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69章 成人02

第69章 成人02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805

当路君峰给陆遥的热水袋第二次换热水时,陆遥的心情明显已经好了不少,不再盯着新闻广告看而是会挑自己喜欢的节目。

他将热水袋递给她的同时也把水杯递给了她,陆遥没多想张嘴就喝,喝了一口就觉察出了异样,她疑惑的问:“这是什么?”

路君峰:“姜枣红糖水。”

陆遥:“……”

然后她刚刚有了点气色的脸色“唰”的一下瞬间惨白,但这惨白又不同于她刚才毫无血色的苍白,细看之下竟然隐隐透着点绯红。

“你、你、你……”陆遥“你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反倒是路君峰比起陆遥还算比较镇定,他没向她做什么解释而是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只是陆遥没有发现,他在转身的刹那脸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还一路红到了脖子根……

路君峰离开后陆遥才反应过来,一瞬间醍醐灌顶似的开了窍,她冲到卫生间拉开洗水盆下的抽屉,只见里边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抽屉的……姨妈巾!还是不同的牌子!!!

所以刚才他手里提的那一塑料袋的东西全是这些?

陆遥恨不得当场撞死在这一抽屉的姨妈巾上!

最后陆遥悲催的想她终于来了大姨妈,算是跨入了成人的一个境界,虽然身体上很痛苦很难适应,操作姨妈巾也不太熟练,还得偷偷的去电脑上查资料……

其实一个没了妈的女孩也可以在没有人关心照顾的情况下自己捱过这段特殊时刻,可是偏偏让一个她最为讨厌的人参与了进来,红糖水热水袋姨妈巾……难道要让她未来每当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的初潮,也要顺带着把路君峰那张脸拉出来溜溜?

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十分之不爽到捶胸顿足的事!

路君峰当然没有陆遥想得这么深入和长远,但他现在的心情也颇为不可言喻。

除去一个男孩子对于这件事的羞涩与难以启齿外,担忧她的身体是一方面,心里抑制不住的小雀跃又是另一方面。

他当然明白今天对于陆遥来说是何等重要的日子!

他只要一想到这样的时刻他能陪伴在她身边,即使什么忙也帮不上,但一想到这是她最私密最重要的事情,却由自己与她一起度过和分享,他便觉得“路君峰”三个字也算在她的人生中不轻不重的落下了一笔,这一笔可以不用太深,但求有过的小幸运足以。

陆遥此时在家里简直是坐立不安,当然不是因为大姨妈的折磨,其实在热水袋和红糖水的“安抚”下,一开始身体上的不适感已经好了很多,她现在的不自在完全是来自于某个过于紧张的人。

比如不让陆遥接触一切冷水,不管是洗手洗脸刷牙,他都会事先把温水准备好;家里所有的椅子上全都放上了软垫子;门窗连一条缝都不留,还把空调打到最高,让人走到哪儿都热烘烘的;晚上阿姨来做饭时还特地叮嘱她饭菜一定要清淡,要忌辛辣忌油腻,凉性的食材更是不能放。

陆遥不明白,为什么他一个男生对大姨妈的了解比她还要透彻?!

这不禁又让她把路君峰和某个双重人格连环变态杀人犯联系在了一起,通常这种人所关注的东西都是比较特殊的,比如:哪种姨妈巾的牌子比较好,是棉柔还是干爽网面,是超薄还是加长类型。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去研究这些啊……

当天晚上,陆遥终于被两床被子给热醒,她感觉自己都快要上火了!

她连敲门都省了直接推开对面房间的门,看到路君峰转过身挡住电脑屏幕的心虚样,她径直走过去推开他,看了眼电脑上的画面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大家的知识来源都不约而同的来自于互联网!

“阿遥,怎么……还没睡?”路君峰局促得站在一边,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搜索引擎上“女生初潮如何应对”八个大字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扔了在台面上,是让人无处躲避的尴尬。

陆遥显然也是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的羞愤,只是事已至此,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已经全都知道了,甚至比陆遥还要对这件事上心,反正大家都扯掉了这最后一块遮羞布,现如今就得看谁更不害臊,而于此道上,自然是陆遥更胜一筹。

陆遥的眼睛盯着路君峰的脸,不发一语默默的走到他跟前。

“阿……遥……你……”他最后几个字几不可闻,整个人的神经已经在陆遥的靠近中不知不觉地紧绷了起来!

直到陆遥欺身靠近他,几乎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与他对视,近到都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眼底里各自的瞳孔颜色……

正在路君峰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时,客厅里突然传来陆匀的声音。

路君峰:“……”

陆遥:“……”

陆匀喝醉了,微醉,没到酩酊的地步,唯一的醉态就是冲着两个孩子笑得莫名其妙。

还有就是一直不停的拍着路君峰的肩膀嘴里感慨着把一个孩子拉拔长大的不容易,陆遥端着茶杯过来时心里不甘心的想,到底谁才是你拉拔长大的?

看见陆遥,陆匀又拉着女儿的手,左手路君峰右手陆遥,他把两只手交叠在一块儿嘴里不停的嘟哝着:“真好真好,你们俩能在一起真好。”。

陆遥听不懂他说的话,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把他今天的怪异行为当成了酒后胡言,或者也许是他认错了人。

倒是路君峰听了陆匀的话,涨红了一张脸,被陆匀强迫覆在陆遥手背上的手心底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