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个性小说 >悬疑灵异小说 >十恶临城 >第三百零八章 战果丰厚

第三百零八章 战果丰厚 (1/1)

小说名称《十恶临城》 作者:言桄  更新时间:今天04:58更新  字数:2456

糟了,刚才我们光防备着打手们,却忘了旁边还有金满山这个老大!

我赶紧走上前去,使劲踹了他肚子Щщш..lā金满山果真是个硬骨头,他忍着痛,咬着牙,兀自喊道:“养你们他妈是干嘛的?!就一对狗男女,赶紧收拾他们呀!”

沈喻一听自己被骂狗男女,顿时怒了,冲上去就要踢金满山。我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死死拦住。

华鬘就是脚踢面桶震慑住这些打手的,如果沈喻怒踢金满山却绵软无力,难免会被他们看出破绽,所谓黔驴技穷,就是说的这么个道理。

我边拦住沈喻,边故意大声喊着。

“你不能出脚,一出脚船就塌啦!”

我这一喊不要紧,几个打手也都苦苦哀求起来。

“女侠!那个狗日的不懂事,您可千万别冲动啊!”

金老大看看打手,又看看沈喻,一副蒙圈的样子。我趁他发呆,咚咚两拳又把他送去了黑甜乡里。

我边打边念阿弥陀佛,但愿他皮糙肉厚骨头硬,醒过来还能意识清醒,应答自如吧。

沈喻也有点一头雾水,我生怕她又发问露馅,赶紧把一堆烂渣碎屑扒拉到她脚底下,故意朝她说:“没事,他们要敢轻举妄动,你就用天女散花脚教训他们!”

我使劲朝她递着眼色,她终于明白了我的用意。

“你们几个,相互帮忙着捆起来!捆结实点儿!要是被我发现偷奸耍滑,姑奶奶就是一脚!”她指着几个打手,发号施令道。

那几个人听到“就是一脚”,早就吓得失了魂魄,他们两两一对,一个给另一个互相捆着,这次可真是把绳子勒进肉里,连绳扣都打了五六个疙瘩。

我摸出手机,想再联络林瑛,但发现手机已经泡水了。

想起自己一个月工资就这么废了,我忍不住又跑过去踹了金满山两脚。

“放心,这船无缘无故就在江上打横,你不报警也有人报警,警察很快就过来了。”沈喻看着我说。

果不其然,她话音未落,我就听到江上传来阵阵警笛声。

……

警方的快艇靠岸,一船匪徒都被带下去塞进警车。当然,那艘被华鬘撞得乱七八糟的运砂船也失去了动力,为了不影响航道安全,两艘拖轮正连拉带顶把它朝岸边推去。

沈喻拉着我坐在警车后排,装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知道她的意图,她是做出和华鬘性格相近的假象,起码要减轻被怀疑的程度。

“说说吧,怎么回事?”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林瑛终于憋不住了。

“什么怎么回事?”我看沈喻不说话,只好装傻充愣。

“你们怎么就突然从魏阳跑到了立符县,又从立符跑到淞江机场,然后又飞速去往赌场,眨眼功夫又出现在淞江上,沿途简直比电影特效转场还快——请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乘坐交通工具啊,难不成我俩还会飞不成?”我故意大大咧咧地说。

“我知道你俩没长翅膀,但请问是什么交通工具?”

我光张开嘴,但不知道如何解释。这时候沈喻碰了我一下。

“别理她,等着我给她排张时刻表。”她瞥一眼林瑛说。

“那好。下一个问题,能说说那船是怎么回事吗?”

“什么船?”我明知故问。

“那条运沙的大船啊!里面怎么都成那个样子了?你俩背着火箭炮去的?”

“哦,那个啊,那伙儿土匪在每个舱门口埋了自爆装置,想炸死我们,结果被沈喻识破,一下子把他们自己炸了——不信你自己去问那帮混混。”

林瑛气得够呛,她刚要开口再说,沈喻说话了。

“你有完没完?当务之急不是应该询问金满山,找出曲江被杀的真相吗?我俩龙潭虎穴把人给你一个个都活着抓回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嗯?!”

这次哑口无言的人换成了林瑛,她叹口气说:“好好,都听你俩的,反正你们现在上天入土,擒龙斗虎……”

“停,别诅咒我们!我们可没入过土!”我也开始找茬,变被动为主动。

车开到了淞山公安局,林瑛下车跟几个领导打了招呼,听她的口气,那大概是省厅的人。

一个中年警官走过来,跟林瑛握握手说:“林队,金满山已经恢复了。这次多亏你们,没想到从一个杀人案牵涉开来,短短半天就捣毁两个地下赌场,抓住二十来个涉黑人员,还查封了一堆非法枪支、毒剂。”

“简直就像李云龙打平安县城似的。”省厅里的一个官员也跟着说道,他脸色轻松,似乎对今晚的战果颇为满意。

这时几个人看到了我跟沈喻。我俩衣服破烂,头发潮湿,沈喻身上还挂着两根水藻,形象实在不怎样。

几个官员快步走过来,纷纷朝我们伸出手。

“是沈老师、言老师吧?你们辛苦了。”

“要这么说,你俩就是轰掉平安城楼子的意大利炮啊。”

“虽然行动冒险了点儿,但简直取得了战神的战绩。”

这些人纷纷赞颂着,我和沈喻都有点儿尴尬得无所适从。好在林瑛理解,赶紧将我们从这种局面中解救了出来。

“他们还要帮我去审讯金满山呢。”她说。

她拉着我俩上楼,走进审讯室,金满山坐在里面,一个劲儿揉着脑袋。

“没事,就是轻微脑震荡,不影响回答问题,别装了。”一个警员对他说。

“我怎么一睁开眼,眼前都是鞋底子在晃悠呢。”他嘶嘶地说着。

我们仨坐在桌子对面,林瑛“啪”的一声把本子摔在桌上。

“交代吧。”她说。

“交代什么?”

“你自己清楚。”

“我不清楚。”金满山还想狡辩。

“你不清楚也无所谓,拐卖妇女、组织卖淫、私设赌场、非法持枪,还有几条人命的证据我们都有。就凭手上的这些东西,也足够起诉你判刑了。当然,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态度恶劣的话,还会从严判刑。”

林瑛说完这句话,拿起本子就往审讯室外面走去,沈喻随即也站起来往外走,只有我晕头晕脑地愣了一下才起身。

“等等!警官!”金满山忽然开口叫道,“别的先不说,但是什么人命的事儿,你们可不能冤枉无辜,算到我头上啊!我是干过一点点坏事儿,但从来没杀过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