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84章 为什么他可以

第84章 为什么他可以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988

“我爸呢?”陆遥尽量让自己装得镇定,不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慌张来。

路君峰还是不说话,不仅不说话,还开始一步步走近陆遥,陆遥虽然警告自己不许害怕,可是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陆遥往后退一步,路君峰就往前进两步,很快两人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小,直到近到两人之间呼吸可闻。

初三毕业即将要上高中的路君峰,与六年前哪怕是三年前的他相比较,也已经几乎看不到过去的影子了。

褪去了小男孩的单薄与瘦弱之后,身高窜得非常快,都快比陆遥高了大半个头,身材也变得更加结实,当他挡在陆遥面前时,陆遥能非常强烈的感受到这个人带给自己的压迫感。

他还想要更靠近陆遥,直到她忍不住伸出手抵在了他的胸前。

“阿遥……”他低下头,视线至上而下,正好落在她微微颤动着的羽翼上,他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勾起了唇,心里却酸涩的想:“她在怕我。”

他的气息全都拂在她的面颊上,她这才抬起头皱眉道:“你喝酒了?”

所以才会突然变得这么古怪!

他不说话,只一个劲的盯着她的眼睛。

“你站过去一点,你……你别靠我这么近啦!”陆遥被他堵在一堆花花绿绿的伴手礼盒之间,周围是甜的腻人的糕点的味道,还有他身上若有似无的酒精味。

陆遥没喝过酒,不知其味如何,但她闻着……觉得应该还不错。

红酒配蛋糕,挺特别。

“为什么不能靠这么近?”他脸色不悦的反问。

然后盯着她的那双眼睛有些出神,那天她躺在沙发上睡觉时比现在凶巴巴的模样可爱多了,不吵不闹,任凭自己吻住她的眼睛……

“我为什么不可以靠你这么近!”他口气徒然加重。

陆遥认为这个人喝了酒就开始耍酒疯,还非得缠着自己,简直是莫名其妙!

她不想再和他纠缠想要离开,可是路君峰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他突然伸出手贴在她后腰上,用力将她往自己身上压。

“你放开我,路君峰你放开我!”陆遥的下巴撞在他肩膀上,疼得她险些要哭。

她用力挣脱出他的控制,后退了好几步,撞在身后垒起的糕点盒子上,一阵混乱中差一点就撞翻了一桌子的糕点。

“你到底想要干吗!”陆遥知道这里离外面的后厨通道很近,来来往往一直会有人经过,她不能引起别人注意,让人知道他们两个人在这间小小的储物间里在做什么,所以她只能尽量压低音量,不制造出更大的动静。

其实陆遥今天的态度并不算太恶劣,她今天甚至都没和他说过几句话,可不知道是不是那一点点酒精的作用让他自动把陆遥对他的冷淡,陆遥和小孟的有说有笑,小孟搭在陆遥肩上的手都被他在心里无限得放大,让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承认这样的折磨!

想要伸出手想要替她理一理鬓角散落的刘海,却被她触电般闪身躲过,他收敛起眼底里过多的失落,问道:“为什么他可以呢?”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好啊,那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孟智超可以碰你,可以揽在你的肩头和你亲亲热热的说话,为什么你可以任由他抱你呢?你冲着他笑,你遇上什么事第一个人总是会想到他。阿遥,这是为什么呢?”

陆遥听了他的这番解释,眉头皱得更深。

陆遥对这个“路君峰”有些无可奈何,不管她骂他打他,他都无动于衷,一反常态的缠着她,还故意表现出一副像是陆遥欺负了他的可怜模样,然而即使是陆遥欺负了他,他却还是想在她身上寻求安慰。

“阿遥,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可以……才可以像他一样?”

“你不可能像他一样,”陆遥叹了口气,无波无澜道,“他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哥哥,是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让他牵我的手,让他抱着我,那是因为我信任他。而你,又怎么可能和他是一样的呢?”

陆遥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残忍,她总是不管不顾的说出自己心里的话,从来不会考虑她的那些话可以将一个人伤成什么样子,她不去考虑,是因为她根本不在乎。

他望着她,他不明白这么漂亮的一个人为什么总要毫不留情的拿刀子戳自己的心窝子,她为什么就不能心疼他一下呢?

“阿遥,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你……”

“我不知道!”陆遥下意识打断他的话,那些她从小孟那里听来的有关于眼前这个人可能喜欢自己的那些奇怪的话。

“你不知道?”她可以说她永远不可能接受自己的那些心意,可是她竟然说她不知道!!!

“阿遥,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他冷笑着一步步逼近她,“我为什么要考F附中?为什么非要呆在你身边?这么些年我们在一起,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如果你不懂我,为什么不敢面对我?”

如果你懂我,又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你,你喝醉了,我……我不想和一个喝醉的人讨论任何问题!”陆遥这一次终于逃脱成功。

她慌不择路,跌跌撞撞,她冲进宴会大厅的酒宴中,站在一堆宾客中,她突然有些无所适从。

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隆冬的清晨,站在公交站台上等一辆开往城乡结合部的公交车,赶着去上一节补习班的课,其实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预感到了他欲言又止的话,或者是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