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二卷来日可期 第51章我一直在等你01

第二卷来日可期 第51章我一直在等你01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795

卷语: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

——沈从文

“大遥遥……大遥遥……”

陆遥感觉有只毛茸茸的爪子正在自己脸上作威作福,这只爪子饶有兴致的捏她的鼻子,扯她的脸颊,拽她耳边的碎发……

“别动啦……”陆遥翻了个身想躲开这双扰人清梦的爪子,可是不管她平躺、侧身还是趴着,来人总有办法搅得她睡不安稳。

小孟见她睡觉的意愿竟然强大如斯,不管自己怎么“摧残”她自巍然不动,心里存了一番要捉弄她的心思,于是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打起了电话。

“喂,唐斐哥吗?你找遥遥啊……遥遥和男朋友出去了……”

小孟瞎话才编到一半,感觉到身后床上的动静大得都卷起了一阵风!

“唉……”小孟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侧身,灵巧的躲过陆遥扑过来的“利爪”。

“孟智超!!!”

陆遥扑了个空,一头栽倒在床上,揉着被床头柜磕疼的额角,盯着小孟的眼睛里有火苗在窜动!

小孟将手机举到陆遥面前,口气讪讪:“骗你的,唐斐哥那儿还是凌晨呢怎么可能给我打电话!”

这次确实是骗她,可是……以往好几次却都是真的。

陆遥一把推开他的手,故作镇定道:“谁管你和谁打电话了!”

小孟知道她死鸭子嘴硬,却不拆穿:“遥遥,这大中午的你睡什么觉呢?”

陆遥被小孟吵醒,已然睡意全无,只得随意拢了拢睡杂乱的一头长发,认命的收拾起一屋子的东西,口气哀怨道:“我妈让我在晚上之前把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好,等我爸回来就搬走,我已经理了整整一个上午了,刚才实在太累就眯了会儿。”

“你这是要搬哪儿去啊?”小孟从几乎铺满了一地的东西中随手拿起陆遥的一本书,没翻几页就兴趣缺缺得又扔回了地上。

小孟刚进门时就发现陆遥家有些奇怪,虽然没看出重新装修的痕迹,但很多家具的位置摆放都和以前不一样了,特别是陆遥自己的房间,房间里一大半的东西都不见了,原先摆满了一整个飘窗的毛绒玩具竟然一个都没瞧见!

那些都是小孟每去一个地方必定会给她带回来的礼物,虽然每回带给她,她总要嘀咕“难看又占地儿”,但却依旧整整齐齐的把每一份礼物码在自己房间的飘窗上。

陆遥他们家是小学四年级时搬来的S市,而在这之前,他们一家三口一直在市和陆遥的外公外婆住一起。

三年前,先是唐斐毫无预兆的突然举家搬去了M国,然后紧接着就是陆遥一家从市搬到S市。

从此,他们这坚不可摧的“三人小分队”便分道扬镳,各自为政。

不甘寂寞的小孟同志,小学刚毕业就急不可耐的说动他爸替自己把学籍转到了S市,小孟的理由无可厚非,因为S市的名牌学校多,教学气氛好。

小孟爸觉得难得这个二流子有这份热爱学习的心思,于是大手一挥,在S市的黄金楼盘斥巨资买了房,还筹划着要把手里的一部分生意转来这里,美其名曰一切为了儿子!

可小孟不傻,知道他眼里唯有钱的爸绝不仅仅是为了儿子的学业,而是S市这几年经济发展飞速,有利可图罢了。

“搬书房……”陆遥的语气颇有些生无可恋。

“嗯?”小孟睁大了眼睛惊恐道,“陆叔叔知道你不是他亲生的啦!”

“滚!!!”小孟这回没躲,任由陆遥的拳头砸在他肩膀上。

陆遥别看人高马大的,其实是个四体不勤的空心馒头,这种不痛不痒的“拍打”,对于小孟来说简直就是种享受。

他一只手快速的抓住她的拳头,轻轻一扯,陆遥就重心不稳的倒在了他怀里,这位流氓软玉在怀还不忘调侃,“既然他们不要你了,不如就跟我回家吧,哥哥家里多的是房间,你爱住哪儿住哪儿,想住多久住多久。”

小孟一开始就没使什么劲,陆遥很容易就能从自己怀里挣脱,他虽然不惧陆遥的捶打,但怕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于是挪到安全距离,然后还不忘冲着陆遥那张马上要发飙的脸,带着几分真情实意,又有点“西格格”的说道:“我们家还有你爱吃的东西你爱看的书,也不会有人逼你练琴,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怎么样,要不要来当我家‘孩子’?”

陆遥知道他是个惯于顺杆往上爬的,于是打定主意不理他。

小孟自觉没趣,摸着鼻子悻悻然,“是不是你们家‘童养媳’要来了?”

陆遥正在书架上搬书的手一顿,转头看向小孟,“什么‘童养媳’?”

“不就是……那个叫……叫路君峰的吗?”

陆遥觑了他一眼,“他怎么就是‘童养媳’了?”

“怎么不是了?”小孟解释道,“路君峰无父无母,相依为命的奶奶也在去年走了,因为三年前和你们家有点渊源,陆叔叔看他可怜所以把他带回家照顾,以陆叔叔的为人做这件事不算太出格。”

小孟见陆遥听得专注,继续说道:“其实这本来就是你们家领养个孤儿的事,可是陆叔叔不仅没让他改个姓氏,连收养手续都不准备办。我问你,哪家领养?孩子就只是‘养’不讲究‘领’的?除非这家人家养的是童养媳,反正将来一嫁一娶,就是自己人了!”

小孟虽说不待见他爸那副无奸不商的龌龊嘴脸,但从小跟在身边耳濡目染,年纪不大,却能在一些看似平常的事情上分析利弊,有时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