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唐门毒宗 >第二百一十九章 欺我者,死!

第二百一十九章 欺我者,死! (1/1)

小说名称《唐门毒宗》 作者:粉笔琴  更新时间:今天02:11更新  字数:2608

夺魂房的主厅内,姥姥坐在主椅上看着坐在左侧的唐贺之与唐蕴,眼神探究。

而唐九儿坐在右侧,低着头拨弄着腰上挂的绦穗。

唐贺之脸有歉色道:“门主,我和火主对您是绝对忠诚的,这点还请您放心!”

“是吗?原来对于机主和火主而言,不站在家业房和凤雉房的那边,就已经是对我忠诚了呢!”

唐贺之闻言面色有些羞愧。

唐蕴不满地嘟囔道:“门主,自古非敌即友,您又何必……”

姥姥重重拍桌打断:“混账!唐门历来五房契合一心,平日你们闲散惯了,我不说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和我说什么敌友?”

唐蕴登时语塞。

唐九儿此时抬头幽幽地补了一句:“门主,太聪明的人总是想当旁观者的。”

“毒主,不是这样的。”唐贺之立刻辩解道:“我们是真的没料到门下已经有弟子已经投了家、凤两房啊!”

“没错,如今他们两个死的死,废的废,也是咎由自取!”唐蕴看着姥姥拍拍胸脯:“门主,您放心!我们一定引以为戒,回去对房中弟子好生管教训诫!”

唐贺之赶紧附和、点头。

姥姥神色总算是略有缓和:“唐门自成立起,便是五房一体,藏于幽谷密林,行于黑暗之中。我们身为王族之眼,监控天下,为王代俎,可惜王族终究抵不过大势……”

姥姥叹息一声:“哎,无奈到了我这一代,曾经辉煌的唐门竟落到了这样势弱力乏的地步,才会不得不引入外力,多了两房,以求能够保全唐门……”

“门主,您的无奈我们都明白,其实,机关房和火器房一直保持中立姿态,就是想尽可能平衡门中的力量分布,混淆他们的判断。”

“对啊!”唐蕴接话道:“这样,等真到了要动手的那一天,我们才能以多胜少,他们并无胜算啊!”

“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就安心了。这次试炼,家、凤两房野心昭昭,幸好唐箫有所防备才没让他们得逞,但是这次他们失败了,恐怕……”姥姥神色变得凝重:“双方交手之日,已不远矣!”

唐蕴和唐贺之对视一眼,两人起身抱拳。

“门主请放心,我们是唐门人,心在唐门!”

“誓死捍卫唐门!”

姥姥点头道:“好!不过,时机未到之前,我并不打算动手,你们心里先有个数,有些东西……可以早早准备了。”

……

唐寂对于自己的发现自然是激动的,他压着情绪,继续探索壁画,希望可以摸到更多的线索。

走着走着,新的壁画映入眼帘。

这一幅,画着在圆形的大厅里,许多人形分散站着,各自被一团云雾围绕着,但这些云雾却是不同的颜色。

唐寂不禁皱眉。

这是什么意思?幻阵吗?

唐寂眨眨眼,回头眼扫大厅内的几人。

……

施雨蝶和花柔坐在小院石桌旁。

花柔用草叶编制着蚂蚱,施雨蝶笑脸盈盈地看着她:“小柔,你长大了,该嫁人了。”

“我才不嫁呢,我要一直和爹娘在一起!”

“成了亲,我们也可以在一起啊,娘给你寻个寨子里的小伙子做你男人好不好!”

花柔娇羞地摇了摇头,施雨蝶伸手抓了花柔的手:“别不好意思,快告诉娘,你喜欢什么样的?”

花柔咬了咬唇,低头轻声道:“我喜欢慕大哥那样的。”

施雨蝶一顿,笑了:“慕大哥,原来我家小柔喜欢他啊……”

“娘!”

“那可巧了,你爹和你娘其实中意的也是他呢!”

此时,花老爹推门进院:“小柔,你看爹带谁过来了!”

花老爹身子一让开,慕君吾穿着一身寨子里的衣服走了进来,冲花柔淡淡地笑着。

“慕大哥!”花柔脸红如霞又藏不住喜悦:“你……你怎么来了?”

慕君吾笑着走到花柔身边,牵起花柔的手:“我来照顾你啊!”

花柔看着慕君吾,眼神迷醉。

……

圆形的大厅里,花柔红着脸,娇羞含笑着。

而在她身边的唐箫却是一脸的为难之色。

……

唐箫为难地跌坐在唐门广场的地上,而他的身前,姥姥和花柔一左一右的并肩站着,并对他都伸出了手。

“我们一起走吧。”花柔浅笑着:“以后你每天都可以开心地笑,再也不会觉得辛苦……”

“不,你不能跟她走!”姥姥神情格外激动:“你是我养大的,你答应过我,会帮我守护唐门,你别忘了,你的生命属于唐门!”

唐箫看着她们两个,痛苦得双手攥拳:“对我来说,你们都很重要,为什么非要从中选一个呢?”

唐箫看向姥姥:“姥姥,我答应你会守护唐门,就绝不会逃避,也不会放弃,但是这和花柔有什么冲突呢?等我得到了传承,我就能成为唐门门主,那与唐飞燕的婚事就根本没必要了啊!”

“她是毒房的,你该知道你和她之间没有可能!”

“不!不会的!”唐箫摇了摇脑袋:“毒房需要血液,如果她成为毒房的房主,那就是我最好的左膀右臂!”

姥姥登时陷入了沉思。

唐箫连忙看向花柔:“花柔,你会和我一起守护唐门的对吗?”

花柔笑盈盈地刚点了一下头,慕君吾却突然出现,挡在了花柔的身前,直视着他:“她不会和你一起的,她是我的!”

……

在唐箫的表情从为难和痛苦变成了怅然之时,唐六两却是激动地喊了一声“再来!”

看壁画的唐寂听到动静,迅速来到他身边,看到的是他依然魔怔般地一动不动,而他的眼里却是充满了斗气。

……

酒楼的房间里,唐六两和面具男正面对面地坐着。

他们中间有一张沙盘,靠近面具男的地方,沙堆积成山,而靠近唐六两的一侧却是平平。

他们身侧的地上有倾覆的棋盘、散落的棋子、四五样并不完整的火器、弓弩等物件,足可见他们都比斗了多少。

“有必要吗?你没有一样能赢我。”面具男的声音冰冷无情。

“不会的!”唐六两斗气十足:“我准备了很久,我有信心能打败你!一定能!”

“这么有信心吗?那不如我们来比比看,谁能抽出王权筹!”

随着面具男的话音落下,王权术数筹出现在了唐六两的面前,这让唐六两瞪大了双眼,不由地后退两步。

“我给你三次机会,你只要抽中一次王权筹,就算你赢!”

唐六两盯着王权筹,面色凝重,口中嘟囔:“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