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35章 还债

第35章 还债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601

路君峰边说边凑近陆遥的脸,“陆遥啊陆遥,你可真豁的出去……为了回南非,你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怎么我说帮你的时候你却装的那么正经,嗯?”

陆遥别过脸,“怎么,你看到我上唐斐床了?你亲眼看到我们做了?怎么样,精彩吗?现场教学对你有帮助吗?”

“你这招用得太多,已经不灵了。”路君峰捏住陆遥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不如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他房间的灯关了后你房间的灯才亮呢?你在他房间里足足呆了三个小时!”

路君峰的车一直跟着陆遥和唐斐,从他们结束小孟那儿的聚餐后回到酒店,他把车停在可以看到她房间的位置,他一直等着她房间的灯亮。

从十点半,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半。

十八楼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的灯始终没有亮起,而他的心也随着这间黑沉沉犹如一张邪恶森然大口的房间,渐渐沉入了深渊。

那个十九楼窗帘半拉半开的房间里,却是亮了一整个晚上的灯。

陆遥艰难的动了动嘴巴,疲惫到连一个解释的字都不想说。

因为她明白,现在的路君峰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解释,他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判断,就如同十年前,无论陆遥怎么解释怎么证明都无法消除他对自己的怀疑。

以前的陆遥会担心他对自己有误会,可是现在她不再害怕,他是否误会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于是陆遥破罐子破摔:“和谁上床,是我的事。”

“是你的事,所以我现在带你去见一个人,你可以当着他的面重复这句话。”

“你要带我去哪里?”

重新开车上路的路君峰不再和陆遥说一个字。

凌晨的S市绕城外环除了集装箱大货车外几乎没有任何车辆,陆遥在高速飞驰的车里艰难的抓着椅子上的那层皮革,脑袋被发烧和晕车刺激得针扎似得一阵阵疼。

可是陆遥不敢说话,路君峰现在的架势和“同归于尽”四个字挨得很近,陆遥虽然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但她实在无法保证受了刺激的他不会做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

路君峰在绕城高速的某个出口拐下,继续在国道上开了约莫半个多小时,直到城市和乡镇的景致已经渐渐被甩在身后,黑色SUV在半明半暗的天色中终于驶上了一座黝黑的山。

这座山其实不高,也就两百米的海拔,车没绕几个弯就已经开到了半山腰。

路君峰把车停在一个空旷的停车场,车子一熄火,等到发动机的轰鸣声一偃旗息鼓,四周就开始笼罩在一片阴森诡异的万物寂籁中。

就算陆遥做好了和路君峰同归于尽的思想觉悟,没有在一路上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慌张,可是现在她知道了自己在哪里,路君峰将要带她去见的人是谁后,她额头上的冷汗才开始一滴滴的掉落,顺着脖子,锁骨,滑落至胸口。

那些用一层一层的砖瓦水泥徒手掩埋在褪了色的旧时光中的,那些黑暗,谎言和罪恶在陆遥心底里某一处阳光始终照不透的阴暗的角落里,争先恐后,呼之欲出的朝她袭来!

路君峰当然发现了陆遥神情的变化,他把她带到这里来,就是想要看到她现在的这副样子!

路君峰以为陆遥的冷汗连连,浑身颤抖是因为这个地方是她内心的一处禁区,一个可以让她的伪装和做作分崩离析的地方。

他抬手看了眼手表,冷漠道:“还有半个小时。”

洪宝山“景福园”会在夏令时期的每天清晨五点,由值班的保安准时拉开园陵的大门,园陵的工作人员普遍在六点之前陆陆续续的到岗。

洪宝山位于S市郊一个小镇的边缘,再往外就是另一个城市了,虽然地理位置偏远,但这里风光秀丽水软山温,远处重峦叠峰水绿山青,称得上是块福地。

当天光一点点的露出踪迹时,陆遥的神色比起之前已经平静了很多,她在路君峰下车后也下了车。

几乎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被山里的风一吹,猝不及防的连打了两个喷嚏。

路君峰这才注意到了她现在的样子。

洗澡时随意盘起的长发,在刚才自己对她的“暴力拖拽”中已经散落了一大半,上身套着件黑色宽大的短袖T恤,下身则是一条浅咖的运动短裤,她腿长,短裤差不多被穿成了热裤。

还有,她脚上没穿鞋。

路君峰绕道车后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双鞋子,那是上次单位里羽毛球赛时他穿过一次后一直放在车里没来得及收掉的运动鞋。

陆遥懒得跟他客气这些,赤脚套上比自己脚大了很多的运动鞋,把鞋带抽紧,然后她对着车子的反光镜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仍旧把头发盘起束在脑后,连鬓角散落的几缕发丝也被她细心的“塞”了进去,露出干净光洁的额头。

做完这一切,陆遥没等路君峰,自己先走了进去。

景福园的值班保安还是第一次在非清明时期遇到一开门就来祭拜的人,保安师傅看了来人一眼后直摇头,不禁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规矩也不讲。

这对年轻男女,空着手连束花都没带,女的竟然还穿那么短一条裤子,这是祭拜死者该有的态度吗?真是胡闹!

陆遥没能感受到保安师傅的视线如芒在背,倒是踌躇的站在四通八达的园陵路口犯了难。

墓区非常大,又被分了好几块区域,往哪走似乎都一样,被四四方方均匀的划分成一个个同样四四方方的小棋盘似的格子间。

路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