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39章 恰似少年来01

第39章 恰似少年来01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96

门口的人脚步慌乱的走到她身边,在一旁的水壶里给她倒了杯水,由于太过紧张,杯子里的水洒了一大半出来。

陆遥接过杯子喝下,才算止住了咳嗽,声音也渐渐恢复了清亮。

“你是谁?我在哪儿?我爸呢?”陆遥继续追问,视线落在眼前这个低垂着脑袋只会看自己脚尖的男孩身上,然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问话时不知不觉就变得凶巴巴的。

男孩抬起头看向陆遥,刚对上陆遥的视线又快速的错开,并且抿着嘴不说话。

陆遥心想:“这人不会是个哑巴吧?”

三天前,正享受着小学三年级没有烦忧暑假的陆遥,看着父亲正在打包的几个行李箱,有些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一个对女儿有很高期许的父亲突然想到这是一次很好的体验生活的机会,于是不容分说的当下多订了一张火车票,在陆遥妈妈下班回家前拖着行李牵着女儿坐上了前往某个沿海城市的火车。

陆遥一开始还犹犹豫豫的不想去,因为想着暑假里有几场她期待了很久的音乐会要去看,而且她认为妈妈绝对不会同意父亲这个“一拍脑袋”就做出的的决定。

可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喜欢刺激冒险更对浪漫主义情怀毫无抵抗力的孩子,爸爸一说到在某个小岛上,在那片柔软沙滩上有各种奇形怪状的贝壳,和夏季的夜晚闪着蓝色荧光的水母像条彩带漂浮在海面上时,她的那些犹豫和担忧就全都被抛诸脑后。

只是还没见到贝壳和水母,她就被人满为患鸡飞狗跳的绿皮火车给砸了个七荤八素,然后在清晨下了火车后又坐在一艘浪大一点都能翻个底朝天的摆渡船上晃荡了一整天。

陆遥只记得自己在船上吐一阵,哭一阵,睡一阵,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那艘魔鬼船上下来的了。

陆遥确实不知道,因为她当时已经在船上吐晕过去了,是父亲陆匀把她抱下的船。

陆遥的父亲陆匀是S市某三甲医院的外科副主任医师,作为医院中青年医生的骨干力量,每三年一次的下乡义诊肯定少不了他的身影。

今年S市与某沿海城市的政府一起合作促成了这次义诊活动,陆匀则主动请缨来到这个离中心城市地理位置最偏远的某个小岛。

小岛位于城市的东北部,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外岛,五平方公里不到的面积,拥有大概一万多人口,陆匀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岛上辖属八个村的其中一个,有一千多户人家。

陆匀义诊期间在村镇上的卫生所里工作,因为岛上居民出一次岛看病不容易,岛上的卫生院也就只能治个头疼脑热的病,所以陆匀他们医疗小组的出现,引发了全村的看病“热潮”,陆匀几乎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晚上大家则分别借住在村民的家里,陆匀父女俩借住的是个只有奶奶和孙子相依为命的人家,家里条件并不怎么好,据说家里还吃着低保,连孙子念书都是村里和乡里出的钱。

但贫穷却不落魄,家里收拾的干净整洁,窗明几净,这家奶奶做的饭菜虽算不上丰盛但贵在用心。

陆匀住这里,一方面是他们家人丁少有空余房间住,另一方面是接受他们借住的村民可以领到一部分补助。

吐得昏天暗地的陆遥在床上躺了两天终于能下床了,吐得两颊都凹了进去,显得一双眼睛更大,之前放假在家赋闲了一个月的陆遥养了一身的细皮嫩肉,在这座日照充足到岛上人人都几乎晒脱了一层皮的地方白得能晃了人眼。

第一个被晃了眼的人就是陆遥他们借住这家人家的孙子。

“阿峰,去厨房端菜。”

路家奶奶端着一碗东西走出厨房,正看到坐在餐桌旁歪着脑袋无精打采望着门外院子的陆遥和站在她身后不知道在看什么的自家孙子……

“哦。”路君峰收回不知不觉就落在陆遥身上的视线,转身进了厨房,然后悄悄的把陆遥刚才低头时露出的那段纤细苍白的脖子刻在了眼底。

“病刚好,只能喝点粥。”奶奶把碗端给陆遥。

“谢谢奶奶。”陆遥从小就是个嘴甜乖巧的孩子,当然,这种乖巧只出现在大人们面前。

“乖孩子,”奶奶叹了口气,“这么远的路,怎么把你带到这儿来了呢,吃不好睡不好,还生了一场病。”

路家奶奶六十出头,两鬓刚刚发白,身体好像不怎么好,这些年断断续续的一直看病吃药,人削瘦得很,但老人精神不错,眉目很是慈祥,对陆遥也很好。

“陆……我爸是看我暑假在家就知道吹着空调看漫画,怕我看出病来,才带我来岛上体验生活的,奶奶,你们这儿挺好的,风景好人也好,我挺喜欢的!”

有人端着碗从厨房里走出来,听到她的话,脚步不由得一滞。

她这几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看过的风景只有他们家的院子,接触到的人也只有自己和奶奶,所以她说的风景好人也好是指自己吗?

“你喜欢就好,”奶奶慈祥的看着陆遥,“遥遥啊,你平时想吃什么做什么就和阿峰说,他虽然不爱说话,但挺会照顾人的,我病了这么久,多亏了这孩子……”

“奶奶,吃饭了。”路君峰将饭菜和碗筷摆上桌,整个过程始终低垂着头。

陆遥看他坐在自己面前,连吃饭也是埋着头,不敢抬起头朝自己这儿看上一眼。

陆遥舔了舔嘴唇,脆生生的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路君峰被陆遥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一口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