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23章 当爱已成往事03

第23章 当爱已成往事03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8-09-09 02:44  字数:3416

还是那双手,摸着她的额头低声呢喃:“还好没发烧,以前喝醉了总要发个小烧。”

听到他说话的声音,陆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挣扎着要起身,却被路君峰摁回了床上。

“乖乖躺着别乱动,我去给你拿毛巾。”他刚转身,手就被陆遥拽住。

“阿峰?”甫一出口,她便皱眉,“不对,不是阿峰,没有阿峰了,早就没有阿峰了!你是谁?你是谁……”

陆遥这回真是醉得特别彻底,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说的话也全是直接从脑袋中蹦出来的,完全没有清醒时那样经过修饰加工和隐藏。

“阿遥,我是阿峰啊,是你的阿峰啊!”听到她语无伦次的话,他半跪在她床边,将她一双手珍重的包裹在自己手心里。

“不,你不是……阿峰已经离开了,他已经走了。他告诉过我,他走了后就再也不会回来……”陆遥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随着她说话时的羽翼轻颤,泪水一滴滴的落进了路君峰的心里。

路君峰的心疼得要裂开,他急忙伸手抹去她的泪,将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一遍遍的重复着:“对不起,阿遥,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陆遥的另一只手主动抚上他的脸,脸凑近他,她期期艾艾的说道,“阿峰,你不要对我道歉,我不要,我只要你……回来,回到我的身边。阿峰,我真的好累好痛啊,每一天每一天都是……”

“爸爸死了,他们那么对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们解释。洗脚水……红色的墨汁像血一样恐怖……还有那天晚上我又冷又怕,我想逃走的,可是、可是我没有地方可以逃。”

“你走后的每一天我都在等着你回来,我有时会想,你回来后不用帮我也不用为我和他们解释,我只是想……我只是想再抱抱你……在我最冷最累最痛的时候,我唯一渴望的就是想要抱一抱你。我总是在想,如果我还能再见到你……能再像过去那样被你抱在怀里,那么就算我心里再痛……再难……我也能撑得下去的……”

陆遥的额头抵上路君峰的,她说的那些话,断断续续的几乎无法连成一个完整的句子。

她现在的状态可能是在半梦半醒中,她甚至以为眼前这个人只是自己的一个幻想,一个影子,一个轻易不敢念起,只有在酒精的催化下才敢对着他透露那么一丝半点委屈的人。

“阿遥……”当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他早已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用尽全身的气力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咬牙硬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眼泪却抑制不住的落在陆遥的头顶。

他一遍遍的吻着她头顶的发,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把她所有受过的伤遭受的罪一并加注在自己身上!

如果能让时间倒退回十年之前,他一定会把那把刀从地上捡起来,然后准确无误的插进自己的胸膛,一寸也不会偏差的将刀尖没入心脏!

作为心脑外科的权威,他完全知道刺中哪一个地方才能让自己绝对活不了!

路君峰啊路君峰,你这个虚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凭什么那么作践她伤害她抛弃她,你又是凭什么还能听她喊你一声“阿峰”!

十年前,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啊!!!

“阿遥,你感觉怎么样,想要喝水吗?”

陆遥歪歪斜斜的从床上坐起了身,手掌揉着自己几近炸裂的太阳穴,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一点意识,但当她的眼角余光瞥见某个身影时,吓得她差点摔下了床!

“怎么了?”路君峰从一旁的椅子上站起身急忙走到她床边,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陆遥却像触电般的躲开了他的触碰。

“阿遥?”

“别叫我!也别碰我!”陆遥下意识吼道。

“阿遥,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陆遥冷笑,“你什么都不是!请你马上出去!”

路君峰帐然若失的坐回到椅子上,仗着昏暗的床头灯,肆无忌惮的将自己刻骨的视线落在陆遥身上,面上却收拾起过多的情绪,淡然的再次开口,“你真的那么恨我,不愿意原谅我吗?”

“路君峰,”陆遥一字一顿无比清晰道,“我恨你!”

“到底要让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虽然早就知道她恨自己,可亲耳听她说出口,他的心口还是忍不住一阵刺痛。

“你还不了,”陆遥冷眼看着额蹙心痛的路君峰,心里爽翻了,“恨你的是十年前的陆遥,你要求得原谅,那你就去祈求她的原谅吧!至于我,现在的陆遥,我不恨你,也不在乎你怎么看待我,你是想得到我的原谅还是继续恨我。I?don’t?care!”

陆遥摊了摊手,一脸的无所谓,“所以,你就别总是跑来我这里讨骂了,也不用为了你那点过不去的良心来寻求安慰。”

“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些。”

“你怎么想的和我没有关系,你如果不想让我打电话叫酒店保安把你‘请’出去的话,你还是自己滚吧!”

“阿遥……”

“滚!”陆遥手指着门口的方向厉声道,不愿意再和他多说一个字!

路君峰走后,陆遥将床头柜上的那杯水倒掉,然后再给自己重新倒了杯,一口气不间断的喝完,接着就是长时间的坐在床沿发呆。

她现在虽然已经清醒了,可脑袋依旧有些昏沉,太阳穴传来一阵阵跳动的疼痛。

然后她一点一点的想要回忆在自己清醒之前都发生了些什么,只是他们陆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