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33章 唐斐01

第33章 唐斐01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8-09-12 00:19  字数:3824

“你这次回国不会是专程来堵我的吧?”

“不是。”

“哦。”

“我是来带你走的。”

“……”

陆遥脱了鞋,将两条大长腿盘在沙发上,看着唐斐说道:“你要是带我回南非,我就跟你走,现在就走!”

“好啊。”

陆遥欲哭无泪:“唐斐哥哥你怎么不按套路走!你好歹说句‘你这辈子都别想回那里’这种警告我的话吧?”

要不然他那么大动干戈非要阻止她回去干吗!

“遥遥,我问你,”唐斐双手抱胸,沉思道,“你很喜欢南非,喜欢马赛马拉,喜欢那里的生活和工作,对吗?”

见陆遥毫不犹豫的点头,唐斐也跟着若有所思的点头,“所以你看,你喜欢什么就去做,我为什么要阻拦你?”

“可不是你给南非那边施压了吗?”

“因为,”唐斐顿了顿,看着陆遥的眼睛里有呼之欲出的东西,可还没对上她的视线就偃旗息鼓了,再次开口时已恢复如常,“在我刚才见到你之前,我不确定你那么坚定的想要回去,是因为喜欢那里还是只是想要逃避,但我现在见到了你,我知道你过得很好,甚至比十年前的你更好。”

在唐斐的认知里,人的生命可以划分为三种:解决温饱的、有趣的和有意义的。

虽然这世上还有很多人为了第一种生活而蝇营狗苟碌碌而为,但总有一些人,他们摆脱世俗单一的标准,为了能够寻觅到后两种人生,心甘情愿的予以时光。这是他们喜欢的事情,也是他们所钟爱的人生,他们能从其中触摸到无人能体会的快乐和满足,如果陆遥已经寻觅到这样的人生,那么她无疑是幸运且幸福的。

“唐斐哥哥,谢谢……”

陆遥今天第三次红了眼眶,可是这一次她决定不再刻意掩饰自己心里的感受,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懂她,那么就是眼前这人。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人生,该谢的人是你自己。”在确定了陆遥的心意后,唐斐才敢把自己心底的疑虑问出口,“我在来之前还以为你会为了他而留下。”

陆遥不假思索道:“就像你刚才说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为了任何人。”

“可你们之间这么多年,毕竟不是一点瓜葛也没有。”

陆遥则反问:“瓜葛?有瓜瓤好吃吗?”

唐斐笑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和他已经是过去,不管我过去是爱他还是恨他,现在的陆遥心里早就没有这个人了,唐斐哥哥你信我吗?”陆遥难得收敛起玩笑的态度,一本正经的问唐斐。

唐斐则没有半分犹豫的回答她:“我当然信你!”

“我知道你一定信我,可是有些人偏偏喜欢自欺欺人。”

“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放下,你始终在往前奔跑,可他却在原地固步自封,他要是自己不想走出来,谁也帮不了他。”

陆遥感慨:“如果他能像你这么善解人意就好了……”

听了陆遥的恭维,唐斐却带着不甘的口吻道:“我善解人意吗?你以为我现在不想把你塞进行李箱里偷偷带回M国?”

陆遥:“……”

两人后来各自聊了些近况,唐斐没再提过去的事,陆遥知道他体谅自己,也乐得不再把那些陈年旧事挖出来自虐一番,聊到天色渐暗饥肠辘辘时,小孟这个鬼机灵一个电话就把两人招去了。

陆遥和唐斐刚进咖啡店的门,就“噼里啪啦”的四处响起了礼炮炸开的声音,然后四面八方五彩缤纷的彩带条和亮闪闪的碎屑落满了两人的脑袋和肩头。

真可谓形象喜人。

陆遥飞起一脚就要朝最近那人身上踹去,幸好被身边的唐斐拉住。

小孟一窜三丈远,逃跑还不忘叫嚷着:“哥给你搞了个这么大的欢迎仪式,你不感谢哥就算了,竟然还踹我!”

“孟智超,你智障啊!你放礼炮就放礼炮,你拿水枪滋我干吗!”

原来小孟最近新得了个玩具水枪,没事就蹲在店门外滋着水给店外一圈花花草草浇水,原本陆遥非花非草的也不用小孟殷勤浇水,可因为是临时给唐斐接风洗尘,所以手忙脚乱的吩咐店里的人放礼炮的放礼炮,奏乐的奏乐,吹呜呜祖拉的吹呜呜祖拉,而他自己一时情急,竟然错拿了放在柜台内的水枪当成礼炮朝着门口一通狂滋。

小孟立马将手里水枪藏在背后,尴尬道:“这是……一种国内新流行的欢迎方式……”

“流行你个头啊!”

唐斐几乎从背后把陆遥整个抱住才避免了一场惨烈的战争。

唐斐冲着小孟口气不悦道:“还不快拿条干毛巾来!”

在唐斐的安抚下,陆遥终于偃旗息鼓,不再张牙舞爪的要扑小孟,小孟自知理亏,在咖啡店里变戏法似的变出了张大长条桌,还摆满了一桌子陆遥爱吃的菜。

陆遥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抬高下巴,唐斐则拖了把椅子坐在她面前,左手轻轻捏住她下巴,右手拿着条毛巾给她擦眼睛。

“怎么样?”

陆遥想试着睁开眼睛,睁开一半又迅速的闭上,“不行。”

唐斐食指和拇指掰开一点她的上下眼皮,嘴巴凑近她眼睛,快速的吹了口气。

陆遥闭上眼,流出了点“鳄鱼的眼泪”后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也真是的,玩笑也不能这么开,要是真伤到了眼睛,你拿什么赔她?”

原来刚才小孟失手滋了陆遥一脸水时,正巧把礼炮里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带进了陆遥眼睛里。

小孟正在倒酒,闻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