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46章 家

第46章 家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737

她是刻意不去回忆过去那些痛苦的记忆,又不是失忆,怎么会连自己的家都忘了呢?

“你什么意思?”陆遥垂下眼帘,脸色一沉。

“上去看看吧。”他握住她的手,握紧在手里

他知道她心里大概是个什么心情,可是他不在乎,他认为只要她跟自己上去看一眼,她就明白了,明白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陆遥冷漠的甩开他的手,对着他冷笑连连:“这里早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不是没有关系,我已经……”

“十年前,我把房子抵押给了银行,拿钱给陆匀买了个墓,剩下的钱全拿去跑路了。”其实还有一部分钱她没花自己身上,但她知道事到如今再提那些都已毫无意义。

“我知道,”他重新握住她的手,拇指指腹轻擦着她手腕上凸起的地方,“现在我又把它买回来了,它还是我们的家,阿遥,等我们结婚后,我们可以搬回来住,毕竟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他从十三岁开始就住在这栋楼里,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六年的时光,曾经是他生命中最为珍贵的东西。

后来的所有仇恨和差一点的生离,就像一双躲在暗处看不见的黑手,用力把他推进了一个名叫“陆遥”的漩涡里,让他没有任何挣扎的堕落其中无可自拔。

而现在,他想要疼她爱她想要照顾她,想要像撕开当初那颗他挚爱的糖果的包装一样,慢慢的揭开她层层叠叠繁繁复复的心。

美好的东西就应该延续应该长久,他为什么不能再次得到这种美好呢?所以他逼着她留下,留在自己身边,他相信只要陆遥愿意,他们一定能像过去一样。

所以就这一次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放开她的手!

“还记得这个吗?”路君峰把一样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在陆遥手心里,他的一双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她。

陆遥低头看向自己手心里冰凉的东西,那是一串银色的钥匙,不过已经磨得掉了色露出里面的铜锈,她的眼底渐渐陇上点怀念之情。

陆遥记得有一次自己丢了家里的钥匙,没有钥匙她连楼底的大门都进不去,她去医院找陆匀,可陆匀不在,回家的路上她被倾盆大雨浇了个透心凉。

学校里有补习课的路君峰回家晚了,快走到楼底时才看到从头到脚湿透了的陆遥抱着肩膀坐在楼底下能避雨的台阶上,看到他后竟然还有力气冲他冷笑。

路君峰想把自己手里的钥匙给陆遥,陆遥没要,但从那天之后陆遥再也没有进不了家门的时候,因为路君峰永远会比她先回家。

只要她敲门,他便会出现在门后,那把陆遥丢失的钥匙,她没再配过新的。

再后来,就是他离开时把钥匙留在了门边的鞋柜上。

陆遥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收入不低的路医生会住在一个老旧的连电梯都没有的小区里,因为他买下了他们曾经住过的房子。

这个小区坐落在S市的黄金地段,推开窗就可以纵观S市那条把城市划分为东西两岸的“母亲江”,这里在当时已经是最贵的景观黄金楼盘了,即使过了十年,以它的地理位置和周边正在改造的地铁、市政项目,它的单价也绝对在S市的楼盘中靠前。

而这里,曾经是她的家。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她曾经也有过的,虽然妈妈太强势,陆匀又太唠叨,还有路君峰,一个被她欺负得没了边儿却还是围着她打转的傻小子。

即使这些人后来一个一个的都离开了她,她也还是顽强的守候过那个“家”,不管他们说什么骂什么怎么对她,她都不在乎,只要每天晚上她还能回到这个曾经的家,她便可以流着泪睡着的。

只是可惜……最后连这个小小的港湾也不再属于她。

陆遥觉得,其实如果痛苦这件事它有尽头的话,她是愿意等的,愿意等到灯火通明等到他回到她身边的那一天!

可是,十年前的她没能等到,所以,她选择了离开。

“阿遥,你知道我爱你,一直都爱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只能爱你了。小时候我总是在想,你那么好,我该拿什么去配你?也许你不信,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手里拽着冰凉钥匙的陆遥抬起头问他:“你不恨我了吗?不恨我们家了吗?”

“我不在乎。”

“不在乎?”陆遥擎着一抹冷笑,“看来我还得要谢谢你的不在乎了,可是不好意思,我在乎。”

“阿遥,你很清楚你是爱我的。”路君峰下意识里不想和陆遥聊这件事,这件导致他们分离了十年的旧事。

“是啊,没错,就算我爱你,可是那又怎样呢?难道这就是你囚困我的理由?”陆遥甩着白眼“呵”了好大一口气。

路君峰原本是做好了她抵死不认的打算,可却意料之外的听到她亲口承认!

“不是。”路君峰捏住她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他不喜欢她总是翻白眼,女孩子家家的显得很没有“家教”,而她的那些“家教”是他教的。

“你做了这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

“阿遥,我想给你一个家。”

“一个家?那你认我做干妹妹好了……不对,不能做干妹妹的。”陆遥突然反应过来,两人今天一整天在酒店的床上不知羞耻的各种Play,现在突然说干哥哥干妹妹的,这不是又给自己挖了个坑嘛!

她悄悄的抬眼观察路君峰的眼色,只看一眼就差点想把自己舌头给咬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