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31章 厉害人物02

第31章 厉害人物02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8-09-09 02:44  字数:3491

位于酒店十八楼的是清一色的套房,虽然不是总统套房,但会客室、房间、卫浴间还有一个可以俯瞰S市这个新区的大落地窗,都让陆遥感觉到自己这个“临时嘉宾”终于受到了重视。

死了很久的手机刚充上电,各种短信和未接电话的提示音就蜂拥而至。

陆遥一个个的翻看过去,有电视台通知她录制节目时间的消息,有Eric发来的营地和Simba的照片,有小孟问自己有没有安全到达的信息,还有……

陆遥上下滑动着手机屏幕,看着这个陌生的号码,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到刚才,一共打了她几十个电话,看来她手机没电是拜它所赐,还没等陆遥回拨过去,孟大少爷的电话就来了。

“遥遥?遥遥你在哪儿呢?”

“我……”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她其实根本没和小孟联系过,所以她对路君峰说会去住小孟的咖啡店也是骗他的,她当时只是想找个理由走而已。

“你是不是还没回南非?”小孟口气中有些着急,“昨天你去哪儿了?手机也一直打不通,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怎么了?”陆遥从小孟的话里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既然她根本没和小孟说自己还在国内,那么按照时间推断,如果飞机没有延误,陆遥现在应该是刚下的飞机,因为之前都在飞机上,小孟自然打不通电话,为什么他会因为打不通自己的电话而认为出事了呢?

小孟没顾着解释,着急道:“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接你!”

所以小孟知道自己还在S市!

“我还在之前住的酒店。”

“好,你就等在酒店,我马上过来,等碰面了再细说。”

小孟匆匆挂了电话,陆遥虽然觉得小孟有些奇怪,但想到一会儿他就过来了,就算有什么事也马上就能知道。

小孟果然是“马上”就来了,因为陆遥换了房间,所以他在酒店大堂给她打电话。

陆遥在电话里说:“你就等在大堂,我下来吧,正好一起去吃个饭。”

电梯停在一楼,打开门时,陆遥正蹲着系鞋带,系完站起身正要跨出电梯,视线却猝不及防对上站在电梯外的一个人。

陆遥站在电梯里不出去,那人站在电梯外也不进来,两人就这么互相对视,视线在各自的脸上来来回回的巡视却不敢轻易落下。

终于在电梯门再一次自动关上前被门外那人伸手挡住了。

“唐斐哥,你站在电梯外干吗呢?遥遥下来了没有?”小孟从大堂里疾步走向了电梯。

最后他们没出去,直接在陆遥入住的酒店餐厅吃的饭。

由于是酒店内部的餐厅,平时不对外开放,加上陆遥他们也就四五桌人,服务员也不多,整个餐厅里只偶尔发出些零星的交谈声,气氛安静。

陆遥一行三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餐厅在十二楼,透明玻璃墙外是正在建设中的S市新城的面貌。

陆遥去过很多地方,并且觉得每一个城市似乎都是这样,繁华的老城在日复日年复年中变得拥挤不堪,老态龙钟,几乎达到了饱和的状态,让住在城区里的人快透不过气来。于是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边迅速崛起一座新城,将这座城市向外延伸,人口、设施和重心一点点的移出来,赋予这座城市新的生命力和未来。

S市的这座新城建造得很快,至少在陆遥离开前这里还只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滩涂,现在竟然也可以在新楼盘的广告中打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家不是梦想”这类小资广告语。

“昨天唐斐哥来找我时,我心想‘卧槽,这不是又错过了吗!’后来唐斐哥才告诉我你没回南非,但他去酒店找你没见着,还以为你在我那儿。”

陆遥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搭在餐桌上,食指和中指交替敲扣着桌面,发出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她的视线只肯落在自己的手指上,不动声色的听着小孟的解释。

而同样把视线落在她手上的还有一人。

“遥遥,这几年过得怎么样?”这是他自从出现后对陆遥说的第一句话。

陆遥这才把视线移到了说这句话的人身上,表现出了一点点的“尊重”,陆遥说:“你怎么知道我没走?”

唐斐早就猜到她会这么问,他盯着陆遥的脸,看得极为认真,可却笑而不语。

陆遥扁了扁嘴,心里埋怨着:“这个人还是老样子,看你越急他就越拿乔拿价,就等着你憋不住了主动叫他一声好听的,还非得拽着他的袖子卖萌撒娇的求他,他才肯施舍你一点‘好处’。这个男人是这样,那个男人也这样,唯有她是早就变了的人,可是他们却都自欺欺人的认为陆遥还是陆遥,没有任何改变。”

“唐斐哥肯定给电视台打过电话,知道你还会留在国内做节目呗!”

“他昨天什么时候来找的你?”

“晚上九点多吧……”

“我晚上八点多才接到电视台请我继续参与节目录制的电话,而你的唐斐哥却已经在这之前去酒店找过我,然后因为没找到我又去了你那儿,所以他是未卜先知?”

陆遥这一本正经的调侃,惹得某人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

“好了,别阴阳怪气了。”唐斐放下手里的碗筷,身体往后靠在沙发上,明亮的一双眼睛里清澄一片,“想问什么就问吧。”

陆遥直言不讳的问出心里的疑惑:“是你向南非那边告发的我?”

陆遥盯着他衬衫胸口的褶皱和眼底那一圈淡淡的青晕,一看就是刚坐过长途飞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