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82章 马失前蹄

第82章 马失前蹄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769

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情感,路君峰强迫自己将之前在车里和现在自己眼前的陆遥全都打包了起来,轻手轻脚的暂时储存在了心里某一幽暗处,决定等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或是等到思念泛滥之时再拿出来细细回忆和品味。

但现在,他必须要给这不知好歹的熊孩子一个“下马威”!

“给你两个选择。”

“什么选择?”陆遥提起了精神。

“要么上床休息,什么书都不准看,什么题都不许做,要么……我给你找一部原版电影看。”

陆遥觉得路君峰所谓的两个选择根本就是没得选嘛!而且他还不给陆遥自行选择哪部电影的权利!

“可不可以换一部看啊?”陆遥窝在沙发上,眼巴巴地看着路君峰。

闻言,他轻描淡写道:“你不是喜欢这部电影的男主角吗?”

还一直说人家有多么的帅,就算私下里也是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简直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典范。

陆遥郁闷的想,格里高利派克是帅,可也架不住她已经把《百万英镑》这部电影刷过无数遍了啊!

“这部我看过了,还是换一部吧?”

路君峰调好电视机和影碟机后,等到片头一跳出来,他就退到了沙发边,坐在了陆遥旁边,他面不改色的对她说:“我没看过。”

当电影片尾曲响起时,陆遥已经歪躺在沙发上,枕着个抱枕睡了很久了。

他关上电视机,从房间里拿了条小毯子盖在她身上,刚想要离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不仅停住了脚步还蹲下身,视线与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陆遥的脸平齐。

一头长发盖住了她大半张脸,她也不嫌痒,他伸出手将她脸上的刘海拂开夹在耳后,手指顺着长发往下,将戳在她脖子里和胸前的一簇簇头发轻轻的拽出来撩到肩后。

每当看到她睡觉时一头一脸的头发他便会想,这么麻烦为什么女孩子都爱留长发呢?

可是每当他看着她刚洗好头,长发湿漉漉的垂在胸前肩后,发梢的水珠在摩擦间打湿了她身上的睡衣,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温软可爱,不似平日里的气焰嚣张;还有他站在她身边时,不管有风无风,他总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清甜的橘子味……

于是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女孩子留长发的好处要多过于麻烦,所以还是留着吧。

不管是披散在肩头还是束起马尾,或是洗澡时随意盘起,每一个发型都很适合她,他也都喜欢。

路君峰此时对女孩子留长发的感慨引申到他喜欢每一个陆遥这个禁忌的话题时,发现他已经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唇贴在了她的眼睛上……

当他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时,他像是被一块烧红的烙铁烫着了般急忙往后撤退,直至后背撞上后面的茶几,撞得腰部传来尖锐的剧痛!

这一下剧痛才让他清醒:他刚才,到底在做什么?!

陆遥“休养身心”的两天时间里,连轴看了好几部早就刷过无数遍的英文原版老电影,而每次刚看一个片头就能睡着,所以她这两天一大半的时间还真是在睡觉休息。

但路君峰这个“陆匀代言人”不似几年前在平潭岛那会儿简直是鹦鹉学舌亦步亦趋,没想到过了几年他也滑头了不少,会趁陆匀和阿姨不在时,偶然施舍她本考点精华或者作文精选看看。

而每每此时她都将他看做救世主般恨不得冲上去亲他两口,路君峰经常被她炙热的眼神盯得浑身上下的不自在,故而心里生出无数的心猿意马来。

陆遥和路君峰为了中考耗费了无数的时间精力,却在最后的关键时期,一个考前晕倒被救护车抬进医院,另一个则被晕倒的那个时不时的撩拨两下整日的心不在焉。

这两个人看着完全是要马失前蹄前功尽弃了。

陆匀难得请了个假,在中考结束最后一门考试后在校门口等着两个孩子出来,他面上看着还算镇定其实心里也是七上八下,虽然私心里始终不想让陆遥有机会出国,但作为一个父亲,又怕这次中考失利会给她的心理造成阴影,怕她会对今后面临的挑战丧失信心。

陆遥坐进车里时发现路君峰比她到的早。

她把书包往副驾驶座上一扔,然后在两个男人面前伸了个异常惊天动地的懒腰,令两个男人频频朝她看,都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陆遥虽然有时候不着调,但大体上还是个很注重自己形象的女孩子,怎么考完个中考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陆匀心里难免忐忑:难道是没考好?

“遥遥,不过是一场考试,爸爸相信你的实力绝不仅仅如此……”

“爸爸!”陆遥大声打断父亲的话,手指着挡风玻璃前方下了个命令,“我今天想去吃S市最贵的海鲜自助餐!”

陆匀感觉更不对劲了:“遥遥……”

陆遥笑着露出了左边的虎牙:“今天我请客哦!”

后来他们没去吃山珍海味,而是开车绕了很远去了寿宁路上的烧烤龙虾一条街。

她喜欢吃小龙虾,但手笨不会剥,以前来吃都是陆匀给她们娘俩剥,这双拿手术刀的手每每要被她们俩吐槽不够灵活。

现在有路君峰加入了剥虾大军,速度立竿见影,陆遥埋头只顾着吃,连头都没时间抬一下。

“你吃慢点,龙虾凉性,吃多了你胃不舒服。”陆匀嘴上这么说着手里动作不停,他想着难得她高兴,为了这场考试她付出了这么多,不管结果怎样,都该迁就着她一些。

“你考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