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66章 不要脸

第66章 不要脸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829

还没等陆遥有所反应,耳边就响起了一声低语,声音轻得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见。

“这个抱枕要被你扯坏了……”

“对不……”陆遥刚要放开抱枕,覆在她手上的那只手用了点劲把她的整个手都抓在了自己手心里。

“没关系,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

陆遥侧目,发现副院长儿子的脸凑得自己很近,她很想要离他远一些,但她的手被他抓在手里,对方也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而除了电影原声外,房间里很安静,她这里要是动静大一点很容易就会被其他人发现。

陆遥试着想抽回自己的手,但这个伟伟似乎是故意的,他知道陆遥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于是有恃无恐的捏着她的手,拇指指腹还饶有兴致的去蹭陆遥的手腕。

陆遥敢怒不敢言,知道自己碰上了难缠的人,要是自己此刻不管不顾的吵闹开,最后难堪的是副院长和陆匀……

陆遥的忍气吞声正中对方下怀,捏了摸了半天的小手似乎不过瘾,另一只手竟然大胆的搭上了陆遥的肩膀,刚开始只是轻轻的搭在上面,见陆遥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于是大着胆子一路游离至陆遥的后脖颈处。

陆遥是天生的天鹅颈,脖子又细又长,被人一手就能圈起来,这双不安分的手停在陆遥的脖子上,拇指抵在后肩处,四根手指探进她的领口在她的锁骨处摩挲着……

“哎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翻了,黑暗中有人突然惊叫起来。

离开关最近的人立马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原来是摆放在孩子们中间小茶几上的饮料被打翻了,四溅的饮料打湿了好几个坐得近的孩子的衣服。

“没事吧?”伟伟走上前查看,“我去叫阿姨上来打扫一下,大家先去洗手间擦一下吧!”

伟伟下楼去喊人上来收拾,那些衣服上沾了各种颜色的孩子们也纷纷跑开了。

陆遥跟在大家的身后一起下楼,却在楼梯上遇到带了阿姨上楼的伟伟,伟伟意味不明的看着陆遥,看得陆遥心里一阵发慌!

就在两人即将相遇时,有人突然从后面走上前与陆遥擦肩而过,堪堪挡开了她和伟伟的身体接触。

正在陆遥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时,伟伟突然伸出手截住了陆遥,并对她说:“陆遥,你能帮我一起上楼收拾一下吗?”

闻言,陆遥站在原地,紧紧抓着木制楼梯的扶手,手指几乎要抠进木头里!

伟伟示意阿姨先上楼,自己则一脸微笑的看着陆遥,陆遥的犹豫害怕他全都看在了眼里,但他只当没看到,态度温和真诚,很有大哥哥的亲和力。

“那好……”陆遥在内心激烈的挣扎过后,像是认命般终于放开了紧抓在楼梯扶手上自己的手。

“不下楼吗?”正要缩回的手突然被人握住,路君峰没什么情绪的开口道,“廖阿姨说准备吃饭了。”

廖阿姨就是副院长夫人。

伟伟看了眼路君峰后温和的对陆遥道:“那你们都快点下去吧。”

陆遥和路君峰一前一后下楼,在走到二楼拐弯处时,一直走在前面的路君峰突然停住了脚步,他不往下走,陆遥被他挡住了路也没法走。

“你不去一下洗手间吗?”路君峰问着话却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我不想上厕所。”

“还是去一下吧!”

“……”

“我说让你去一下洗手间!”他语气加重又重复了一遍。

“路君峰你有病吧?”

陆遥话音刚落,路君峰就突然拽起她的手臂把她拖向了二楼的洗手间,并在陆遥的一脸震惊中用力关上了门!

他把陆遥拖到水池边同时打开水龙头,他几乎是命令式的冲陆遥低吼道,“洗手!”

“不、洗!”陆遥不甘示弱的回瞪他。

他欺身向前,把陆遥逼退在洗手台与自己之间,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问,“你洗还是不洗?”

“神经病!”陆遥用力推开他,怒目而视。

“陆遥,你别不要脸!”

路君峰的话让陆遥满腔的怒火瞬间偃旗息鼓,所以刚才……他都看到了?

可她随即又愤怒的想:看到了又怎么样?!和他有什么关系!!!

陆遥沉默不语,但又死不悔改的样子彻底激怒了路君峰,他抓住她的双肩迫使她转过身,还摁住她的手强迫她洗手!

陆遥被他禁锢在怀里,也不知他哪儿来这么大的力气,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扭动身子就是挣脱不了!

直到陆遥精疲力尽,手背也被他用力搓得通红,他才放开了她。

“你满意了吗?”

陆遥转过身时,早已没了刚才的强势和愤怒,她满脸凄楚的看着他,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偏偏固执得不肯落下一滴。

刚才陆遥跟他犯倔时他恨不得把她撕碎了揉成一团吞进肚子里,而现在她不再盛气凌人,不再冲着自己凶巴巴的,她终于输了,她投降了,她示弱了,可为什么他比之前在看电影时发现她被人占便宜时还要心痛万分呢!

“阿遥……”那根名叫“陆遥”的刺突然觉醒,在他的肺腑间作起了妖,痛得他几乎发不出声音。

“你走开,别碰我!”陆遥往后躲,避开他伸向自己的手,一开口泪水才决堤而下,“路君峰,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

路君峰一直都知道陆遥讨厌自己,从他“害死”她妈妈开始,他在她心里就是个罪大恶极的人,即使后来她把对他的恨藏了起来不再招摇过市,对他还算和颜悦色,但这些都是表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