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91章 抛头露脸

第91章 抛头露脸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572

陆遥因为会弹钢琴,被学校的合唱团请去做了钢琴伴奏,其他人或许可以请假不参加活动,但作为钢琴伴奏的陆遥却必须每一次排练或者演出都到场。

所以周六她会去学校里参加合唱团的活动,通常情况下都不在家,因为和合唱团里的人混得熟了,她有时也会被同学请去家里或者去外面聚会,而她每一次都宣称那些聚会只是合唱团开的小集会。

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她在外面晃荡的时间多了,在家里的时间反而屈指可数。

可是今天他一进门就感觉家里客厅很凉快,按照现在的室内温度,空调应该是开了很久的……所以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家,没出过门。

这倒是出乎了路君峰的意料。

“你看到吹风机放哪儿了吗?”陆遥蹲在客厅的茶几处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陆遥怕冷也怕热,怕热纯粹是怕出汗,于是只要是在家,只要身上出了汗总忍不住要洗澡,哪怕是在大白天里,她也能合着早中晚三餐洗三次澡而不嫌麻烦。

路君峰从补习班回来时她刚洗完澡,想要吹干头发,却怎么也找不到家里的吹风机,看到他开门进来,就随口问了句。

“今天合唱团不是有演出吗,你怎么没去?”他没回答她吹风机的事,反而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不相干的。

“什么?”陆遥的心思几乎都放在了翻箱倒柜地找吹风机上,对于路君峰的这一问话其实是没怎么过脑子的。

如果她能停下来并对他的这句话及说话的口气细细琢磨,便不难发现这其中某些嘲讽的意味,但她只是随口回了句:“合唱团有演出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合唱团的伴奏吗?”他换好鞋放下书包一步步走近她。

“我之前是答应过帮忙,但那是临时的,我又没说过会正式加入他们合唱团。而且他们整天不是排练就是演出,几乎每天放了学都得留下来,还有周末也是,我烦也烦死了……吹风机到底在哪儿呢?”

陆遥蹲下身正在茶几的几个抽屉间来回的翻,没发现在自己说话间路君峰已经站在了她的身侧,他的视线居高临下的落在了她的后背上,他半弯下腰,前胸几乎是贴着陆遥的后背,越过她将被一堆零食掩盖的吹风机从茶几桌上翻了出来……

看到吹风机终于出现,陆遥小声嘀咕道:“咦,我刚刚明明找过这里了啊!”

“哦,是吗,”路君峰不置可否,在将正好离他们一个对角线距离的吹风机拿近时,一手撑在茶几边缘,不动声色潜移默化得将怀里的人圈进了自己的势力范围,然后他慢慢的一点点的缩小这个范围,直到将她的整个后背都禁锢在了自己胸前,他才低下头嘴唇几乎是贴在了她的耳边,轻声道,“所以你的眼睛生这么大……是用来当装饰的吗?”

“路、君、峰!”陆遥从他手里一把夺过吹风机并用力把他往后推,一蹦三尺远得逃离了他的势力范围,站在沙发的另一端朝他吼,“你卑鄙!”

路君峰被她撞得身体后仰,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等他坐直身体看着她,脸上早已是一派无辜无措,他反问她:“我哪里卑鄙了?”

“你、你、你……”

“你吃我豆腐”五个字如鲠在喉,随时都要冲口而出,但瞧着他脸上得逞的笑容又让她不得不硬生生得给吞了回去。

她不傻,知道他刚才是在故意耍自己,就等着她自动跳下他的陷阱。

但凡你认为他刚才是在故意吃你的豆腐,他保管回你一句“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思想竟然如此污秽不堪!”

紧接着他就会嘲笑你能把随手拿个吹风机的事情当做对别人人品的质疑,继而又引申出其实你非常在乎他触碰自己的身体,无论他不小心碰你哪儿都被当成是他的一种故意,最后让他得出了你其实对于他的靠近异常的在乎和敏感……

条分缕析,权衡利弊后,她非常之没有骨气的咽下了这口气。

路君峰回房间洗了个脸出来,看到她站在客厅里如临大敌得鼓捣她的一头长发。

自从小升初那一年剪过一次头发后,陆遥便没再剪短过,一头长发早已及腰,洗好澡后总是湿漉漉沉甸甸的披散在她后背上,每次光是吹个头发就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她又是个手脚不太麻利的人,不是手上打结弄疼自己就是把头发夹进吹风机的后槽口,时常吹个头发都能把自己吹生气。

他走到她身边接过她手里的吹风机。

“我自己会吹……”

“什么味道?你头发糊了吗?”

陆遥:“……”

陆遥心不甘情不愿地盘腿坐在地毯上,路君峰坐在她身后的沙发上,这样的高度正合适他给她吹头发。

“你不去合唱团了要紧吗?”他试探着问。

“不去就不去了,有什么要紧的,难道他们的钢琴伴奏毕业了我就得一直顶着吗?”陆遥正调着电视机节目,回的不算太走心。

“可是你之前好像很热心,我以为你很喜欢。”

“没有很喜欢,就是帮忙而已。”

“帮忙?帮谁的忙?”他趁胜追击。

“唔……”陆遥有些嫌烦他老是追着这件事问,而且她也是真的不记得这些芝麻绿豆大小的事儿,“我不记得了。”

路君峰在陆遥身后的脸色终于放晴,像是这一段时间以来终于露出了点笑颜,他想:“不记得了?她最好是真的不记得了!”

“那么校广播台找你帮忙,学生会找你帮忙,听说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