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01章 她的童年

第101章 她的童年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65

“就说这个?”陆遥一丁点也不信此人的话,“说这些干嘛非得把我支开?快说,你们两个背着我暗搓搓地到底说了些什么?”

路君峰无奈道:“真的只说了这些,我猜你外公是知道了你平时欺负我,替你在我面前说好话,省得我以后受不了到处去告诉别人,说陆遥是个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

陆遥一听就知道他在敷衍外加嘲讽她,但她却不生气,脸上反而浮上抹浅笑:“我外公真是越老越幼稚了,你一定不知道他以前有多严厉吧?”想起过去的外公,陆遥的笑意加深,“我那时候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就算只是听到门外车子回来的声音都能吓出一身的冷汗,在我的印象中我念小学之前就没敢正眼瞧过他,说过的话不会超过十句,他难得想要抱一抱我,我准被吓哭。”

路君峰能想象得出,一个小女孩在面对一位日常板着张严肃刻板的脸,脸上除了严厉之外就没有其他表情了的老头,不管他说什么都觉得像个会吃人的恐怖怪兽,也许午夜梦回还被吓醒过几次。

“但是我后来发现了一件事,”她忍俊不禁道,“我外公手里经常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我的第一块电子表,胶卷相机,那种带钻的小发夹,还有各种颜色的指甲油……外公每次回来我都能发现一些稀奇好玩的东西。”

路君峰不用猜就知道那肯定是他外公为了缓和与外孙女之间的关系费尽心思为她去寻来的小礼物。

“时间一长,我后来就不怎么怕他了,唔……怎么觉得自己小时候有点‘见钱眼开’呢?”陆遥自嘲,笑得眉眼弯弯,“有时候家里只剩下我和外公两个人,我们会一起去外边翻泥回家种花,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天气好时会去滴水湖看人家钓鱼,在湖边遇上卖金鱼卖乌龟的就带几只回来养,小杰是那时候我们买回家的唯一没有死,坚挺到现在的活物。”

他突然想起那一年她不小心打碎了家里的储蓄罐,拿了自己钢琴大赛时的奖杯替代,还有她在面对f大这座高山峻岭时所表现出的超乎他想象的恒心与毅力。

陆遥身上被路君峰认定的“士可杀不可辱”或者说她的那根“反骨”,看来多半是遗传至她的外公,还有平时那些稀奇古怪大智如愚的想法也是随了她外公。

她会巧笑倩兮地称赞你的鲜花漂亮,也会毫不在意地拿手去戳乌龟。

她的童年,就像一个演技高超的两面派,在尹家这样一个特殊家庭中长大的她,在面对外人时不得不展现她“千金小姐”的优雅体面,而私下里,她却甘愿做一个自由散漫普普通通的小女孩。

所以她愿意跟着陆匀生活在s市,真正的陆遥向往的是没有束缚的自由。

刚才还一脸兴奋地和他谈论自己童年快乐时光的陆遥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忍不住去打量她的脸,他发现这张漂亮的脸蛋上不知不觉间陇上了一股化不开的愁容。

“外公从来不会主动打电话让我回来,就算他心里很惦记我也不会开口。可是他这一次……”她突然抬起头很想看一看他脸上的表情,在发现他的表情还算淡定后似乎松了一口气,她自我安慰道,“他的身体一直都挺好,反而是外婆总是生病,一会儿这疼一会儿那疼,每一次都把我外公吓得不轻。后来我外公就不让她去上什么老年大学了,她想学插花,他就把小庭院里他的那些名贵盆栽全都送了人,连庭院里的水泥地都给整个都撬了给我外婆种花!连我妈妈知道后都直呼受不了我外公的无底线宠老婆的行为。他在我的眼里,一直是一位对外令行静止老成持重很有威严的首长,在家里却是个围着老婆外孙女转的可爱老头。他是个像座大山一样的人,走路时带起的风能迷了人的眼。我……我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倒下,会需要住那么长时间的医院。”

现在回头想想她妈妈去世之时,她因为只顾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而忽视了身边的人,她对外公当时的状态已经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了,她唯记得葬礼的那天外婆没去,只有她和陆匀还有外公三位至亲。

他们三个人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在与她做最后道别时,她在弯腰鞠躬时,眼角余光中似乎看到陆匀扶了他一把。

从那时候起她每一次回来,就会发现他又苍老了几分。

这位戎马一生铁骨铮铮的老人,在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后,因为一年又一年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思念与悔恨让他终于不堪重负,病倒了。

“阿遥。”他轻声唤她。

“嗯……”她心里一时心绪起伏。

“我们以后经常回来看外公好不好?陆叔叔没空,我们就自己坐车回来,也不需要让司机来接,我们在车站那儿直接坐车到永康路下,从这里一路走回别墅不远。”

她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这一建议,低垂着脑袋似乎是在沉思。

“如果你觉得麻烦,那就经常打个电话回来,和外公聊聊你平时在学校里都惹了什么祸,考试为什么又垫底……”

“我才没闯祸,考试也不会垫底,你说的这些明明是你自己!”

见她还会反击,他一颗为她担心不已的心才放下,他拉着她站定脚步,以食指挑起她的下颚,让他可以看清她的脸,他皱眉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陆遥偏头躲过他的触碰,似乎是嫌弃他竟然在大马路上就开始对自己动手动脚,再将刚才一直被他攥在手里的手用力抽出,一边往前走一半颇为