领薪水还没有孝敬你呢?”

“得了,我还没老,不用你孝敬,我也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你就留着孝敬爸爸和妈咪好了,要是妈咪知道你发薪水了,还不知高兴成什么样了。”

“你说得对,那我都攒起来,等将来孝敬大爸和大妈。”我立即点头表示赞同。

“我打电话让段若尘那小子过来一起吃吧,我跟他过来的,总不能把他晾在一边。”陈琛说完也不经过我同意,就拿起电话拔通了段若尘的手机,“段若尘,我和慎儿中午想吃饭了…,不了,慎儿说不想出去吃,在小公寓做,可是我们两个人都不会做…这样最好了,碗?筷子?你等等…”陈琛转头问我,“慎儿,厨具和餐具都齐全吗?”

“餐具只有一套,其它的都不缺。”我赶紧大声说道。

“段若尘,你听到没有…,那就好,辛苦你了。”陈琛扯着嗓门喊完才挂断电话,“午餐搞掂!”

“你这是在欺负人,好歹人家现在是副总来着,你让人家提着一大堆菜呀、餐具呀什么的来到职工宿舍,怪别扭的,若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俩有什么。”

“我还是欣盛珠宝的总经理呢!”陈琛敲了一记我的头,“你说你是什么眼光,愣是把自己拴在一根绳子上吊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