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7章岁岁年年人不同07

第17章岁岁年年人不同07 (1/1)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8-09-09 02:44  字数:2521

陆遥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僵,脸上却镇定到不敢泄露任何心理的情绪,她反问道:“你才知道我‘贱’吗?”

陆遥原本觉得自己这一番深刻的不要脸的自我剖析,就算不能把路君峰气死也起码是个半死,结果路君峰在听到她这番话后直接摔门而走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不过,这倒是省了她后面准备好的更恶毒的词了。

气性倒是见长啊!

陆遥又四仰八叉的躺回了床上,想起路君峰以前的嘴脸,竟然觉得这个男人除了身材变得更高大,脸更小白脸外,脾气也大了不少,想当年就算陆遥指着他的鼻子从街头骂到街尾,他也绝不敢放一个屁。

不过他看女人的品味却是不进反退,挑来选去的竟然找了个那么强势霸道的娇娇女,还不如当初那个谁呢!

陆遥的脑海中闪过路君峰刚才坐在这里和她说话时裤子膝盖处的皱痕,心想:“果然是从小地方出来的人,从小小家子气惯了,就算事业有成了也是个没什么自信,连和人说话都要克制斟酌的小人。”

陆遥其实从来都不是一个刻薄的人,她对“小地方”更是从没有过丝毫的看轻,可是她就是觉得路君峰这个人,从小到大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满满的“小家子气”!

陆遥阴暗的想法还没完全从脑袋中消失,门口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

陆遥没理,直接拉过被子蒙住了头。

又过了五分钟,再盖上枕头。

再过了五分钟……

“路君峰你有完没完!”她终于受不了了,把自己从被子中拔出来,左脚不敢踩地,一蹦一跳的拉开门,脸臭的可以拿来腌咸菜。

门外的人似乎压根感受不到她的怒火,一脸平静无波的推开门,越过她走进了房间,手里还拎着个小归纳盒。

“请你出去!”陆遥不想再和这个人玩什么“老友相逢各自安好”的狗血戏码了,既然他领会不了自己的精神,那么她只有直来直去了。

“你过来。”路君峰把盒子打开,把里边的东西一样样摆在书桌上。

“你是不是真的脑子有病啊?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着,需要我用英语再说一遍吗?好!Get?out!Get?out?of?here?日ght?now!!!”

陆遥正常情况下还是个有礼貌有家教有涵养的人,这张东方面孔在欧美人中间简直算得上乖乖女小可爱了。

可是她终于回到国内,回到这个她出生长大成人的地方,却总是不给她表现自己温柔内敛的机会,总是要让她怒火中烧个没完。

而让她动那么大肝火的,还是个早就被她扔在十年前的岁月里,并且用刀子捅了自己心脏无数刀后逼着自己发誓永远也不会和他再发生任何关系的男人!

路君峰放好所有东西,才朝门边的陆遥望去,只不过他看的是她的脚,她的左脚踝肿得像个小馒头似的,就算她嘴里叫嚣着让他滚时也不敢踩在地上。

他想,她一定很疼吧。

在小花园里“逃跑”时就发现她的脚不对劲,他当时不过是想提醒她不要乱跑以免扩大伤情,却不知怎么回事违心的和她恶语相向了一番……而离开国贸时发现她的脚伤已经加重,走路时左脚都不敢太使劲的踩下。

然后他又想,再疼也一定没有她十年前疼。

“过来,不……你就站在那儿,我过来。”

在她的仇视中走近她,他单膝跪地蹲下身,左手托起她受伤的那只脚,右手拇指指腹轻轻擦过肿胀的地方。

“嘶……”猝不及防的疼痛让她全身往后缩了缩。

“没事,扭了一下。”

“不用你……”

“管”字还含在嘴里,她的身体忽然一轻,整个人被路君峰拦腰抱了起来。

骂人的话正要脱口而出,他却已经把她放在了床沿,拖过一边的椅子坐在她身边。

陆遥坐在床沿边,一双腿垂在地上。

他也不看她,弯腰抬起她的左腿,将她的小腿搁在自己腿上,然后一手握住脚底,一手包裹住脚趾,左右稍微扭动了一下。

陆遥虽然疼的皱紧了一张俏脸,但却再也没吭声。

“能动,应该是软组织受伤了,我先给你冰敷。”

路君峰从身后的书桌上拿起一个用蓝色防水塑料袋装着的小型冰袋,在她的左踝处揉搓了几下。

陆遥的脚原本没什么事,要不是路君峰刚才的“禽兽”行径二次伤害,也不会加重。

肿胀发热的伤处遇上冰凉的东西很好的缓冲了疼痛,陆遥的怒火也在这凉意的刺激下一点点回归了理智。

静下心细想,她根本不必对他那么凶恶。

就像她自己认为的,他们之间都是过去的事了,虽然没有好聚好散,可是她既然放下了,那么不管他再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应该影响她对他的态度。

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故人,一个存在于过去的人,那些记忆是无法抹去了,她唯有接受它们,战胜它们,放过它们。

于是,陆遥默不作声,任由路医生的摆弄。

“虽然云南白药喷雾也有效,但如果你能忍受疼痛的话,我用红花油给你用点力揉按效果会更好点。”

闻言,陆遥的腿不自觉的想要往后收,可是脚被他结结实实握在手掌里,撤退的想法直接暴露了她内心的恐惧。

她抬眼,果然在他脸上看到隐忍的笑意。

“还是那么怕疼,”说话间,他已经打开红花油的瓶盖倒了点药油在自己手心,手覆上她脚踝时手心里果然感受到一阵轻颤,“那时候你也是脚受伤,比现在严重多了,每次医生给你换药你都吓得不敢睁眼看,一直不停的问我‘好了吗好了吗?’”

从陆遥的视线位置看过去,只能看到路君峰头顶的白色发旋,他的脸色全都埋在一片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

可即使她能看到,她也不会在乎他眼中几乎要喷涌而出的岩浆般热烈浓厚的眷念之情。

“我那时候就在想,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谁也不许伤害我的阿遥。”他曾经发誓会永远保护她照顾她,让她在自己身边永远都没有伤痛。

那些年陆遥受过的皮肉伤,陆遥为病痛流过的那些泪,陆遥哭唧唧的对他撒娇“阿峰,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那些年的每一个陆遥都是他心里放不下割不掉忘不了的一个……既痛苦又甜美的梦。

然而,梦醒时分,他才惊觉,这辈子伤害陆遥最深的人竟然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