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89章 某一种疼02

第89章 某一种疼02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794

陆遥如临大敌地说完这句话,心跳快得像是要从心口往外蹦。

谁知路君峰听完却什么动静也没有,依然如刚才般安静得坐在她背后,她侧着身看不到他的表情,她很想看一看的,只是……她不敢,她怕自己会失望。

思及此,她又反问自己,陆遥你失望什么?

正在胡思乱想间,她突然感觉身后的人动了动,动作非常得轻,只是这帐篷的空间实在有限,不管他的动作再怎么轻缓都不可避免得会触碰到她。

陆遥感觉到枕头往另一边倾斜了一点,始料未及之下,她的脑袋顺着那个倾斜的坡度也随之往下倾斜。

一倾一斜,他的下巴正正好好的搁在了她的头顶。

两人的身上都好似有一股电流从相触的地方,由点及面,袭向了四肢百骸!

陆遥刚要开口让他往后挪一点别挨得自己太近,下腹的一阵坠胀?疼得她一开口就变成了呜咽声,并且迅速地又把自己蜷缩成了一团。

陆遥蜷缩着身体抱着肚子的样子终于让路君峰发现了问题所在,于是他试探着问她:“阿遥,你……你……是不是,是不是……”

“是的啦!”她简直要羞愤得把自己埋进帐篷底下的泥里!

为什么她总要在他面前暴露这些女孩子的隐私,因为这种事而遭受他的质问?陆遥很想问一问,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哪个女生总是被一个男生如此的关心她亲爱的大姨妈!!!

路君峰却没有她想这么多,他只是想到她的体质虽然偏寒,但因为平时对她保养得当,一般她这种时候……从没发作过这么厉害的疼,为什么今天她会这么难受?

然后他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了那些“互联网知识”,这才联想到她今天的某些异常行为!

因为身体的“特殊”情况,所以她当时没有主动下水去捡东西,晚饭没吃多少,又来来回回地搬了那么多的木柴!

还受了别人的欺负,喝了半瓶子的凉水,做了五十个高抬腿,竟然还赤着脚泡在冰冷刺骨的溪水里那么长时间!

今天这些状况的发生,她能不疼吗!

而他在这一整天里却还在跟她置气,竟然在一边冷眼旁观看着她做这些!

“阿遥,对不起,我不知道……”他的一颗心疼得发紧。

他的阿遥,他是那么的在乎她不让她在别人那儿受一丁点的委屈,可是今天却是因为自己让她受了这么多的罪。

她在被那些女生捉弄时心里该有多难受啊,她一定一直在等着他去解救她安慰她……

其实路君峰多虑了,陆遥有间接性公主病,需要所有人的爱护和疼爱,这些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事实上陆遥不在他跟前时,还是个很有主见,身体力行,绝对不是个尖酸刻薄对什么都看不上眼的娇娇女。

就算刚才被那些女生各种整,她也不过是气愤他们以多欺少,可是她愿赌服输,什么喝凉水做高抬腿捡石头这种事情她既然愿意去做,就不会因为现在肚子疼而再拿这些去埋怨任何人。

陆遥现在最渴望的是能马上睡着,然后明天一大早起来就雨过天晴什么事都没有,可是路君峰这位同志眼看又要大妈体质上身,恐怕是要唠叨自责个没完没了了。

陆遥心里一烦,下意识就把自己手往后伸,摸索着抓住了他的手,她的这一举动果然成功得让他闭上了嘴。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她有些迷糊了,竟然抓着他的手越过两人的身体,将手放在了自己肚子上。

路君峰:“……”

他心里不可谓不震惊,他知道自己的手正放在陆遥身体的哪一个部位,这一想法让他下意识想要抽走自己的手,却被陆遥牢牢得抓住不给他逃跑的机会。

陆遥困得上下眼皮正打架,大脑也很快就要罢工,于是乎她现在所有的举动都是不经思考的下意识。

她抓着他的手缓缓下移,直到他带着暖意的手不偏不倚,正正好好地覆在她隐隐作痛的小腹上。

她虽然是穿着衣服睡觉的,但洗好澡换的是件宽松的体恤衫,在刚才的拉扯间不知不觉衣服的下摆已经撩到了肋下的位置。

所以路君峰的手掌直接贴在了陆遥光滑平坦的小腹上,而他的手像是家里的热水袋缓和了她身上某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无法忽视和忍受的疼痛。

陆遥在彻底睡过去之前说了句话,含含糊糊的听不大清楚,好像是在说——

阿峰,这儿好疼啊,你帮我揉揉……

第二天陆遥睁开眼时,路君峰已经不在自己帐篷里了,这让她松了一口气,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两个人要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帐篷……

可是当她看到自己身侧凹下去一块的垫子,心里像是有只小东西在上蹿下跳,慌乱得失去了所有的章法!

如果她那个贴在他脖子上的吻是无意的,是不小心,是可以耍赖掉的,那么昨天晚上她又是邀请他和自己一起睡,又是抓着人家的手放在……放在……

陆遥双手捧着自己一张大红脸,只要一想到昨晚上自己干的那些事,就恨不得这大姨妈痛能痛死人,死了也就一了白了,不用面对那个人。

虽然陆遥被大姨妈痛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又为了自己的那点面子几乎就要化身为长在帐篷里的蘑菇,但很快她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山里天气总是突变,一大早开始只不过是淅淅沥沥的下了点小雨,谁知过了一会儿竟然就下大了,而且越下越大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

他们原先的计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