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94章 受伤

第94章 受伤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544

这段台阶短,她摔下来的速度又快,等到路君峰疾跑上来时她已经抱着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了。

“阿峰?”她可能有些摔懵了,当视线中出现路君峰的脸时有一瞬间的迷茫,她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路君峰没理她更无视她落在自己身上探究的视线,他在她身边慢慢蹲下身,在她因为有些晕而左右摇晃时才伸手扶住了她的后背,但他自始至终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在陆遥看来这个人肯定又生气了,气她总是不听他的话在外边“抛头露脸”,给陆家给他的陆叔叔脸上抹黑,也许他心里更多的是幸灾乐祸,觉得她这一回又是自作自受的活该!

即使受了冤枉和陷害也算镇定的陆遥,此刻却觉得一股难忍的委屈袭上心头,她辩解道:“我没事,嘶……”

人的身体在刚受到冲击和伤害时会有一段时间的“休克期”,等到身体渐渐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后,那些疼痛感才开始一股脑的涌向人的大脑中,而后身体对于受到的伤害所做出的反应才会慢慢地显现出来。

五楼复天台的这一段台阶比正常楼层的台阶短了一点,但由于平时没有人走,学校在保养方面做得比较马虎,长年累月的失修下,台阶边缘处的水泥早已斑驳缺损变得坑坑洼洼,有的地方甚至还露出了几段钢筋。

陆遥在摔下来的那一刻,因为强烈的求生欲望,在脑袋的飞速运转下选择了保护她全身上下最重要的一个部位,所以她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头部和脸,尽量不让它们与地面和台阶来个亲密接触。

她的这一弃车保帅的英明决策,也不可避免得导致她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自己的下半身,所以她的一双腿几乎是紧贴着擦着每一层的台阶滑下!

原本相较其他部位,一个人腿上的皮肉算得上皮糙肉厚,隔着校裤摔一下擦一下不见得能怎么样,可巧就巧在因为最近天热,她学着班里同学的办法把厚实的校裤往上卷后用小别针固定住,将长裤改装成了膝短。

所以在摔下台阶时她的整个小腿都是光溜溜的露在外面的,她又是个细皮嫩肉的人,平时不小心蹭一下哪里就能碰破一点皮,更何况现在是从头至尾重擦过每一级都坑坑洼洼的水泥台阶!

陆遥和路君峰同时看到她那双原本白嫩的小腿上,几乎被擦掉了一整块完整的皮肉,先是隐隐的血丝一点点渗透出来,随着血液流动的不断加快,血丝变成血珠,血珠又迅速地接连成片。

很快,陆遥的两条腿上就被斑斑点点的血迹染红!

路君峰的手突然挡在了陆遥眼睛前,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对她说:“闭上眼睛,别看,直到我让你睁开,好吗?”

陆遥从善如流的闭上了眼睛。

把她从地上打横抱起,双手尽量不碰到她受了伤的腿,并强迫自己把视线从那一大片殷红处移开。

路君峰在抱着陆遥转身离开前突然转过身,站在五楼的楼梯口,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台阶高处的高乐。

高乐可能没想到陆遥会从台阶上摔下去还受了伤,这种结果完全出乎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今天其实预料到了陆遥会来找自己,而他一直做的打算是趁此机会向她表白,告诉陆遥只要她真的做他的女朋友他就去找学校说清楚一切……

高乐知道路君峰这个人,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和陆遥两个人看着应该是认识的,其实这些疑问都是可以解释的。

只是路君峰最后看向自己的那一眼,他眼神中所透露出的光尖锐而冰冷,让高乐觉得这个人已经将你钉在了十字架上,随时等待着他对你的审判!

校医务室在离教学楼最远的体育馆里的一间办公室里,路君峰几乎是一口气抱着陆遥来到医务室,医务室里的两个老师恰巧都在,看到陆遥腿上的伤也被吓了一大跳。

两位老师简单清理了一下腿上的伤口,虽然伤口看着吓人,但大概能确定只是比较严重的皮肉伤,只是陆遥腿上那几乎不完整的皮肉和不断在涌出的血让人看了着实心惊胆战,不消一刻,整个腿也开始变肿,保险起见老师还是建议去医院拍个片看看。

没等医务室的老师通知陆遥她们班的班主任过来,路君峰就直接带着她打车去了医院,陆匀所在的医院不在他们这个区,路君峰也没舍近求远,而是送她去了离学校最近的医院。

等到他给陆遥租了辆轮椅,又是排队挂号又是拍片等报告,最后确诊陆遥没有伤筋动骨,已经快两个小时的光景。

最后陆遥被带到清创室由医生清理伤口时,路君峰才开始觉得这一天的胆战心惊才刚刚开始。

陆遥伸直了腿坐在清创室的床上,左腿因为伤得不重在学校医务室里时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最关键最要命的其实是她的右腿。

她从台阶上往下摔时几乎是整个右腿直接蹭在了坑坑洼洼的水泥台阶上,有几层的台阶口磨得已经很锋利了,除了几乎撕开了她右小腿上的一整块皮之外,甚至有一处割得特别深,隐约能看到膝盖处白森森的骨头……

而雪上加霜的则是,之前在右腿的伤口出了一大片血后,她校裤的裤管不知怎么的竟然滑落了下来,待到发现时,已经与她渐渐凝固的伤口处黏连在了一起!

当陆遥看到医生拿起消毒完的剪刀开始从她的校裤裤管处往上剪时,一张原本就苍白的脸已经惨白到无一丝的血色,漆黑的双眸由于过于害怕紧张反而一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