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43章 恰似少年来05

第43章 恰似少年来05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11

路君峰……

十岁左右的男孩,自我意识萌芽,好奇心旺盛,基因里开始产生叛逆的苗头。

当他遇上一个女孩,一个和他从小到大见过的所有女孩都不一样的,她就像一颗从天而降美丽又带毒的糖果,砸在男孩毫无防备的心上。

从一开始因为好奇而小心翼翼的靠近接触,再到遭到了她毫不避讳的嘲讽和鄙夷,让男孩变得羞愤,难堪,不甘,才让他人生第一次在一个女孩的身上展露出叛逆的端倪。

她的厌恶使他更加的想要靠近她触碰她,他渴望得到这个女孩的注意,用以证明自己对于她是特殊的存在。

还有,他喜欢她那双笑的时候会弯成一双月牙儿的漂亮眼睛。

这是一个从小生活在优越幸福的家庭中,没有烦忧和困扰的女孩,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一切事情,所有人都会疼她爱她,她拥有了一切美好的东西,而那一切恰恰是路君峰所没有也是他一直渴望拥有的东西。

陆遥,就像一颗美味的糖果,他在偶然之下得到了她,可是他知道自己不配吃,在他的内心深处也不愿吃,因为这样的糖果也许只在他的人生中出现一次,太过于稀有珍贵,只在他嘴里绽放过一次甜美就将永远消失。

那种自己的人生中,恐怕再也不会遇到如此美好东西的恐惧占据着他的全部心思,他既兴奋又害怕,他被她不断的诱惑着,又在不断的靠近中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终将失去她的悲哀结局。

他的人生,在过去的十年中,已经那样的不堪和痛苦,他原本已经强迫自己接受这样的命运,可是,陆遥的出现在他灰暗的生命中硬生生的撕开了一道口子,阳光和欲望不由控制的闯进来。

他开始惶恐不安,因为这个女孩会成为他不再甘愿忍受自己命运的阻碍,这必将给他未来的生活造成非常大的痛苦!一个无力改变又不甘再接受命运的男孩,会彻底打破他十年来为自己筑起的安全堡垒,否定他一直在告诉自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他将失去所有的保护,走出安全区域,置身于一个陌生的世界。

路君峰的心事,像是一颗孤独隐秘的树种,在心间缠绕着羞怯,仓皇,试探,希冀,执着和想象,这时的男孩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对一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女孩的念想,会长成一颗参天大树,枝叶繁茂,在他的心底深处遮蔽掉落了一地的伪装和欲望。

陆匀他们从西村回来时天已经快亮了,那对被压伤的父子情况不算严重,就是伤到了头,满头满脸的血吓坏了村民,其实就几处骨折,没有伤及内里。后来台风提早登入,路上不安全,陆匀他们耽搁了一晚上才回来。

这场台风果然来得快去的也快,台风一停,码头也开始恢复了正常营运,那天果然有个村民跑来路家告诉陆遥这件事。

那时陆遥正伸长了脖子等着吃奶奶的酥脆油炸小鱼,陆遥在家的时候不怎么爱吃油炸的东西,可是路家奶奶的秘制油炸小鱼干也不知道加了什么秘方,咸香酥脆,入口即化,连鱼骨头都能酥脆得嚼着咽下去。

“阿峰,刚才谁在屋外啊?”

“是码头的李叔叔。”

“哦,你李叔说啥了?”

“说……说……”路君峰看了陆遥一眼,小声道,“明天就有船可以出岛了。”

奶奶将刚炸好的一条小鱼从锅里捞出来放到一边的碗里,路君峰正在出神,随手捏着小鱼就要往嘴里送,一旁等了许久的陆遥眼看小鱼就要入了他人之口,一着急,不假思索的抓住路君峰的手腕,都来不及从他手里夺走就直接张口含住了他的手指!

路君峰:“……”

陆遥放开路君峰的手,满意的舔了舔沾上了油渍的嘴唇,示威的朝路君峰抬高了下巴。

路君峰盯着陆遥微微露出的舌尖,垂下的左手,拇指和食指处似乎还停留着被舌尖擦过的柔软触感……

路君峰觉得陆遥没再提要出岛的事,肯定是因为她已经认清了陆叔叔绝不会放下这里的工作陪她回去,她是被迫留在了这里。

半个月的时间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熬,陆遥除了会隔三差五去卫生所,一直很乖的呆在路家陪路家奶奶,有时天气好的时候路君峰也会提出带她去海滩,只是陆遥去了一次就不肯再去了。

岛上的太阳实在太毒,陆遥的细皮嫩肉吃不消,去过一次就晒红了手臂,晒红了就出疹子,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她手臂和脖子,看得人一阵胆战心惊。

每天洗了澡,得拿药膏在发疹子的地方涂上一遍,奶奶眼睛不好,陆匀又忙,这种活自然又落到了路君峰身上。

要说之前,别说让路君峰碰自己了,就算是被他看一眼都觉得自己吃了很大的亏,但在两人经历了台风天被困在卫生所的一晚后,陆遥对他已经没有太大的抵触了。

陆匀他们义诊快结束之前,村里为感谢他们,为医疗队备了几桌酒席,就在村委会的食堂里。

陆匀他们只当是以村里的村干部为代表的小聚会,来了之后才发现几乎小半个村子的人都到齐了,他们这群人显然是被这几十桌的阵仗给惊呆了。

岛上村民热情淳朴,再者陆匀他们医疗队工作负责认真,遇事不敷衍不推脱,是为老百姓办实事的样子,不管是不是政府的安排,村里人大都从心底里感激他们。

陆遥和父亲陆匀坐在主桌,虽说这样的宴席孩子不该上座,但陆遥是外来的客人,又是陆匀的女儿,对待她自然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