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75章 特产

第75章 特产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796

唐煜他们游学团第二天就离开了花鸟岛,前往下一个计划中的培训基地。

陆遥他们五个人在岛上疯玩了三天两夜,度假村经理专门给他们找了个当地人担当地陪,开着商务车到处的吃喝玩乐,直到第三天早上几个人都已经有些无精打采,小孟这才让人安排了船回去。

去的时候个个兴致勃勃谈笑风生,回来的路上一个个的都蔫不拉几的躺倒着睡觉,小孟回头看到睡歪了的几个人无声的笑了笑。

“遥遥,累不累?”陆遥反而比这些臭小子要精神得多,一路上戴着耳塞边听音乐边欣赏沿途的风景。

小孟看到耳塞才后知后觉她听不见,于是伸手拿下她一个耳塞,“一会儿和我一起先回我家,陆叔叔他们今天晚上回来肯定挺晚的,之前我又让你们家阿姨这三天都不用来,所以你回家也是一个人,不如先跟我回家,吃了晚饭等陆叔叔回来了我再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一个人呆着又不会怎么样。”

“我不是不放心嘛。”

“我又不是孩子。”

“你哪儿不是孩子了?”

“我哪里是孩子了!”

“嗯哼——”后面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小孟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他们也不收敛反而冲着他笑得更加夸张。

小孟:“下次再带你们出来我孟智超就是猪!”

车到陆遥家是最后第二站。

“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也快回去吧。”

“我送你吧……”

“真的不用了啦,我坐电梯回家又不用爬楼梯。”陆遥一脸嫌弃的把他推上了车,“快走吧!”

车开远了她才上楼回家。

一打开门陆遥惊喜得发现陆匀他们已经早她一步回来了!

“爸爸?”陆匀正在整理行李,将干净的衣服和需要洗的分了两堆放在沙发上,陆遥放下自己的行李,鞋都没换就冲陆匀来了个背后式熊抱。

“怎么了?”陆遥虽然和自己亲,但自从她妈妈走之后她就再没有过这种小女孩似撒娇的举动了,他放下手里正在整理的东西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手。

“我想你了……”陆遥把脸埋在父亲背后,闻着他不知在哪儿沾染上的一股红烧牛肉面的味道,混合着若有似无的檀香味。

“真的吗?”陆匀虽然是质疑的口吻,但脸上的笑容深不见底,“你跑出去疯玩了三天现在才回来,就是这样想我的吗?”

陆遥放开父亲,讨好的将他的一堆脏衣服抱着去卫生间。

“怎么不说话了?”陆匀不打算就这么轻轻松松放过她。

“我没有疯玩。”陆遥从卫生间出来后去自己的行李包里翻出了几样东西,是她从花鸟岛带回来的当地特产,陆遥拆了其中一包,手指捏着块糕点殷勤的塞陆匀嘴巴里,陆匀难得享受女儿的孝敬,面上虽然是埋怨的神色,但糕点吃的也是津津有味。

陆遥讨好道:“爸爸,好吃吧?我挑了好久呢!他们都带什么海鲜鱼干的,一股子腥味,我才不要带,那儿就这个鲜花饼还不错,特别是这款玫瑰花的特别好吃。”

“你们去乘四列岛了?”陆匀无奈摇头,“就是知道你坐不了船才没带你一起回平潭的,你倒好,自己坐船去了岛上玩……”

父女两人同时看向从房间里出来的路君峰。

陆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心虚,反正看到他的一瞬间脸上就不自然的浮上了尴尬的笑。

“陆叔叔,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陆遥家两个卫生间,客卫的热水器是燃气的,主卧套间的是电加热,客卫的那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最近洗到一半总是打不上火,陆遥有好几次洗着洗着水就冷了,洗得特别难受,看来今天是彻底坏了。

“哦,好,马上。”

陆匀拿了干净衣服去洗澡,客厅里只剩下陆遥和路君峰两个人。

路君峰刚洗了头,电吹风放在茶几的抽屉里,而陆遥正站在沙发和茶几的中间……

陆遥莫名的想起那次寒假拿成绩单回家,她低头走过他身边时他似乎在她头顶吻了一下……

陆遥的脸不知不觉的绯红一片像是发了烧,心里更是在他一步步的接近中如擂击鼓般狂跳个不停。

她在两人不过几步的距离间都想到了要是他又像上次一样偷偷摸摸的亲自己,那她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是大骂他臭流氓还是假装当做不知道呢……

陆遥在脑海中想入非非了半天,直到电吹风的声音响起才拉回了她离奇的脑洞。

陆遥:“……”

人家压根就没理陆遥,更别提什么偷偷摸摸的亲她了!

陆遥收敛起尴尬的神情,试探的问他:“那个……你想尝一下鲜花饼吗?”

路君峰没回陆遥,不知道是吹头发吹得太过于专心没听到她的话还是故意没理她。

陆遥只当他是没听见,于是提高了音量再次问道:“这是我从花鸟岛带回来的特产,唔……不算特别好吃,可里边的芯子是用新鲜的玫瑰花瓣熬的浆,挺新奇的一种做法,口味也不是很甜……”

直到陆遥都觉得自己婆婆妈妈的简直快要成为这款玫瑰花饼的代言人,她才突然惊觉这个人并不是没听到她说的话,而是他根本就没打算理自己!

陆遥不喜欢路君峰,一直在内心秉承着要把他当成空气的态度,而她一直以来也同样希望他把自己当空气,两个人最好就是互不理睬,各自为政,谁也不要来招惹谁。

可是现在路君峰如她所愿真的把她当成了空气,她的心里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