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49章 最后01

第49章 最后01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96

陆遥因为身份问题,并不能直接拿着手里现有的证件就和路君峰去领证,在这之前她需要去相关部门开具一些重要的身份证明文件。

倘若要是陆遥自己去办,那可能多半是要黄掉的,好在这些事情都由路君峰在办,那些能证明陆遥身份的资料她曾经在一堆衣服中看到过一眼,但她却当做没看到,更是很知趣的没问他走的什么路子,托的什么人。

陆遥觉得他在S市心脏外科权威了这么多年,认识一些人并不奇怪。

领证的这天早上陆遥磨磨蹭蹭的出门,光是弄个头发就在卫生间里呆了不下一个小时。

“阿峰,我这样头发披散着是不是显得特别不庄重?要不要盘起来?古代结了婚的女人都会盘头对吧?”

“不要,”她又再一次自我否定,“新时代的女性不需要作古!”

路君峰不催她,安静的等在一旁。

他没有陆遥的烦恼,反正作为衬衫西裤死忠粉的他,每一天都可以直接去参加任何一种需要正装出席的场合。

白色棉质立领衬衫,黑色九分休闲西裤,干净利落的装扮衬托出他一张清俊的脸,很“路医生”的装逼风格,乍一看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不过嘛……路医生在这么热的天里没有把长袖衬衫的袖口卷起,而是一本正经的扣上了手腕间的扣子,严谨的扣上立领衬衫最上面的一颗扣子,鞋子也没见他穿过应该是双新鞋,这些细微的改变都无处不在表露着今天对于他来说的“重要”!

陆遥一路上还在嘀嘀咕咕,对于路君峰强迫自己穿白色衬衫深色裤子的提议感到不满,觉得又白又黑的又不是去参加丧礼,结个婚难道不该喜庆一点?

车子停在路边一家很不起眼的照相馆旁边,陆遥好奇的趴在门口,对着橱窗里摆放的那些老照片欣赏了一番。

全是各个时代不同风格的结婚照,有些照片年代过于久远,甚至开始褪色斑驳,照片上的一对对新人,有掩饰不住喜悦的,有矜持腼腆的,有木然无措的……他们依偎在某一个人身边,在心里做好了可能要和这个人共度一生的准备,然而最后又有多少人做到了呢?当初的誓言和承诺,是否会被谁亲手撕毁了呢?

陆遥思绪起伏的看着这些照片。

“两位头稍微再靠近一点点,脖子不用动,头往里靠,好,非常好,保持住……”

“咔擦”一声之后,陆遥和路君峰的结婚照新鲜出炉。

陆遥坐在车里欣赏了很久,终于明白路医生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穿白衬衫了,红色的背景配上白色,有一种浪漫的喜庆。

“应该多印几张放大了摆放在家里。”

“这么丑。”陆遥笑着说。

然后陆遥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其实很想问他:“那次在你房间看到一张放在书桌上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是谁?”

可她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民政局在老城区一个小巷子里,被几个小区和一个菜市场围堵在中间,他们中途拍了个照耽搁了一些时间,车又停在离民政局十分钟左右路程的停车场,等到他们排队拿号前面已经有二三十对新人在等着了,民政局的大厅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还是陆遥机灵,和一个稍微有点空的工作人员打听了下流程,才知道要先填申请书,还得去二楼付钱,复印证件等等一大堆事。

“你留在这里把这两张申请表填了,把钱包给我吧我去楼上付钱。”陆遥在一张填单桌上见缝插针的挤到了一个位置,将表格和笔还有资料全都扔给路君峰,自己摊开手问他要钱包。

路君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钱包刚要放到她手里,又突然缩了回来。

陆遥发现了他的犹豫:“我就拿九块钱,不多拿。”

陆遥郁闷的想:“所以他说的‘以后我们家的钱你来管’都是随口说说的啊!”

路君峰被她逗笑了,他当然知道一张结婚证的工本费是九块钱,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九块钱必须由男人来付,而且得亲手付。

“你乖乖待在这里坐着,也不用填申请表。”免得填的乱七八糟的他回来还得改,说完将手里的东西又全都交还给了她。

“还是我去吧?”

“不用。”路君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路君峰走上二楼的台阶时,突然转过头看了眼抱着一堆东西坐在填单台一群人中间的陆遥,发现她果然没听自己的话,正抓耳挠腮的填着手里的申请书。

路君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背影,那样子像是要用自己这双黑白分明曾经被陆遥赞誉为全身上下最看得顺眼的眼睛,用此间的目光刻录下这个人的轮廓,然后珍而重之的收进心底里最深、最黑也最柔软的地方。

谁也看不到,谁也不让看。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欢迎收听由我为大家主持的整点节目,那么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先送上一首歌……”

陆遥睁开眼睛坐直身体时,电台里《当爱已成往事》的前奏才刚响起就被开车的人关了。

“再睡一会儿,还有一个小时才到。”

“几点了?”陆遥自己看了眼手表,复又抬眼望着前方。

S市作为国内最先一批沿海开放城市之一,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将城市的面貌改得面目全非。

陆遥刚回来的时候觉得S市特别陌生,她差点连出租车都不会坐,一个路名要研究半天,对于哪条路属于哪个区都全然没有印象。

可是她现在总算摆脱了她,在H市风景秀丽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