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97章 痒

第97章 痒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460

在医院的清创室里,陆匀看到路君峰那一脸的“精彩纷呈”时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意外,想来学校里已经给家长打过电话了。

陆匀只是问他怎么不先把伤口处理一下,他没多想直接回了句“阿遥约的今天换药”。

他的直率反而让陆匀这个大人无言以对,交待同事帮忙给两个孩子都处理一下伤口后就忙去了。

今天清创室里特别忙,医生护士病人出出进进,环境很嘈杂,这倒反而让陆遥没那么紧张,但眼睛还是不敢睁开看,一双手也紧紧的抓着轮椅两边的扶手。

医生很敬业,直接半蹲着给她换药,还不停的安慰她别紧张很快就好。

陆遥也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别紧张也别害怕,那么多人看着你呢,还有比你更小的孩子也在换药,人家都能一声不吭的扛着,你可千万别让人笑话了。

她越是这么督促自己,整个人就越发抖得像筛糠,医生手里镊子夹着的棉花球竟然被她晃动的腿碰掉了好几次。

口罩下医生的脸色也很是踌躇,闷热的清创室里更是让每一个人都冒了一脑门的汗。

正当医生打算再一次换棉花球时,路君峰突然蹲下身从医生手里接过了镊子,因为脸上的伤口牵扯到了太多面部神经,他只好面无表情道:“我来吧,家里都是我换的药。”

医生满嘴的医德医行被这样一个“古惑仔”气息浓厚的人给逼退了回去,只好很没有骨气的将镊子郑重交到了人家手里。

陆遥左腿伤得不重,平时都是路君峰在家里直接给她换药,右腿因为比较严重他不敢大意,所以才约了来医院换。

而从开始换药到现在,路君峰不止一次看到医生那把镊子非常惊险得将将擦过她腿上的伤口。

实在是忍不下去,才冒着被人嫌弃的后果开了口,虽然表面上看是被路君峰给吓退的,其实是这位小医生在听了他的提议后简直是如获大赦,赶紧将这把镊子像是烫手山芋似的扔给了人家,只嘱咐了几句就忙别的事儿去了。

她坐在轮椅上,一双腿垂在脚踏上,她只要不是故意弯下腰根本看不到自己腿上现在是个什么德行。

陆遥在家时就已经适应了他换药的轻重和手势,所以虽然是从专业的换成业余的,陆遥反而松了一口气,她甚至还敢睁开眼睛看他。

她的视线所及处,是路君峰头顶的白色发旋。

“我怎么不知道你平时还打篮球?”身体一放松心里就起了聊天的欲望。

路君峰的声音自下而上,陆遥要略微前倾才能听得清楚。

路君峰敷衍着:“有个同学受伤了,让我顶一场。”

他说的自己好像就只是去打了个酱油似的,完全是一副轻飘飘不当回事的口吻,让陆遥在他头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是一场校级篮球赛的冠亚军决赛,他们班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拉一个“壮丁”就上去了呢?关键是这个随手拉来的壮丁还帮他们班赢了比赛。

但路遥不打算拆穿他,她继续问:“打球就打球,为什么会打起来呢?”

“你不是已经知道原因了吗?”

因为输了球不甘心才打人这种理由她一个字都不会信!

“你觉得我会信……疼疼疼疼疼!!!”陆遥的质疑被腿上突如其来的刺痛抛到了九霄云外,等她感受到周围投射过来的奇异目光后,只能强忍着疼,将一泡眼泪硬生生堵在了一双大眼睛里。

她期期艾艾哭唧唧地对着他撒娇:“阿峰,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这件事到最后陆遥也没能搞明白,为什么球都打完了,高乐还不依不饶得冲着路君峰挥拳头,更是不懂怎么就处分了他一个人,其他人都没事。

而路君峰也永远不会告诉她,其实他当时根本就没有挑衅高乐,他只是给了他两个选择——

一个选择是让他在球赛结束后打自己两拳,另一个就是,过不了多久他的书包抽屉寝室里都会翻出他偷拍陆遥的各种照片,还有她偷偷录的陆遥在合唱团排练演出时的那些一看就是躲在暗处拍摄的视频。

不过路君峰没告诉高乐他拍的那些陆遥的某些“特殊”角度的照片和视频他早就处理掉了,是绝对不可能被翻到的。

同样是处分,前一个还能被宣扬成是为了班级的集体荣誉,而后一个可就会让他的终生都蒙上一层抹不去的“变态偷窥狂”的阴影。

这件事他和小孟两个人在定计划时几乎没什么分歧,他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目标也都很明确,结果也算尽如人意。

因为在球赛打架风波过后,不知是哪儿又传出的谣言,说高乐这个人其实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看着温和有礼,可除了打架之外竟然还喜欢骚扰女孩子,他们合唱团的钢琴伴奏之所以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是因为不堪他的骚扰,而当时关于陆遥的那些谣言恐怕也是他自己杜撰。

陆遥的腿伤在一天天好转,已经可以翘着脚单脚蹦跶得走上两步,不需要去哪儿都使用路君峰这根人形拐杖。

可新的问题又来了,伤口结疤后,新肉也在一点点的长出来,这让陆遥觉得这双腿时常痒得受不了,可是陆匀不止一次警告她不管多痒也绝对绝对不可以用手去挠,她要是挠,腿上就得留下丑陋难堪的疤痕。

陆遥最臭美,为了不留疤什么都愿意去做,可是这痒又不是疼,捱一捱也是可以过去的,痒这东西从来都不会很剧烈,但却让你百爪挠心痒得浑身难受,恨不得往墙上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