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27章 路医生04

第27章 路医生04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8-09-09 02:44  字数:3620

这个你还爱着的人,她已经不爱你了呢!

路君峰在听完陆遥的这番话,一张脸犹如槁木死灰。

陆遥则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天崩地裂,万念俱灰?唔,和我当时的心情差不多,不过你比我好一点,至少你不需要背井离乡去外面流浪,过着有家不能回的日子。明天一起床,你依然是六院心脑外科的医生,你的前途光明似锦,你的未来无可限量,只要你愿意,像潘佳佳那样的女孩多的是让你选择。如果你有野心,就可以挑一个于你事业上有帮助的,那么也许再过十年,我就不是被人举报什么非法滞留了,我可能直接在入关处就被拦下,被遣返回非洲,根本没有机会踏上国内的土地。”

“如果……你再也回不去南非了呢?”路君峰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漫长而痛苦的折磨,再次开口时,连声音都不可避免的带上了嘶哑。

“那我就去找另一片草原,找另一处可以让我留下的地方,但,绝对不会是这里!”

“我不允许!”路君峰再次将陆遥的身体拉向自己,眼里飞沙走石般的风暴将自己都快要吞噬!

而陆遥,看着他怒火中烧气急败坏的样子,只是觉得自己累了,被一个早就被自己丢在十年前的人之间的爱恨纠缠得太疲惫了。

“即使你有能力不让我回南非,不允许我离开S市,可是你无法让一个不可能再爱你的人爱上你!”

有人说,带给你快乐的那个人,就是也能带给你痛苦的人,当初有多少的快乐,现在就有数十倍于快乐的痛苦。

路君峰徒然无力的放开陆遥,注视着眼前之人离开的身影,脚步似是钉在了地板上,动不了分毫。

陆遥走到路君峰车旁,朝某一栋楼的六楼方向看了一眼,虽然夜色里看不见,但她知道他一定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她也不催,站着静静的等,横竖他不可能让她等一个晚上。

在陆遥被咬了三个蚊子包,忍不住挠了小腿肚无数次后,才听到车门开锁的声音。

陆遥边搬箱子边想:“路君峰这小子还挺记仇,非得让她站在杂草丛生的地儿活生生等成一根人肉蚊香!”

拿好箱子刚关上后备箱,突然听到身后想起一个声音!

这大晚上的又是在幽静的停车处,除了蚊子外陆遥根本没料到还有别的活物,吓得差点踩了自己的脚。

“你在做什么?”

陆遥循着声音回头,发现自己身后不远处有个人影。

她眯着眼睛仔细瞧了瞧,可这里实在太黑,她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从声音上判断是个有点年纪的女人,个子不高,而这声问话又带着谨慎和戒备,陆遥心想不会是小区物业晚上巡逻的大妈吧?

“阿姨,我从车里拿东西呢。”陆遥深谙“开口甜,三分面儿”的道理,依赖天生丽质的好嗓音,先甜甜的唤了一声好听的。

“车里?”大妈看了眼她身后的车再看看她,“这车是你的?”

“哦,车不是我的,是我朋友的,我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我马上就离开了。阿姨……你不会怀疑我偷……东西吧?”陆遥终于从大妈充满戒备的口气中琢磨出了一点意思,这位物业大妈准是怀疑自己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在这里偷东西呢!

“阿姨,这真是我朋友的车!他就住在前面这栋楼的六楼,叫路君峰,是六院的医生,您一定听过他名字吧?”陆遥觉得一个小区有那么多住户,就算整天出出进进的会互相点个头打声招呼但名字不一定记得全,可路君峰不是普通住户,他那么有名,她相信小区物业工作人员,特别是作为相亲联盟主力军的物业大妈们铁定认识他。

“你是阿峰的朋友?”

果然被陆遥猜对了,大妈确实认识他,陆遥心里一松快,都没觉察出大妈语气中更深的质疑和那声对路君峰的亲昵称呼。

“是是是,是朋友。”陆遥觉得既然嫌疑已经解除,自己就可以走了。

谁知她刚要推着箱子走,这位大妈却突然走向自己,而车子落锁时闪起的灯光同时照亮了陆遥和正向她走近的大妈的脸。

那是一张中年妇女的脸,齐耳的短发一丝不苟的夹在耳后,眉目端正,就是岁月的雕琢太过于深刻,令她看上去苍老了不少,所以陆遥无法一下子从她脸上看出实际的年龄来,穿一套素雅的中年妇女标配套装,身高目测一米六左右。

然而陆遥会对这位突然出现的物业大妈这么在意,完全是因为对方在看清自己的脸后所表现出来的惊吓恐惧和……愤怒!

陆遥发誓,她从没有见过眼前这个人!

“你你你……是……你……是……”大妈用手指着陆遥,满脸的惊恐和不敢置信。

“您是不是认错人了?”陆遥的心头涌上一股不知名的异样。

“你……怎么来了?”

两个互相对视的女人同时回头,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车旁,也是一脸惊讶震惊的表情!

陆遥几乎丧失了作为一个具备完全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该有的自主权和拒绝权,当她再次回到路君峰那个“家徒四壁”的家,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的行李箱拎进了某一间房间,然后还关上了门……

而让她更为不解的是,这位物业大妈竟然跟着他们一起进了门,还熟稔的在门口的鞋柜里找出拖鞋换上。

陆遥盯着自己脚上已经不能称之为“小白鞋”的帆布鞋,突然有点内疚于自己来了这个家两次了都忘了要换双鞋了,果然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